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笑星大兵最近火了,但不是因为他讲的相声或创作的段子,而是因为他举报了自己所在的小区的物业公司老总。结果,长沙公安一查,这个物业公司的老总居然是“黑恶势力”。

大兵,是长沙市同升湖山庄小区的业主委员会主任。因同升湖物业公司与小区业主间存在诸多矛盾,大兵领导的业委会炒掉了同升湖物业公司。但同升湖物业拒绝交接,刚进场的新物业公司只能被迫撤离,同升湖物业又杀回了该小区。

针对业委会主任大兵的报复行为随即开始:2019年1月5日,大兵家中电线被人为剪断,家门口也被人喷字、挂横幅,网络上还出现大兵欠70万元水电费和农民工工资的传闻。

还有多少黑恶势力盘踞在物业?-激流网还有多少黑恶势力盘踞在物业?-激流网

今年4月,大兵实名举报了同升湖的老板王忠和等人涉黑。2019年4月11日17时许,长沙警方组织130余名警力在长沙、湘潭等地对王忠和、王铭川等16名犯罪团伙成员开展抓捕工作,并于次日凌晨全部抓捕到位。

物业公司涉黑涉恶, 已经不是第一例。

山东的大众网2019年6月13日报道:山东临沂罗庄区,嘉益香槟城小区物业经理颜某,其手下保安多有吸毒、盗窃、传销等前科,大多劣迹斑斑。自2015年6月至2018年12月,颜某担任该小区物业经理期间,与本小区及附近小区业主发生各种纠纷,动辄就断业主水电、砸业主车、垄断小区装修业务、甚至一言不合就殴打业主,颜某等人俨然成了小区一霸,业主共报警24次。这个恶物业盘踞小区多年,导致许多业主有家不敢回,有业主找颜某沟通事情时要称“领导”,甚至送上烟酒才能获得通融。

青岛晚报报道,青岛隆泉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与黄岛区隆基家源小区物业服务合同到期的情况下,为争夺对小区的物业管理权,意图通过控制门岗、物业办公室等物业管理区域,进而控制整个小区物业服务工作。隆泉泰物业老总陈某东通过许诺分配股份的方式,纠集被告人谢某等人组成所谓的物业公司,形成恶势力犯罪团伙,多次在小区寻衅滋事。

2019年7月底,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批典型的涉黑案例,其中一起就是黑物业:2017年7月份,赣州市祺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取得瑞祥安置小区(位于宁都县竹笮乡)物业管理权。被告人杨南京系赣州市祺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自2017年8月至2018年10月期间,其聘请的四名物业员工强迫小区业主从物业服务中心指定的防盗网制作商处购买、安装防盗网,从中获取每平方米10元至20元不等的回扣,业主自行定制防盗网,则要缴纳100元至300元不等的罚款。此外,四被告人还要求业主从其指定地方购买砂石、水泥等建筑材料。

针对黑物业层出不穷的现状,各地扫黑办纷纷出台规定将黑物业纳入扫黑除恶的的打击范畴。

2018年4月26日,郑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联合郑州市物业管理协会发布《关于举报涉及物业服务行业黑恶势力线索的通告》,明确向各物业服务企业征集郑州市涉及物业服务行业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案件线索。

2019年4月,哈尔滨市扫黑办新修订的哈尔滨市重点打击的26 类黑恶势力犯罪类型中,第23条就是针对涉黑的物业: 采取暴力、威胁、“软暴力”等手段,垄断控制物业管理,插手物业纠纷,恐吓、滋扰、殴打业主的黑恶势力。

可见,大量黑恶势力渗入各地的物业领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背后的动因则主要是利益驱动。城市化进程突飞猛进,大量现代化的小区建成销售,小区物业涉及维修基金的使用、小区公共资产的租赁管理运营等大量具体的、可见的经济利益,有利益就会有人争夺。黑恶势力无孔不入,自然会渗入城市小区物业领域。

而物业公司涉黑之所以如此普遍,又与物业公司对业主的个人情况了如指掌有关,多数业主如一盘散沙,各顾各,物业公司一旦纠集三五个七八个社会上的混混,就可以控制一个小区甚至相连的几个小区。

业主的个人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的信息暴露在这些人手里,谁都会担心被报复,多数业主只好忍气吞声求个平安,黑恶势力越来越有恃无恐,越来越多进入物业这个领域。

当然,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才是最让业主害怕和担心的。没有保护伞,黑恶势力不可能坐大,不可能长期盘踞在某个小区肆意妄为。因此,要想真正打击隐藏在物业公司的黑恶势力,打伞刻不容缓势在必行。只有把保护伞打掉了,受到过黑恶势力欺压的业主们才敢站出来举报、作证。

物业涉黑涉恶,与农村家族势力涉黑涉恶一样动摇基层的稳定,影响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理应认真甄别并对真正的涉黑涉恶势力严厉打击,别让笑星大兵家里被断电、家门口被泼油漆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褚朝新

2019年10月7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还有多少黑恶势力盘踞在物业?-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还有多少黑恶势力盘踞在物业?-激流网作者:褚朝新。来源:公众号  褚朝新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