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中,银川地区厅级干部及正高知识分子人群的健康状况逐年下降。”2008年8月,赵辉在《宁夏医学院学报》与人联合署名发表了一篇与当地官员健康有关的论文。

我是2011年找到赵辉的,当时一直想写写官员们的健康问题,正好看到了他的上述论文。

赵辉告诉我,当时宁夏区有些领导干部正好在其所在的医院体检,手头上掌握了一些数据,有机会写了该论文。成为赵辉论文样本的,是5年中3次在该院体检的102个省直国家机关、大学、科研单位和事业单位的副厅级以上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体检结果显示,2002年1991人中查出患慢性疾病的人数为1852人,患病率高达93%,健康的人只有139人。

此后两次体检的数据,证实这一群体的健康状况逐年恶化:2004年参加体检的2181人中,患病者达2038人,患病率为93.4%。2006年参加体检者2528人,健康的只有119人,患病者2409,患病率高达95.3%。赵辉等关注的慢性病,主要是代谢性疾病和心脑血管疾病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如高血脂、高血压、脂肪肝、高尿酸等。

赵辉发现,银川市副厅级以上官员和高级知识分子的总患病率远远高于该市普通居民,甚至比银川城市社区老年人的慢性病总患病率都高。当时,银川城市普通居民的慢性病患病率只有23.5%,社区老年人的慢性病总患病率也不过80.1%。

这个结论与其他的研究相吻合。2009年发布的《中国公职人员健康白皮书》披露,公职人员级别越高则健康状况越差。领导岗位公职人员的体检异常率高达98.5%,其中血脂异常37.8%、血压增高18.9%、血糖增高10.3%、脂肪肝36.9%,这些都比普通公职人员高出5%-10%。

医生们除了关注官员群体的患病率是否比普通人高,还关注官员群体哪些疾病比较普遍。

宁夏5年中的3次体检都显示,副厅级以上官员和高级知识分子被查出最多的病一直都是高血脂。2002年,参检的官员所患慢性病的第二、三名分别是高血压和脂肪肝,2006年脂肪肝跃居第二。

我当时还查询到2009年河南濮阳市疾病控制中心于海泉发表的论文称,当地参加体检的689名干部,疾病检出率较高的分别是脂肪肝、高血脂、高血压。

“长期从事干部保健工作”的赵辉当时向我分析,领导干部接待任务重,应酬多、大量饮酒,可能是普遍患高血脂、脂肪肝等疾病的主要原因。而高血压,则可能是因官员们工作压力大引起的。

2011年8月,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提供了该院曾收治的一名县银行行长的病例。

该行长的妻子称,1977年,丈夫从财政学校毕业分配到县银行计划股,很快当上计划股长、信贷股长,经常被企业请酒。后来他当了办公室主任,迎来送往要陪酒。后在副行长、行长位置上,又干了近8年,吃喝更推不掉。47岁时,他因慢性酒精中毒造成记忆力减退,弄丢了重要的银行票据,只好下岗回家。

这位前行长的病历记录:“患者于3年前因应酬较多,经常在外饮酒,每次约一斤左右。后渐出现记忆力减退,忘记自己在哪,东西找不到,智力下降,有时糊涂,到处跑。”其主管医生朱志先判断,该行长的病是因为酒精损害大脑后一步一步发展的。

在2010年7月发表于《临床医学工程》杂志的《中山市干部群体高尿酸血症发病情况调查》中,广东省中山市人民医院主治医师李静等称,2009年在该院体检的1566名处级以上干部中,695人患有俗称“痛风”的高尿酸血症,患病原因可能是他们日常饭局较多,饮酒过量。干部退休后应酬减少,患病率也因此降低。赵辉告诉我,比较当地厅级干部与正高知识分子患病的情况发现,厅级官员的患病率高于后者,“这可能与行政领导在工作中经常参加应酬以及饮酒和生活压力比技术人员大有关”。

2008年,山东省高唐县对该县10个县直机关960名官员进行体检,发现高血脂、脂肪肝等病高发。该县疾病控制中心韩玉红对上述体检结果分析称,“肉类等高脂肪、高胆固醇的食物摄取量增加,导致脂肪蓄积,机关干部尤为明显。此外,机关干部公务应酬较多,饮酒频繁,损及脾胃,引起血脂升高。”

“有些病,就是吃出来的。在我们国家,有些官员把吃当作特权,吃多了有什么好处?饭桌上应酬太多了把命都要送掉的。”江苏省一名长期从事干部保健的医生说。

但是在官场的封闭体系中生存和竞争,只能顺从官场的游戏规则。对于他们而言,有些酒之所以难以抗拒,即使拼上性命也要喝。这关系到他们和领导、下级的关系,他们的处境、政绩和政治前途。

