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件事,想起来很愧疚。

一月下旬的时候,有一个湖北黄冈的读者给我留言,说自己的孩子头部患病一直住在武汉脑科医院,因病毒袭来,医院不得不让其他的病人转走。孩子的父母没有办法,在武汉封城前把孩子带回了老家。

如果我没记错,武汉脑科医院就是长航总医院,去年冬天还去这家医院看望过一个住院的朋友。

公开信息披露,武汉市卫健委在疫情发生的早期还从长航总医院抽调了不少医护人员到抗疫一线,随着疫情加剧,长航总医院也被纳入武汉市收治发热患者定点门诊医院,想去脑科看病的病人恐怕就没有办法去该医院接受治疗了。

特殊时期,没有医院可以接受病中的孩子,孩子父母心急如焚。武汉封城,各地市也封城了,孩子想回武汉脑科医院也难以实现。

还有一个读者来信,大概是老父亲在肿瘤医院住院,因为疫情不得不出院回家,治疗中断,求治无门。

这些来信过去一个多月了,虽然我平日里有保存来信的习惯,但最近太特殊了,这些来信没有保存,详细的情况记得不太清楚了,有些细节或许并不十分准。

今日,再次收到这样的信息。

赵先生住在华中科技大学校园里,母亲81岁,胃不舒服,不能进食,校医院没法治疗,要家属自己想办法。但是,“医院只收肺炎患者,其他的科室医生也被隔离在家里。”

“打了120,找了医院,找了社区,都没法解决,后来可能是低血糖昏迷了,反正我经历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我跟老爹决定听天由命,后来老娘自己醒了,开始不认人,生活不能自理。现在,慢慢缓解,基本能认识我了。”赵先生说。

赵先生说,老母亲清醒后不认识他,一直把他当护工,总是对他说谢谢。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每天都有人因为病毒的侵害而死亡,我一门心思在关注武汉的疫情,觉得自己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封城这种大的行政决策,没有太重视这些来信,现在想想,真的有些后悔。

当时,路封了,人禁止出门,车不许上路,要想送一个病人去医院几乎不可能。不敢想,那些急需到医院救命的病人是如何捱过去的,他们的家人又是如何抗过去的。他们当时的心情,应该就是赵先生说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请教了几位在医院工作的朋友,他们告诉我,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常规医疗全停了;医院是病毒感染患者聚集的地方,医生本身可能因为接触了感染者成为传染源。此时如果收治其他常规病人入院治疗,有极高的传染风险,非常危险。此外,医务人员多数也都被安排到了抗疫一线,也没有办法开放常规医疗。

这些情况,是可以理解的。

他们说,医院也在想法设法给其他病人帮助,比如“云治疗”,利用网络问诊、快递发药。不过,做手术是不可能了,需要到医院用设备进行治疗的也很难实现。

有一阵子,网上说武汉的殡仪馆也在向外界求助,说人手不够。

当时没有多想,只觉得是疫情严重,现在想来,应该不仅仅是疫情严重导致了殡仪馆不堪重负,武汉一千多万人,封城后仍有近千万人在城里,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其他疾病的患者因疫情耽误治疗或是得不到及时救治病逝的应该也不少。

医院的朋友还说,最近常规疾病的救治要逐渐恢复了。

困难也不小。朋友说,医院面临巨大的压力和风险,必须制订详细的新入院病人的新冠肺炎排查及隔离流程,这个流程实施下来不仅繁琐,而且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但是,医院最近一个多月因为病房改造花费巨大,同时最近一个多月也没有业务收入,经济上压力也很大,急需政府财政支持。

期待着早日恢复其他疾病的救治,毕竟这个病患群体也非常庞大,这些疾病也会死人。

褚朝新

2020年3月8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请别忘了,武汉还有很多别的病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请别忘了,武汉还有很多别的病人-激流网(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