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周口街头响起一阵鞭炮声。就在当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徐光的从政履历中,周口无疑是极为重要的一段。2003年,徐光调任周口市委副书记,直至2017年高升河南省副省长,他在周口度过了14年光阴。其间,他担任过5年市长、6年市委书记。

发生在2012年的周口“平坟运动”,令徐光声名大噪。彼时他担任周口市委书记,被外界称为“平坟书记”。徐光落马之后,一名周口文化名人在朋友圈转发了这条消息,并评论称“田间坟易平,心中魔难除”。

落马副省长的周口故事-激流网接任周口市委书记后,徐光很快开始了“平坟运动”。

多名周口人士表示,徐光的落马与“平坟运动”关系不大,倒是与周口近来的官场震荡有关。一名被称作“周口赵红霞”的80后女商人杨瑞,多年来搅动周口官场。这颗定时炸弹终于在2018年引爆,随即带来周口官场的一段震荡。主政当地多年的一把手徐光,最终未能幸免。

“平坟书记”

1960年出生的徐光祖籍是湖北当阳,自幼生活在河南。从鹤壁师范学校毕业后,他进入鹤壁市教育局。早期他努力肯干,仕途也颇为顺遂。28岁时,徐光出任正处级的共青团鹤壁市委书记,此时距他参加工作刚好7年。

接下来几年,徐光屡获提拔,32岁任县长,34岁任县委书记,36岁晋升鹤壁市委常委,跻身厅级干部之列。2001年,徐光离开仕途的起步之地鹤壁,调任安阳市委常委、副市长。

据一名周口官员回忆,徐光曾在一场与年轻干部的座谈中有感而发,说到干部交流的重要性时,忽然放下讲稿,说自己对鹤壁很有感情,30多岁就担任市委常委,希望能继续在鹤壁工作。不过领导找自己谈话,说你是鹤壁成长起来的年轻干部,况且前些年提拔得很快,周围难免会有不同看法。因此最好换一个地方工作,这样对自身成长更有好处。

2003年,徐光离开安阳,出任周口市委副书记,三年后,又出任周口市长。徐光担任班子副职期间,给外界的印象颇为低调。时任周口市委书记比市长徐光年轻5岁,是从外地空降来的。在一次会议上,市委书记征求徐光的意见,说你是老大哥,对周口的情况也比我熟悉,徐光连连摆手,说你是一把手,大伙听你的。

对于徐光的低调,外界有两种解读。其一是认为,此前周口的几届班子都没有处理好团结问题,2006年底,周口的市委书记与市长同时调整。省领导找周口班子成员谈话时,专门强调了团结。徐光大概是汲取了过去的经验教训,能摆正自身位置。另一种说法认为,徐光当了5年“隐身市长”,几乎没干什么事,就等着书记调走后自己接班。

2011年底,徐光接任周口市委书记。低调的他很快就干了件大事——平坟复耕,要求用3年时间完成农村公益性公墓全覆盖等。“平坟运动”引发舆论的极大关注,一次省领导来周口调研,笑着说徐光是全国知名人物,压力应该不小。徐光回答道,自己出于公心,压力能化解。

据周口的官员介绍,平坟争议虽大,但徐光表面上比较镇静,甚至那段时间他发火训人的频率还变低了,似乎是有意克制。唯一的例外,是在一次市委常委扩大会上,有人提出放缓平坟。徐光顿时冒了火,将提议的干部足足训了10多分钟。

和稀泥的老好人

与在平坟这件事上的强硬不同,在其他时候,徐光更愿意做和稀泥的老好人。

之前落马的周口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朱家臣,口碑极差,被人称为“发票书记”。朱家臣敛财的主要手段,就是向下属与基层单位摊派发票,要人家帮着报销。办案人员用“票不离手”形容朱家臣——他下基层检查递发票,吃饭给人塞发票,外地出差买发票,就连逛商店也不忘向人家要张空白发票。

对于朱家臣的行为,早有人向徐光反映,身为一把手的他却不闻不问。据周口官场人士透露,有一次,一名县委书记找到徐光,说自己被朱家臣“穿小鞋”。朱家臣向这名县委书记“派”发票被顶了回去,从此以后,凡是朱家臣分管的工作评比,只要逮住机会,他就大会批小会讲,年底评先把这个县评为“落后单位”。听到这些,徐光依旧无动于衷,好言宽慰了县委书记几句,让对方不要有思想包袱。

