春节前,北京市注册会计师协会发了一则简短的通告,同意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撤销党委,党员组织关系全部转入北京国富会计师事务所党委。

界面新闻跑去问了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人:

人都快走光了,组织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住口,人在红旗在,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我半个字也不想听。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是2013年由中瑞岳华和国富浩华刚合并而来。8年前,这家新的会计师事务所承载了中国会计行业的希望,可以和驰名全球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国内掰掰腕子。

大所不是一天炼成的。

2001年6月,深圳中天勤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师们,上了银广夏董事长张吉生的酒桌,东倒西歪的他们,仍记得张总的话:

今年销售比去年再翻一番,到60个亿!

两个月后,财经杂志刊发了《银广夏陷阱》。从收入到利润,从客户到出口,银广夏什么都是假的。

中天勤事务所很快被拉出来祭天,职业资格被吊销,两名合伙人被判刑。

拿记者证的都能发现的问题,拿会计师证的发现不了,你他喵的还跟我谈专业性?中国会计师行业形象就毁于那一年,700多名注册会计师遭到处罚。

最惨的是负责审计银广夏的会计师,他被关在贺兰山下,他成了中国肖申克里的安迪:

在监狱的杂货店卖卖东西,记记账。

中天勤的会计师们,带着上市公司客户迅速散落在了全国,比如同在深圳,脱胎于深圳市审计局的鹏城事务所。

中天勤倒下这一年,绿大地董事长何学葵认识了鹏城所的庞明星。此后8年里,绿大地、庞明星和鹏城,三股力量始终拧在一起。

2007年,绿大地上市当天,股价狂飙177.9%,一家中小板的绿化公司,比中石油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几年后,证监会稽查人员从绿大地公司复印机上的一张纸条看到了一行字:

我要一份好看的报告。

因为这张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业绩的纸条,何学葵被判10年,庞明星判了2年。鹏城所负责绿大地审计的会计师也判了2年。

但鹏城所没倒,他们在2012年底全尸而退,与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合并。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国富浩华与全国排名第一的内资事务所中瑞岳华合并,鹏城上百个项目和几乎所有会计师都被带到新公司:

瑞华。

那是瑞华最风光的几年,华锐风电和天丰节能造假案中的利安达事务所;万福生科造假案中的中磊事务所,出事后分崩离析,人和项目树倒猢狲散,最后都汇聚在了瑞华这棵大树上。A股十分之一的上市公司,都是瑞华的客户。

他们甚至还和号称全国唯一一所以审计命名的大学合办了一个学院——瑞华审计与会计学院。

学院里,老师是真敢教,学生是真敢学。扒依研究了那几年瑞华的经典案例,比如2015年被证监会稽查总队突击检查的振隆特产,仓库里堆放着大量的南瓜籽和松子,上面喷撒了大量的磷化铝。

这种杀虫剂味道大,效率高,唯一的缺点是:

吸多了对腰子不好。

利润是假的,特产是假的,假的假的都是假的,只有杀虫剂和负责审计的瑞华是真的。

虚假库存、伪造合同和单据的手法,与十几年前的银广夏,也没什么分别。光荣伟大的传统,最终被瑞华带到了康得新、辅仁药业和大族激光。康得新四年来虚增利润119亿元,瑞华还好意思在自己的官方微信上解释了一番。

造假窝案一件接一件,对瑞华影响很大,昔日的客户都捉急和他们划清界限,就连曾经的瑞华审计与会计学院,也改名成了国富中审学院。

大家是不是以为瑞华这就算死透了?

说起来,这次接纳瑞华所党员组织关系的国富所,不就是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么。

其实早在2018年,瑞华下面的合伙人们就开始慢慢把员工转移到其他会计师事务所,比如致同,只不过在康得新出事之后,速度更快了而已。

再比如瑞华四川分所,在2019年整体脱离瑞华,加入了信永中和成都分所,当时信永中和吸收了瑞华接近两千人的核心团队和业务。

审计康得新的瑞华深圳分所,合伙人李巧仪、潘新华等人去了容诚,也就是曾经的华普天健;合伙人黄绍煌去了天健;分所副所长桑涛去了致同。深圳所里的注册会计师,转所的选择也不外乎这几家。

浙江分所里绝大部分人,已经出走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浙江分所。现在人事关系留在浙江瑞华的,只剩下了所长一个人。

撤销党委新闻下面鼓掌相庆的股民朋友可能还不知道,你买的下一只股票,可能还是这些人审计的。

他们还是从前那群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会计注定要漂泊一生-激流网作者:胡扒依。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郭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