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震惊的湖南新晃县“操场埋尸案”终于有了一个交代,这个交代让人看完出一身冷汗,因为涉嫌杀人的杜少平在当地有一大群“保护伞”和一个巨大的“关系网”。

官方通报称,2001年,新晃县下岗职工杜少平采取不正当手段,违规承建了新晃一中操场土建工程,并聘请罗光忠等人管理。在施工过程中,代表校方监督工程质量和安全的邓世平对工程质量表示不满,杜怀恨在心,于2003年1月22日伙同罗光忠将邓世平杀害,将尸体掩埋于新晃一中操场一土坑内。

我曾经说过,杜少平等人如此嚣张残忍,将监督工程质量的邓世平埋杀在学校操场下,这是对整个社会的挑衅。

当时,新晃一中的校长黄炳松是杜少平的舅舅,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杨军是杜少平的同学。官方调查认定:为掩盖杜少平的杀人犯罪事实,黄多方请托、拉拢腐蚀相关公职人员,杨军等人接受请托,干扰、误导、阻挠案件调查,导致该案长期成为悬案。

还有多少个被埋尸操场的邓世平-激流网

官方通报,现已查清“操场埋尸案”背后的保护伞和关系网,19名公职人员受到处理。

除了黄炳松和杨军,还有时任新晃一中办公室主任杨荣安,在邓世平被杀案发生后,出于个人私利,按照黄炳松的指使,帮助杜少平逃避法律追究;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正科级侦查员、副主任法医邓水生(已退休),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刘洪波,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曹日铨,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陈守钿,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陈领,在参与办理邓世平被杀案过程中,接受黄炳松的请吃或钱物,不依法履行职责,涉嫌渎职犯罪。

这么多警察接受了吃请和贿赂,就可以将一桩恶性的谋杀案束之高阁甚至是误导、阻碍案件的侦查,可怕不可怕?

这些吃了拿了的警察,是一群典型的黑警恶警,不仅出卖做人的基本良知,也出卖他们作为警察的基本职业操守,天理难容。

还有一些警察,可能算不得典型的黑警恶警,但绝对是属于典型的庸警,而其他与此案有关系的官员,虽然没有接受吃请和贿赂,但受到误导、干扰之后就懵了,导致此案16年未能侦破,属于典型的庸官。

官方通报称,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蒋爱国,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学文(已退休),在办理邓世平被杀案过程中,不依法履行职责,涉嫌渎职犯罪。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办案指导大队大队长徐勇,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黄均平,时任新晃县副县长龙胜兰,时任新晃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清林,时任新晃县委副书记张家茂,时任新晃县委书记王行水,时任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伍绍昆,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汪华,时任湖南省民委党组成员、副主任田代武(曾任新晃县委书记)等9人,在办理邓世平被杀案中存在失职渎职或其他违纪违法问题。

如今这些黑警、恶警、庸警、庸官已经纷纷被查处,有的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有的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处理,但正义就已经实现了吗?

我们恐怕不能过早乐观了,是不是还要问一问:包工头杜少平,残忍将监督新晃一中操场工程质量的邓世平杀害并埋在操场下,如此恶性的谋杀,稍微有点人性和良知的人都会愤愤不平,这些警察居然可以吃吃喝喝就成了保护伞,这是什么样的警察?这些人为什么能成为警察的,为什么这些人都恰好集中在新晃县?

此案中,时任新晃县公安局政委杨军当属罪大恶极,但其仕途在他帮助杜少平、黄炳松“摆平了”邓世平被害案后一帆风顺:2004年,杨军成为新晃县公安局局长,2006年调任芷江县,相继担任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副县长,2015年卸任,调到怀化市公安局工作。不过,公开信息里查不到当时年仅53岁的杨军调到怀化市公安局任何职,此后也没有公开露面的消息。

2015年6月15日,杨军从芷江县公安局局长任上卸任,当地开了一个新老局长交接大会。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局长出席交接大会并讲话。芷江县人民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称:“他充分肯定了杨军同志信念坚定,对党忠诚,多年来推进芷江公安工作能够坚持不懈,坚守岗位。”

杨军坐在隔壁,心知肚明的他听到上级这么评价自己,心里恐怕一边在笑一边在骂,笑自己演技好,骂这些人眼瞎人傻,自己其实是个潜伏多年的大反派。

1962年出生的杨军,从芷江县公安局局长卸任时自称在芷江干了整整十年,此人既无做人底线也无从警底线,先后在两个县担任一把手公安局长,难道没有带坏两地的警界风气、污染两地警界的生态?

此案大白天下,同时也让人生出新的担忧:杨军等黑警恶警如此没有底线,一辈子就只干了这一件丧尽天良的坏事?

这篇文章快要结尾的时候,手机里跳出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新晃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细思恐极。

褚朝新

2019年11月26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还有多少个被埋尸操场的邓世平-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还有多少个被埋尸操场的邓世平-激流网(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