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同福是在65岁的那年被抓的。那一年,他已经退休5年了。

贪官自述:老母鸡从家门前过,我也要捉回家下个蛋再放走-激流网

郗同福的官方履历是这样的:

1952年7月出生,1994年4月任江宁县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总经理,1995年5月任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总经理,1999年6月任江宁县委常委,2001年1月任南京市江宁区委常委,2002年12月任南京市江宁区委副书记,2004年1月任连云港市委常委、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2005年7月兼任连云区委书记,2007年12月任省经济贸易委员会党组成员、省乡镇企业管理局副局长、省中小企业局副局长,2009年8月任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组成员、省中小企业局副局长、省乡镇企业局副局长,2012年11月退休。

不知道他是否曾内心窃喜过,以为自己平安着陆。

2017年12月27日,江苏省纪委监委宣布他接受调查,他因此成为江苏省监委成立之后留置的第一个厅官。此时,他退休已经整整五年了。

2018年12月24日,江苏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省市县乡四级近两万名领导干部分别在主会场和市县分会场观看江苏省纪委监委制作的警示教育片,共同接受警示教育。郗同福作为反面典型,出现在了教育片中。

四天后,这场声势浩大的警示教育活动被记录在了江苏省委机关报《新华日报》上,其中关于郗同福的文字描写是这样的: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组成员郗同福亲情变味、迷失本心,带着自家开发团队肆意敛财,违纪和涉嫌违法金额以及伙同他人非法获利达7000余万元。

过去有人说,很多贪官早年家境都不好,因为穷怕了,贪起来就很可怕,毫无底线。这话,一度引起很大的争议,但在郗同福身上,不差分毫。

郗同福这么总结自己的贪得无厌:“我在这十几年时间里,时刻不忘为自己、为亲友谋取私利,没有条件时等机会创造条件,有条件时我绝不放过,就是老母鸡从家门前经过,我也要捉回家下个蛋后再放走。”

这句话,我看笑了好几次。

近些年,我看过好些落马官员的忏悔书,苦出身的一般会回忆自己悲惨的童年。按照郗同福吃百家饭长大的苦出身经历,他的忏悔书里应该会自称是“人民的儿子”:郗同福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父亲去世后,母亲改了嫁,年幼的他跟随祖母,常常食不果腹,经常靠着亲友接济过活,为了维持生计,甚至不得不在寒冬腊月出门乞讨。

这类落马贪官一般还会回忆自己早年的廉洁自律:参加工作之初,郗同福对自己严格要求,对家人也严加约束。有一年中秋节,司务长给他家送了二斤肉一条鱼,他回到家听说后严肃批评了家属,夫妻俩还为此吵了一架,气得自己半夜拎包回了单位。

随后,他们会剖析自己变坏的心路历程:在取得一些成绩、得到越来越多的夸奖后,尤其是看到自己辖区的商人们在自己的恩泽下一个个挥金如土、一掷千金后,心态慢慢变化了,觉得自己的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觉得商人们在自己的帮助下赚了那么多钱,分自己一些很正常。

于是,他们从早期的拒绝收礼慢慢变成了主动出击。

2019年9月25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

2004年,郗同福调任连云港市委常委、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随他一起“调动”的,还有其妻弟李某。看到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利润空间后,郗同福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在他的关照下,李某在连云港做了几个亿的工程业务,并拿了几百亩工业用地,变更为房地产用地后再转手卖出去,仅此一笔就赚了5000多万。

曾任江苏某集体所有制房地产企业法人代表的曹某,企业改制时因不是该企业原始法人,便找到李某请求郗同福出面,帮助其将公司改制到自己名下,并承诺将在企业发展的利润中拿出1个亿表示感谢。

2001年,在郗同福的鼎力相助下,曹某顺利将该企业收入囊中。2004年,郗同福调任连云港后,曹某也紧紧跟随。为了兑现之前承诺并得到进一步关照,曹某便拉着郗、李二人合作成立房产公司。按约定的30%股份比例,郗、李应当出资1715万元,而实际仅出资500万元,其余1215万元由曹某代为出资。不久,该公司在连云港开发房地产项目,郗同福在土地出让金缴纳等方面给予了充分关照。

2008年下半年,李某和郗同福商量后,向曹某提出退股和分红的要求,双方商定按30%的比例进行计算,并以房产进行折抵,郗、李二人共获得曹某开发的连云港某小区房产65套、车位30个。因为担心被查,这些退股分红所得的房产,没有一套登记在郗同福本人及其家人名下,但实际上背后所有人都是郗同福。

郗同福的家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其妻原是某单位机关党委副书记,对郗同福的所作所为不仅不加劝阻,还参与收受礼品礼金,甚至长期占用单位配给郗同福的公车;其女儿是一名律师,帮助出主意逃避审查,还宽慰郗同福:“你这点问题算不了什么,比你问题严重的人多着呢。”

贪官自述:老母鸡从家门前过,我也要捉回家下个蛋再放走-激流网

2018年12月,郗同福因犯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2019年5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贪得无厌,欲壑难填;罪有应得,活该如此。

褚朝新

2019年9月30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贪官自述:老母鸡从家门前过,我也要捉回家下个蛋再放走-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贪官自述:老母鸡从家门前过,我也要捉回家下个蛋再放走-激流网作者:褚朝新。来源:公众号  褚朝新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