河北某县政府办一名副主任曾告诉我,有一次帮了南昌铁路局一个忙,该局有关领导率一桌铁路人向他敬酒,每个人都是一口气干下一大杯白酒。后来在与铁路人士的另一个酒局上,他获知邻县得到了一个高铁项目。不久,他通过关系成功从邻县夺取了该项目。

这名并不显胖的官员告诉我,自己有高血压,酒量也并不大,但有些场合不得不拼着喝。

官员们的身体过去为什么都那么差-激流网

职务较低的官员被上级领导要求喝酒,在基层官场也十分常见。

2010年2月2日,我曾现场旁听了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涉黑案庭审。文强当庭供述,2006年春节受重庆解放碑大世界酒店老板马当邀约,到夜总会饮酒唱歌。因自己不习惯喝红酒,文强打电话给酒店所在辖区的解放碑派出所所长叶某,要其前来代替自己给马当等人敬酒。

文强说,解放碑派出所所长过了十多分钟才到,自己当着众人的面责怪该所长:“按规定公安机关要求三分钟到现场,你看这都几分钟了”。随后,该所长被迫逐一敬酒。

一名科级官员曾告诉我,在官场上喝酒,官大一级压死人,有时候十分无奈。“有些领导很霸道,你必须向他敬酒,结果你喝了他不喝,还要求你替他喝掉。”该官员称自己参加酒局经常随身带药。

2007年1月,河南信阳市委下发红头文件,禁止公职人员工作日中午饮酒。半年后,市委书记王铁公布了一系列让人咋舌的数据:“全市今年上半年比去年上半年招待费节约了30%多,仅酒一项开支,信阳就节约了近4300万元。”

酒喝少了,官员的健康状况却好了。2007年7月,信阳市处级以上干部进行了一次体检,有127人患有与酒有关的疾病,而2006年同期有252人患了与酒有关的病。

这几年,禁酒令越来越严,有些地方不仅仅是中午禁酒,工作日晚上也不许喝酒,招商引资除外。2017年我去四川乐山出差,当地就是工作日全天禁止饮酒。

2019年春,我去拜访了一个认识近十年的老朋友。认识他的时候,他是一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

他个人的感受是,八项规定出台后,他这样的地方官员公务接待少了,酒少喝了很多。他曾任市委书记的地方有一个知名的景区,高峰的时候一年接待省部级官员100多人,厅级官员上千人。有时候,一个晚上要陪四五桌客,一个桌子上喝二两,就是斤把酒。八项规定出台后,去的领导少了很多,接待锐减,再也不用像过去那样喝酒了,身体好了很多。

喝酒少了,公务员们的身体应该好了很多,尤其是很多官员开始了新的生活方式,我认识的好些官员如今爱上了运动,打羽毛球,打乒乓球之类的运动备受厅处级官员喜欢。

不过,工作日禁止喝酒的禁令再严,也总有官员挑战禁令。2019年11月21日,湖南邵阳市纪委监委通报,2019年5月7日(星期二)晚,该市隆回县自然资源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郑时斌违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王某某宴请并违规饮酒。

不仅仅有官员顶风喝酒,甚至喝死人。影响最大的,是黑龙江省的副省级干部付晓光。

2013年7月23日,时任黑龙江亚布力旅游区开发指挥部副总指挥的付晓光带着包括亲属在内的6名随行人员来到镜泊湖旅游,镜泊湖景区管辖的东京城林业局该局党委书记孟庆安、局长孙书功在景区的鹿苑岛宾馆设宴款待付晓光,孟庆安酒后心脏病发作死亡,付晓光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按程序免去其黑龙江省政府亚布力度假区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职务,由副省级降为正局级。

喝酒喝死人的事在官场频繁。2016年11月18日,河南汝州县6名科级干部在工作期间违规聚餐拼酒,结果导致4人住院治疗,其中县食品药品监督局局长雷明奎抢救无效,醉酒身亡。

湖南省邵阳市纪委通报,2019年8月20日(星期二)晚,该市新宁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惠紫参加聚餐时违规饮酒,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所谓的不良社会影响,我八月份写过,就是参加酒局的该县马头桥镇一名村支书突然死亡。

这么多官员视禁令为儿戏,不仅在工作日违反禁令喝酒还喝死人,这真的是既不在乎健康也不怕死。

褚朝新

2019年11月26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官员们的身体过去为什么都那么差-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官员们的身体过去为什么都那么差-激流网(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