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发了关注疫情的第一个贴子,《强烈呼吁武汉市民戴口罩出门》。

时间真快,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有些事情,该回头再看看了。

疫情发生不久,就有人洋洋得意地发帖子了,说武汉在病毒研究方面实力全国数一数二,还说这个病毒“非要到武汉,刚好让生物大牛们把你安排得明明白白”,点赞的人好几千。

最牛逼的病毒研究所这些日子干了些什么?-激流网

上面这个截图所示的,就是当时那个振奋了很多武汉人心的帖子。不少人在朋友圈里转,有一种奔走相告的感觉。

我当时就很不解,这些人哪里来的这些无知的自信。因为觉得十有八九是盲目无知的自信,所以保存了这个截屏。只不过,我没有料到这个无知盲目的自信害了那么多人。

现在大家都看到了,病毒不仅没有被这个号称亚洲最高等级的P4实验室收拾得服服帖帖,反倒是这个病毒把全国人民折腾的够呛,湖北人更是被折腾得不得安宁。仅湖北,就病亡2029例。

那么,这个早期被寄予厚望的病毒研究所这一个月里干了什么呢?

太专业的事情,咱说不清楚;各种信息源模糊的消息,咱也不能信。到底这个病毒研究所在这次疫情的防治中做了些什么事,且看他们自己这么说吧。

该所的官方网站上,最近一个月发布了两次官方的消息。第一次是1月29日,第二次是2月19日。2月19日这一次发布的消息,颇为值得关注。

2月19日,该所发布了《致全所职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信里系统回顾了该所最近一个多月所做的工作:

2019年12月30日晚,我所收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送来的不明原因肺炎样品后,连夜组织力量、连续72小时攻关,于2020年1月2日确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5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1月11日作为国家卫健委指定机构之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病毒序列。同时,还在病原鉴定、病毒溯源、病原检测、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制、动物模型建立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取得了良好进展。此外,我所作为武汉市指定的机构之一,参与了新冠病毒肺炎病原学检测工作,自1月26日起,累计检测疑似新冠肺炎病人咽拭子样本约4000份,我所还派出了由职工和研究生组成的小分队,支援黄冈市病原学检测,为疫情防控工作尽心出力。

大家也都知道,该病毒研究所最近也陷入好些争议的漩涡中。

该所在《一封信》中也列举了这些争议:

近期,网络流传涉及我所若干谣言,如“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病毒是从P4泄露的”“军方接管P4”“某研究人员因病毒泄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等,引发了各界的持续关注,对坚守科研一线的我所科研人员造成极大的伤害,也严重干扰了我所承担的战“疫”应急科研攻关任务。

“回首过去一个多月的艰辛付出,我们问心无愧!”该所说。

这是一封看似写给自己人看其实是写给社会人看的信,字里行间,满是委屈。

从该所自己的描述看,该所真不是完全无所作为,也做了一些事情,只不过距离当初大家的期望值有点远,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厉害,没有能把此次让全国人都没过好年的病毒收拾得明明白白,更没有成为这次病毒的克星。

专门把这件事单独拎出来,是想提醒一下大家:有些事情,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强那么大。别自嗨,盲目乐观只会害人害己。

褚朝新

2020年2月20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最牛逼的病毒研究所这些日子干了些什么?-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最牛逼的病毒研究所这些日子干了些什么?-激流网 (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