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又开始电视问政了。

12月4日晚,湖北的仙桃、十堰、孝感、黄冈4市党委负责人及问题发生地相关负责人《坚决向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亮剑——2019湖北电视问政》现场接受问政质询。

仙桃市,是湖北“厕所革命”首批试点市,2018年将“厕所革命”确定为该市市政府十件实事之一。

可是,这场声势浩大的“厕所革命”在当地一些地方成了一场折腾老百姓的形式:在新厕所建完未通水、不能使用的情况下,把村民的旱厕全推掉了,使得农民无厕所可用。

人有三急,上厕所这事不能忍不能憋,可仙桃的农民很惨,该市政府本来是要把改造厕所办成为当地老百姓办的十大便民实事之一,现实中却搞成了让农民无处“方便”。这哪里是为民、便民,分明就是劳民、害民、折腾老百姓。

电视问政现场,播放了反映这一问题的短片,批评了仙桃有些地方在推进厕所革命过程中不顾实际情况、只求应付场面,对群众现实困难不闻不问的问题。

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报道:针对本地厕所革命中出现的问题,仙桃市杨林尾镇党委书记柳华兵说:“感觉非常惭愧。这一问题反映出我们的一些基层干部为民服务的理念缺失。我们一定要深入彻底整改。”

一个镇党委书记,为什么说起话来像市委书记?-激流网

柳大书记的这话,让人看后觉得怪怪的,分明只是一个镇党委书记,就是直接与农民打交道的基层干部,感觉他把自己置身于基层干部之外,说话的口吻不像一个乡镇党委书记,像一个省委书记。

基层干部乱作为,导致农民没有厕所上,柳华兵作为乡镇书记本人就是第一责任人,该镇有问题就是他本人的问题,不承认自己官僚主义,还把责任往“我们的一些基层干部”身上推,意思难道是说当地的村干部有官僚主义?

一个乡镇党委书记,落实上级党委政府的政策、要求时出了纰漏,把责任往“我们的一些基层干部”身上推,显得非常没有担当。这种电视问政现场的官腔,本身就是官僚主义。

与仙桃这位基层的镇党委书记还往比他还基层的基层推责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湖北云梦县委书记针对电视问政曝光的当地问题,人家是这么说的:问题虽然发生在乡镇,但责任在县委县政府。

柳华兵的那番话,让我想起来仙桃的前任市委书记胡玖明在仙桃市自己办的电视问政现场发飙的事情。

2018年12月20日上午,仙桃市举行全媒体电视问政。面对曝光的问题,有的局长不正面回答,有的官员不谈问题不谈整改,照着事先准备好的材料做起了工作讲话。

在现场的时任仙桃市委书记胡玖明有点生气,给问政的主持人写了一个纸条并要求主持人念出来:“回答的局长,不要搞大话、空话、套话,离题万里,令人生气。”

现在看,仙桃的这些基层官员说大话、空话、套话已经成了一个习惯。柳身为一个乡镇党委书记,居然大言不惭地把被曝光问题的责任往下推,说是“我们的一些基层干部”的责任,似乎他自己不是基层干部而是高层干部一样,似乎乡镇不是基层还有更基层的人民政府一样。

胡玖明已经调离仙桃了,虽然他因为仙桃官员们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严重发过脾气,也问责过一批官员,但仙桃官场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依旧层出不穷。

仙桃每次电视问政都会问责一批官员,有的是免职有的是停职,我一度觉得当地的问政还挺较真。可是,当仙桃市纪委发起网络投票评选“十佳廉政党课”活动时,仙桃市人社局还明目张胆发文要求干部职工给该局书记、局长李爱红拉票。

当时,我写了一篇题为《想不通!问责了那么多干部,仙桃的官僚主义还如此严重》的文章。现在从柳大书记的在湖北电视问政现场的表现看,仙桃的很多官员确实还一如既往地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散发着浓烈的官老爷气息。

仙桃官员的官僚主义还如此严重,不知道是胡玖明离开仙桃之后官僚主义反弹呢,还是电视问政根本就未从灵魂上触动过仙桃的这些基层官员?

柳华兵接受质询时正确的态度应该是这样的:我们镇出现这样的事情,作为最基层的党委书记,我有责任,我向大家道歉,回去一定认真整改。

褚朝新

2019年12月9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一个镇党委书记,为什么说起话来像市委书记?-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wind_1917 

一个镇党委书记,为什么说起话来像市委书记?-激流网(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