徐光主政周口期间,下面有多个县的县委书记与县长不和。曾有媒体披露,说某县的县委书记与县长因为各自亲友的利益,在一个公路项目上争抢标段,差一点大打出手。

身为一把手的徐光却不愿意动干部,哪怕县委书记与县长的矛盾已经公开化,他也是个别谈话,要大家团结为重。

另一名熟悉周口政情的人士介绍,徐光当老好人,不愿意动干部,或许有他的“苦衷”——徐光早已卷入各种利益纠葛,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关于徐光爱钱的说法,早在周口流传开。每到节庆,总有不少干部上门汇报工作,离开时还要留下红包。徐光身边还有几个牌友,大多是他从鹤壁带过来的商人。为了牌友的工程项目,徐光没少给下面打招呼。

上述人士分析说,如果外界说法属实,尤其两方都与徐光有利益关系时,他只能遇事和稀泥。他做老好人的代价,就是污染了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

周口官场震荡

在徐光主政周口期间,一个南下闯荡多年的农家女回到故乡周口。徐光大概想不到,多年后她会搅动周口官场,更给自己招来大麻烦。

她叫杨瑞,是周口下辖的淮阳县临蔡镇人。有关杨瑞早年在外漂泊的经历,有多种说法,但外界较为一致的看法是,杨瑞从广东回到周口后,靠着各种手段笼络了不少官场人士。凭借官场人脉,杨瑞短短数年在周口商界异军突起,并当选周口市人大代表。

据悉,杨瑞曾在公司里装修了一个豪华会所,招待各路官员,这里也被称作“周口红楼”。多名周口人士表示,有官员在会所内与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并被偷拍下视频。

2018年1月20日,杨瑞因涉嫌诈骗罪被周口市公安局立案侦查。杨瑞被捕后,牵出多名周口官员。

商水县原县委书记马卫东与杨瑞交情匪浅,在周口是人所共知的事。商水县原县长熊和平落马后就一直举报,说杨瑞是马卫东的情妇,自己因不肯配合杨瑞在当地的项目,被马卫东打击报复。

另有知情人士称,马卫东将杨瑞介绍给时任周口市纪委副书记彭如祥。杨瑞给彭行贿,而一些与杨瑞关系好的官员在遭遇违纪举报时,彭如祥会出面干预。如此一来,杨瑞在官场的地位更加显赫,甚至有官员给杨瑞送钱,希望她出面“摆平事情”。

今年以来,周口连续有多名官员落马。6月下旬,马卫东落马,7月中旬,周口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田业接受调查。8月初,扶沟县委书记卢伟主动投案。此外,还有河南省司法厅副厅长黄真伟与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杨廷俊两名落马官员,他们也曾在周口工作多年,黄曾担任项城市市委书记,杨曾担任鹿邑县县委书记。

这些落马的周口官员中多人与杨瑞有牵连,同时,他们更无一例外是徐光的下属。在徐光任周口一把手时,上述五人均担任过县(市)委书记要职。

一名周口人士表示,徐光是否直接收过杨瑞的钱还有待证实,但杨瑞的数名重要官场靠山,均是徐光信赖的部下。如今外界较为一致的看法是:杨瑞出事牵出周口官员,这些被牵出的官员再交代出徐光贪腐的问题。

另据一名周口官场人士介绍,杨瑞一案的调查以及多名官员落马,令已高升副省长的徐光烦躁不安。一名曾在徐光身边工作的周口市委工作人员给徐打电话,说某县委书记被查了。徐光拿起电话讲了近半小时,详细询问周口的各种情况。

当年曾与徐光过从甚密,并在周口承揽了众多项目的商人,近半年来也遭遇变故。其中一人远走东南亚,至今未归,还有一人被带走协助调查。据知情人士透露,众多落马的周口官员以及被带走的商人,都交代出涉及徐光的问题。

直到8月24日,徐光落马的消息公布,他的周口故事画上句号。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落马副省长的周口故事-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落马副省长的周口故事-激流网(作者:张朵。来源:公众号  褚朝新。责任编辑:林深河)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