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8日,日本知名动画公司京都动画的一场大火已经带走了33个鲜活的生命,带走了漫画师们由灵感和心血凝结而成的手稿。消息一出,就引来了极大的关注,业界同行齐声哀悼,动漫迷们悲痛欲绝,人们纷纷报以叹息和同情。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网上也不乏对纵火者的咒骂,要求其下地狱、判死刑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这样的要求不能挽回失去的生命,只能作为我们情绪宣泄的出口。而痛定思痛,做好反思,才能有效防止这类惨剧再次发生。

一、消防安全合格的易燃易爆建筑物

根据NHK采访的幸存者的回忆,7月18日上午,紧随着一楼的争吵声和女性悲鸣声的是一声“咚”的巨大的爆炸声,接着就从螺旋楼梯上冒出了像蘑菇云一样的烟雾——烟雾像墨汁一般黑,转眼间遮蔽了周围的一切,人们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该名幸存者在二楼阳台避难的时候,热风从身后袭来,“救命”的呼喊声击溃人们的神经。

该回忆与消防专家的分析高度吻合:该建筑物共有三层,一层未被熏黑,说明是燃爆的主要楼;二层和三层都被熏黑了,外墙也发生脱落,说明当时温度非常高。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纵火男子携带汽油纵火之后,由于该建筑物的封闭性,其迅速发生了爆炸,浓烟滚滚,而动画工作室内大量堆积的可燃物成为火势蔓延不止的重要条件,室内温度短时间内迅速攀升。高温和弥漫在建筑物内的浓烟成为夺命的真凶。据媒体报道,33位遇难者中28人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NHK的报道称,起火地点是在一层的玄关,楼内遗体共25具,一层发现两具遗体,二楼发现11具;二层和三层之间的楼梯发现 1具;三层也发现11具,这些遗体都挤在三楼到天台的楼梯上。通往天台的门没有上锁,那些倒在三层楼梯上的人应该是想要从那里逃生,但不知为何倒在了生命之路的最后一步上。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尽管消防厅的报告认为京都动画工作室符合消防要求,然此次灾难还是免不了让人们对动画工作室的消防问题提出质疑。其一,京都动画的工作室是由旧居民楼改造而成,这样的建筑物的消防要求应该怎么来制定,适用于一般居民楼的消防要求对于京都动画工作室这样易燃易爆的地方是否过于宽松;其二,由遗体的分布情况来看,多数人选择向楼顶逃生,因为天台的门是可以打开的,但是上升过程中的浓烟和高温却让多数人倒在了通往天台的楼梯上,唯一的生命之路不料成为他们的死亡陷阱,以往的消防训练反而成了引导他们踏上地狱之路的死神。

追问动画工作室的消防问题绝不是要将灾难中的京都动画拿出来鞭尸,毕竟日本动画工作室存在消防隐患问题绝不是个例。事件发生后,诸多日本的动画人在推特上发声,对日本动画工作室的消防隐患问题提出质疑:

资深动画人ねこまたや竟想不出有哪家动画工作室的防火措施足够到位,能够考虑到火灾时的动线。他辗转多家动画工作室,也从来没有见过人们受过消防训练。倒是能想出万一着火那些工作室会有多可怕。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动画人兼演出家平松祯史观看新闻直播后指出,着火的的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虽然经过改装,但是建筑物自身已经非常老旧,在房子背后看到的也不像是后门,也就是说只有正门这一个出入口。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东京的动画公司亦是如此,老一点的杂居楼鲜有避难通道,就算有也可能会被桌子和架子堵住。避难通道少,在地震时人们很有可能无法及时逃脱。所以如果不留足通道和空间,会非常危险。

消防隐患突出已经成为动画师的职业风险,成为日本动画界的隐疾,就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向日本的动画师宣告“死神来了”,不知何时又会夺取无辜者的生命,酿成一场场人间惨剧。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日本的动画师而言,因消防隐患而潜在的火灾事故不过是其职业风险之一,贫困、失业、过劳死早已成为日本动画师不可言说的痛楚与辛酸。

二、二次元造梦师的血汗工厂

许多动漫迷喜欢日本动漫,除了喜欢其精美的画面以外,更喜欢作品本身传达出的热血、友情和爱的观念带给人的温暖和治愈的力量。但是打破次元壁的事情似乎永远不可能在现实发生,二次元世界里的爱和温暖似乎永远停留在了二次元,现实中的动画师们倒是由于常年生活困顿、过劳死等问题陷入焦虑、麻木与绝望之中。

