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产阶级推翻整个资产阶级制度,否定私有财产,只不过是把社会已经提升为无产阶级的原则提升为社会的原则

过去的一切革命的占有都是有局限性的;个人的自主活动受到有限的生产工具和有限的交往的束缚,他们所占有的是这种有限的生产工具,因此他们只达到了新的局限性。他们的生产工具成了他们的财产,但是他们本身始终屈从于分工和自己所有的生产工具。在过去的一切占有制下,许多个人屈从干某种唯一的生产工具,在无产阶级的占有制下,许多生产工具应当受每一个个人支配,而财产则受所有的个人支配。现代的普遍交往不可能通过任何其他的途径受一个个人支配,只有通过受全部个人支配的途径。

其次,占有还受实现占有所必须采取的方式的制约。占有只有通过联合才能得到实现,由于无产阶级所固有的本性,这种联合只能是普遍性的,而且占有也只有通过革命才能得到实现,在革命中一方面旧生产方式和旧交往方式的权力以及旧社会结构的权力被打倒,另一方面无产阶级的普遍性质以及无产阶级为实现这种占有所必需的毅力得到发展,同时无产阶级将抛弃旧的社会地位所遗留给它的一切东西。

只有在这个阶段上,自主活动才同物质生活一致起来,而这点又是同个人向完整的个人的发展以及一切自发性的消除相适应的。同样,劳动转化为自主活动,同过去的被迫交往转化为所有个人作为真正个人参加的交往,也是相互适应的。

联合起来的个人对全部生产力总和的占有,消灭着私有制。但是过去,在历史上,这种或那种特殊的条件总是偶然的,而在现在,各个个人的孤独活动,即某一个个人所从事的特殊的私人活动,才是偶然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 年—1846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3 卷第 76—77 页。


有人责备我们共产党人,说我们要消灭人们亲自获得的、用自己的劳动获得的财产,消灭那种构成一切个人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的财产。

好一个劳动所得的、自力挣得的、用自己的劳动获得的财产!你们说的是资产阶级所有制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的、小农的所有制吗?那种所有制用不着我们去消灭,工业的发展早就把它消灭了,而且每天都还在消灭它。

或者,你们说的是现代的资产阶级的私有制吧?

但是,难道雇佣劳动,无产者的劳动,会给无产者创造出什么财产来吗?没有的事。这种劳动所创造的是资本,即剥削雇佣劳动的财产,亦即只有在不断产生出新的雇佣劳动来重新加以剥削的条件下才能增加起来的财产。现今的这种财产是在资本同雇佣劳动的对立中演进的。让我们来看看这种对立的两方面吧。

做一个资本家,这就是说他在生产中不仅占有一种纯粹个人的地位,而且占有一种社会的地位。资本是集体的产物,它只有通过社会许多成员的共同活动,而且归根到底也只有通过社会的全体成员的共同活动,才能动作起来。

由此可见,资本不是一种个人的力量,而是一种社会的力量。

所以,把资本变为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集体财产,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不过是所有制的社会性质。它将失掉它的阶级性质。

现在,我们再来看一看雇佣劳动。

雇佣劳动的平均价格是最低限度的工资,即工人为维持其为工人的生命所必需的一份生活资料。所以,雇佣工人靠自己劳动结果所占有的东西,只能勉强维持他的生命的再生产。这种直接供生命再生产用的劳动产品的个人占有,我们决不打算消灭它,因为这种占有并不会留下任何剩余东西能为什么人造成支配别人劳动的权力。我们要消灭的仅是这种占有的悲惨性质,它使工人仅仅为增殖资本而生活,并且只有在统治阶级的利益需要他生活的时候才能生活。

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活的劳动只不过是增殖已经积累的劳动的一种手段。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已经积累的劳动只不过是扩大、丰富和促进工人的生活过程的一种手段。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 年 121848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480—481 页。


如果资产者责备无产者说,他的(无产者的)合人情的任务就是每天工作十四小时,那么无产者完全有权用同样的话来回答:他的任务倒是要推翻整个资产阶级制度。

马克思和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 年—1846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3 卷第 327 页。


德国解放的实际可能性到底在哪里呢?

就在于形成一个被彻底的锁链束缚着的阶级,即形成一个非市民社会阶级的市民社会阶级,一个表明一切等级解体的等级,一个由于自己受的普遍苦难而具有普遍性质的领域,这个领域并不要求享有任何一种特殊权利,因为它的痛苦不是特殊的无权,而是一般无权,它不能再求助于历史权利,而只能求助于人权,它不是同德国国家制度的后果发生片面矛盾,而是同它的前提发生全面矛盾,最后,它是一个若不从其他一切社会领域解放出来并同时解放其他一切社会领域,就不能解放自己的领域,总之是这样一个领域,它本身表现了人的完全丧失,并因而只有通过人的完全恢复才能恢复自己。这个社会解体的结果,作为一个特殊等级来说,就是无产阶级。

无产阶级宣告现存世界制度的解体,只不过是揭示自己本身存在的秘密,因为它就是这个世界制度的实际解体。无产阶级要求否定私有财产,只不过是把社会已经提升为无产阶级的原则的东西,把未经无产阶级的协助、作为社会的否定结果而体现在它的身上,即无产阶级身上的东西提升为社会的原则。无产阶级对正在形成的世界所享有的权利和德国国王对已经形成的世界所享有的权利是一样的。德国国王把人民称为自己的人民,正像他把马叫做自己的马一样。国王宣布人民是他的私有财产,只不过表明私有财产的所有者就是国王这样一个事实。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1843 年—1844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 卷第 466—467 页。


