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之地,渝郡之北,李太白所谓难于上青天之处,山高路险,出行多碍,故车马之所及,人行之所至, 莫不小心,如履薄冰,你我不碍,方得平安。

今虽有勇士凿山开道,无复有难于青天之叹,然行旅谨慎,谨遵法令,不可忘也。

然己亥盛夏,渝城道上,忽闻奇事。某日辰时,有女子,意气扬扬,艳装绛冠,纵高车于街衢,骋骏马于大道,远视之若木兰赴敌,近视之如哪吒闹海。

正纵横间,女子忽勒马回旋,力挽千里之速,急遏赤兔之奔,居然路中回头,一时行人惊骇,鬼神不安,土地战战,林木瑟瑟。

有识者曰:此女子市中回车,犯律令也。

女子正欲调马往回,奈何途中有马相碍,其马曰奇瑞,其主乃男子。

史记 保时捷童夫人传-激流网

女子大怒,目若喷炬,绛唇忿张,斥男子曰:尔驾此等劣马,若寒酸乞儿,居然与我并。

言毕,女子下马,施五步之怒,奋诛杀之威,批男子颊,脆然有声。

男子亦怒,奋臂而反,批女子颊者再,若雷霆击枯木,若霹雳诛弱柳,女子不能堪,冠缨索绝,风中飞逸,身则倾倒,大为狼狈。

行路或闻女子曰:吾纵横渝城之北久矣,凡所谓路律,于我不过虚设,若吾背律令,不过一言则销耳。

顷之,皆往有司,女子虽张狂,然致歉男子,交警曰:尔着冠行车,无故回车,当罚。乃罚金若干。

有好事者曰:此女子李姓,渝城某吏童夫人也,其车曰保时捷,旧车也。其纵车狂悖,违律久矣。其夫为小吏,若古之都头提辖类,职不甚高,然所居甚华。夫人好营商,颐指气使乃常事,尝殴老妪,其夫则默默,于夫人前不过唯诺而已。

交警曰:所谓一言可销罪录,狂言也,尔于过去以来,所种罪孽,皆录在案。

此事闻,渝城震,天下惊,皆曰:不意天下有此女子,视我路上律令如儿戏!

有司曰:其有何家世,有何关节,当查不贷。

前,有严春风者,亦一吏也,亦默默,或可安老户牖,然夫人鼻息干天,以一小事不如意,则呵天斥地,曰:不知我夫君乃大吏乎?其夫后乃以贿事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史记 保时捷童夫人传-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史记 保时捷童夫人传-激流网  (来源:刘备我祖。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