根据日本动画师演出协会(JAniCA)于 2015年4月发布的《2015 日本动画从业者实况调查报告书》,日本动画师中只有35.1%的人签订了年合同(比较正规有保障的合同),其余或签订作品合同,或按工作量签约,都处于没有社保和没有福利的状态,对于动画公司来讲,这样可以压缩成本,节省一大笔开支,而对于动画师来讲,便意味着毫无保障,在完成工作后像被用完的抹布一样被抛弃。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收入方面,新人动画师的收入低是一个普遍的状况,其年收入仅有 110 万日元左右。2016年一位P.A. WORKS 公司的女画师在twitter上晒出了自己的工资条,爆料自己到手的超低工资。据工资条显示,该名画师的收入减去各项扣除后,7月和10月最后到手的工资只有100元和4430元,事后,该员工还被公司开除。日本正常大学毕业生第一年大概年收入 200万到 250万日元之间,而根据下图,大概还有 27.2%的动画师的年收入在这个平均水平以下。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动画师们的工作时长预示着他们过劳死的命运。报告中写道,动画师平均一天的工作时间是 11.03 小时,而一个月工作时间平均是 262.7 小时。与国内标准的5天8小时,每周40小时,每月 180 小时时间要求相比,多出将近一半的时间,这与996的工作时长不相上下。而调查显示,超过 260 小时的更是有 47.5%,此种劳动强度,只会让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大佬自愧不如,996工作制似乎的确太短了!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动画师们都是造梦师,笔下的角色流光溢彩,心中的世界梦幻迷人,他们用二次元的艺术为我们呈现出一个温暖有爱、有梦的世界,让我们在苦涩的生活中得到些许安慰。但是二次元里的温暖与爱似乎永远打不破次元壁的限制,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动画师们渐渐明白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对于自己的境遇,只能在几平米的小房间里摸着瘪瘪的肚子叹息:“反正动画师回家也只会画画和睡觉”。他们试图用热爱和梦想一遍遍地给自己打气,只要咬牙挺过难关,就可以在动漫世界里继续造梦。但是亲爱的造梦师们,热爱与梦想不过是精神鸦片,它让你们暂时将饥饿、过劳、辱骂等抛诸脑后,被鞭打的伤痕累累而不自知!它让你们遵从了公司的愿望,成为一架架画画的机器,而不是造梦的艺术家。

宣扬爱和友情的京都动画创作出许多制作优良的动漫作品,它们深受漫迷的青睐。可是漫迷们也许需要思考,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是那些温暖的角色和治愈的故事?是那些勤恳、灵巧、埋头作画的动画师?还是作为动画师们的血汗工厂的京都动画呢?

三、大火烧了数百年——劳工惨剧何时休?

1911年3月25日,美国纽约三角内衣厂大火。死亡的141名工人中,125名都是姑娘。满是易燃物的工厂困住了他们、年久失修的防火梯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一跃而下的24米的高楼成为他们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滚滚的浓烟夺走了他们最后一口呼吸,街上尸横遍地,楼内堆尸如山。

1993年11月19日,深圳致丽玩具厂大火,87名女工死亡。车间里裸露、错乱的电线时不时闪现着死亡的信号;散落一地的布条和化纤物幻化成火舌将他们缠绕;焊死窗口和安全出口的铁条也将她们的生机牢牢焊死,将她们困在这牢笼般的厂房里;通向场外的唯一通道狭窄又拥挤,层层叠叠堆满了冰冷的尸体。

2019年7月8日,日本京都动画工作室大火,死亡的33人中,有12名男性,20名女性,一名死者甚至被烧至辨认不出性别。旧房改造的建筑物再次成为困住他们的牢笼;通往生命的道路最终成为死亡的陷阱,将年轻的生命一一吞噬。

从制衣女工到造梦动画师,一场场大火将她们的命运串联起来。直到这时我们才发现,不是劳动者们不够努力,不够聪明,而是驱使他们的资本太过贪婪;直到这时我们才发现,不是制衣女工太过廉价,而是在资本面前,所有劳动者的生命都不值钱;直到这时我们才发现,原来工厂里站着入睡的工人和格子间敲着键盘,拿着画笔的白领似乎不是平行线。

从三角内衣厂到致丽玩具厂,再到京都动画工作室,一场大火烧了一百多年。百年来的劳动者们处境不是没有改善,但于灭火不过是徒然。

加诸劳工身上的灾难从来不能幻想靠其他人来改变,只有当女工们能够决定工厂的生产和管理,当动画师们可以在完备的保障下集中集体智慧进行自由创作的时候,才是劳工惨剧的终点。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大火之后:需要哀悼的是京都动画吗?-激流网(作者:皮皮。编辑:北大西洋暖流。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