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这个一个让人心痛的新闻。

2021年1月11日,江苏泰州市某小区附近,一名外卖员疑似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之后点燃。

附近的商户发现情况之后,立即带着店内的灭火器冲上前去,灭火施救。火灭之后,该名外卖员一直躺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呻吟声,但他拒绝前往医院接受治疗。

被扶起后的男子已经行走困难,不少医护人员都劝他去医院接受治疗,可男子却说:“我不去医院,无所谓,我只想要回我的血汗钱!”

据微博2020十大影响力科技博主@互联网俊明说:2020年底,该骑手向饿了么提出离职,但是饿了么站长以站点运力紧张为由,不予批准,并且一直拖欠着4000多元工资。

尽管该骑手曾多次索要工资,但一次次遭到无情地拒绝。几经讨薪无果,走投无路的男子最终点燃了自己。

何等的绝望?

这世道真他妈太邪乎了,4000块钱就把人逼成这个样!

相信每一位看到本报道的人,都会为之震颤。

一个人,都选择自伤,都不要命了,也没有想过要伤害别人,肯定是个好人。

烧伤了自己无所谓,只想以此举要回拖欠的钱,这是一种何等的悲壮,又是一种何等的凄凉?

想起那句话:有些人活着,就已经用尽了力气。

4000块钱,可能不够陪领导吃一顿饭,却要了这个骑手半条人命。

一名45岁的外卖骑手,起早贪黑,疲于奔命地养活家人,最后却连4000块钱的血汗钱都不给,这确定是21世纪发生的事?

贫穷是一种噩梦,是一种悄无声息的剥夺。

成年人不易,底层的成年人尤其不易。

底层人就是拿命在换钱

昨天看个电影介绍,深有感触:

谁不想好好活着?

几近绝望的时刻,这位骑手没有报复社会,只会用自伤的方式提出抗议。

没有报复社会,就证明他是善良的人!

他不想去医院,想要回血汗钱,但他还是被送到了泰州市人民医院:三度烧伤,呼吸道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八十。

外卖员讨薪自残,我看到底层人的痛-激流网

绝望的大女儿在水滴筹上筹款:治疗费用至少需百万,她刚毕业,做学徒,月薪3000;母亲在厂里上班,月薪2000;流干了眼泪,哪怕我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我也要救回我的父亲啊!

据说水滴筹已经筹了60万,但已关闭。

02

这个新闻除了让我看到底层人的痛,同时隐藏着一个重大的事实,就是很多外卖骑手是缺乏保障的。

平台和外卖之间很多时候都没有签订劳务合同,无论出什么事情,这事儿都变得容易扯皮。

半个月前,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伟,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被饿了么告知,韩伟与平台并无任何关系,平台出于人道主义,愿给家属提供2000元。

3块钱保险费,保险公司最后拿到了多少呢?

只有1.06元!

外卖员讨薪自残,我看到底层人的痛-激流网

直接缩水2/3,所以猝死合计理赔只有3万元!

也就是说,如果按3元满额投保的话,至少应该是9万的保额!

可怜这个叫韩伟的外卖老哥,最终只能从保险公司拿到3万元赔偿,一条命只值32000,其中2000还是人家“人道主义”给的钱。

人命之贱,让人简直寒透了心。

难道老实人就活该被欺负?底层人就活该被欺负吗?

还好,因为新闻舆论的压力,后来饿了么给了韩伟家属60万抚恤金,还算有良心。

不过,谁扣了韩伟这3块钱的保险费,这个问题还是必须追问。

燕梳楼追问:

饿了么平台300万外卖骑手,每人每天被扣2块钱,一天就有600万、一年就有20亿不翼而飞!

这20亿,进了谁的腰包?肥了谁的身家?

饿了么和众包配送,究竟谁吃了回扣?

惟一的解释,是外卖平台或劳务公司,把骑手的这笔保命钱给侵吞了。

不给人签劳动合同,不缴纳五险一金,已经无理,外卖骑手每天3块钱的保费,居然也眼红,想方设法也要雁过拔毛。

吃相不仅难看,而且可以说难看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活脱脱的一个吸血狂魔的嘴脸。

有人这样评论这些平台:责任最小化,成本最低化,利润最大化,法律擦边化,出事认命化。

一语中的。所谓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大概就是如此吧。

资本就是一把犀利无比的剑,可以拯救苍生,亦可荼毒生灵,现在有些真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不过光骂是没用的,还是要落到实处。

我想问的是,平台凭什么不和外卖小哥签订劳动合同关系?

而一年20亿的不翼而飞,已经不仅仅是劳动监察部门的事了,司法部门应该尽快介入调查,看看这笔资金的最终流向,是否涉及商业欺诈和贿赂?绝不能不了了之。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外卖员讨薪自残,我看到底层人的痛-激流网作者:余远环。来源:南方找北(id:nfzbyyh)。责任编辑:郭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