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4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称,曾先后担任过邵阳市常务副市长、湖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是已被判的保护伞中职务最高的。

该抓的不抓,不能抓的抓了-激流网

周符波保护的黑势力叫文烈宏。文烈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诈骗、行贿、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开设赌场等15个罪,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那么,身为厅官的周符波与文烈宏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呢?

2010年期间,时任邵阳市委常委、副市长的周符波在长沙市喜来登酒店、豪廷酒店多次参与文烈宏组织的赌博活动。

对周文的关系,网上曾有这样的的描述:周符波沦为文烈宏的“马仔”后,顺从、卑微至随叫随到的地步。饭局,茶局,牌局,周符波迟到时间稍长一点,文烈宏就不高兴,骂骂咧咧,有时会当众操起一杯茶水,泼周符波一脸。

这些细节,听起来像段子,未必确凿,但周文关系不正常是官方认定了的,他们之间这种狼狈为奸的不正常关系,导致的后果很严重。

2014年12月30日,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对文烈宏等人以非法经营罪、逃税罪立案侦查,时任湖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接受文烈宏请托,向长沙市公安局“打招呼”,致使该案被撤案处理。

在保护伞的保护之下,文烈宏团伙通过实施多种违法犯罪活动非法敛财,严重破坏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导致相关房产项目停工烂尾,引发多次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甚至导致某银行负责人自杀身亡。

周符波聚敛了大量的财产:受贿1500余万,来源不明财产3700余万,加起来超过5000万。2019年6月,周符波被一审判刑19年。

这种当过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高级保护伞湖北也有一个,叫郭唐寅。

该抓的不抓,不能抓的抓了-激流网

湖北省纪委监委通报,郭唐寅占用管理对象住房,通过民间借贷收取高息,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以少支付房款方式非法侵占他人财物;参与赌博,利用职权,在案件查办、职务提拔、企业经营等活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利用职权,插手司法活动,干扰司法秩序,充当恶势力犯罪“保护伞”;明知他人不构成犯罪,利用职权指使下级公安机关予以刑事立案侦查,指使下属伪造居民身份证等证件用于隐匿财产。

从官方通报的这些罪状看,郭唐寅比一般的贪腐官员要黑得多,最可怕的一条是:明知他人不构成犯罪,利用职权指使下级公安机关予以刑事立案侦查。

这是意图构陷,要把清白无辜的人送进去坐牢啊。不知道,这个倒霉的人是谁。

周符波、郭唐寅这些手握重权的地方公安高层,坏起来真的是让人触目惊心。可是,这些人在官场居然混到了五十好几才被拿下,我真的不信他们是现在才腐败变黑的,也不信他们现在才被拿下是因为他们过去伪装得天衣无缝完全不曾暴露。

比如郭唐寅,曾有过接触过。他这种警界败类,变质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绝非无迹可寻(大家可参阅我以前写的《为何两次媒体监督都没能阻止郭唐寅落马?》),但是,他一路高升,甚至爬到省级公安机关的常务副职上去了。

不信,湖南湖北两省纪委可以清理一下线索,看看过去对他们的举报有多少,哪些是无效举报,哪些是有效举报,然后再查查对那些有效举报为什么没有深挖,大概就能搞清楚这些人是不是在骂声中步步高升的。

说这些事,不是要当事后诸葛,是想提醒一下:过去我们身边出了这么多周符波、郭唐寅,现在他们被查处了,但事情不应该就此结束,应该反思一下这些败类是怎么在一片骂声中步步高升的。不做这样的反思并悔改,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周符波、郭唐寅。

褚朝新

2019年12月25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该抓的不抓,不能抓的抓了-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该抓的不抓,不能抓的抓了-激流网(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