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以后,由于自己的处境而觉醒起来的工人,也会取得具有极端重要意义的进步,从这时起,起来反对现存制度的就不是单个工人,或者顶多几百几千个工人,而是他们全体、一个有着自己特殊利益和原则的统一的阶级,他们团结一致地按照总的计划行动,同自己最后一个最凶恶的敌人——资产阶级进行战斗。

这次战斗的结局是十分清楚的。像贵族阶级和君主专制制度受到了中等阶级

的致命打击一样,资产阶级一定要被无产阶级打倒。

私有制也要和资产阶级一道被消灭,工人阶级的胜利将使一切阶级统治和等级统治一去不复返。

恩格斯:《保护关税制度还是自由贸易制度》(1847 年 8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69 页。


在世界各国当中,大不列颠是资本专横和劳动被奴役达到了顶点的国家。在任何一个国家中,对于拥有整批产业军的百万富翁和勉强度日的雇佣奴隶之间的中间阶层,都没有消灭得这样彻底。这里已经没有欧洲大陆各国那样的几乎在同等程度上依靠自己的财产和自己的劳动的人数众多的农民和手工业者阶级。在大不列颠,财产同劳动已经完全分离。因此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中,组成现代社会的两个阶级之间的战争部没有这样巨大的规模,没有这样清晰可见的轮廓。

正因为这样,大不列颠的工人阶级最先准备好并且最先负有使命来领导最终必然使劳动得到彻底解放的伟大运动。它所以如此,是因为它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地位,数量上的极大优势,过去的艰苦斗争的经验和现在的精神力量。

大不列颠的千百万工人第一个奠定了新社会的真实基础——把自然界的破坏力变成了人类的生产力的现代工业。英国工人阶级以不懈的毅力、流血流汗、绞尽脑汁,为使劳动变成高尚的事业并把劳动生产率提高到能造成产品普遍丰富的水平创造了物质前提。

英国工人阶级既然创造了现代工业的无穷无尽的生产力,也就实现了解放劳动的第一个条件。现在它应当实现解放劳动的第二个条件。它应当把这些生产财富的力量从垄断组织的无耻的枷锁下解放出来,使它们受生产者的集体监督,这些生产者直到今天还在听任自己劳动的产品本身转过来反对自己,变成压迫他们自己的工具。

工人阶级征服了自然,而现在它应当去征服人了。工人阶级有足够的力量来胜利地完成这个事业,但是需要把所有这些力量组织起来,在全国范围内把工人阶级组织起来——我认为这就是摆在工人议会面前的伟大而光荣的目标。

马克思:《给工人议会的信》(1854 年 3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0 卷第 133 一 134 页。



工人阶级并没有期望公社做出奇迹。他们并没有想 par decretdu peuple[靠人民的法令]来实现现成的乌托邦。他们知道,为了谋得自己的解放,同时达到现代社会由于本身经济发展而不可遏制地趋向着的更高形式,他们必须经过长期的斗争,必须经过一系列将把环境和人都完全改变的历史过程。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在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工人阶级充分认识到自己的历史使命,满怀着完成这种使命的英勇决心,所以他们能用鄙视的微笑回答奴才报人的粗野谩骂,回答好心肠的资产阶级空谈家的训诫,这些资产阶级空谈家用先知者万无一失的口吻宣讲其不学无术的滥调和宗派主义的臆造。

当巴黎公社亲自领导起革命的时候,当普通工人第一次敢于侵犯自己的“天然尊长”的管理特权,在空前艰难的条件下虚心、诚恳而卓有成效地执行了这个工作,并且他们所得报酬的最高额,据科学界一位权威说,还不及伦敦国民教育局一个秘书所得最低薪额的五分之一的时候,——旧世界看见像征劳动共和国的红旗在市政厅上空飘扬,简直气得发疯了。

这终究是工人阶级被公认为能够发挥社会首倡作用的唯一阶级的第一次革命;这是除了富有的资本家以外的巴黎中等阶级的广大阶层——小贩、手工业者和商人也都一致公认的。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71 年 4 月—5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7卷第 362—363 页。


由于选举改革草案,无论如何最近一个月你们的宣传工作又要活跃起来。冷热病得到了最早剧烈发作的机会,这很好。现在人们将稍微冷静地看待事物了。不管那里发生什么事情,政府和帝国议会必将使你们掌握新的武器,到明年,你们的人起码将有三十个,或者六十个进入议会。无产者参加这种陈腐的、划分为等级的会议!他们将向法国人证明,无产阶级并不是第四等级,像那些喜欢用错误的类推法的人所说的那样,而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完全现代的阶级,它不能同这个陈腐的、等级制的废物和平共处,而是要炸毁它,然后才能够着手解决他本身的任务——炸毁资产阶级。我一想到我们的人将首次出现在帝国议会就感到高兴。

恩格斯:《致维 •阿德勒》(1894 年 1 月 11 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39卷第 195 页。


二、无产阶级迟早一定会成为现代生产的主人

生活中新产生的、一天天成长的东西是不可战胜的,要阻止它的前进是不可能的,它的胜利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说,例如无产阶级,既然它已在生活中产生并一天天成长起来,那末不管它今天还怎样弱,怎样小,归根到底是会胜利的。反之,生活中死亡的、走向坟墓的东西是必遭失败的,这就是说,例如资产阶级,既然它在失去立足的基地,日益向后倒退,不管它今天还怎样强,怎样大,归根到底是要失败和走进坟墓的。由此就产生了一个著名的辩证原理:凡是真正存在的东西,即日益成长的东西,都是合理的。

斯大林:《无政府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附录)》(1906 年 6 月)。《斯大林全集》第 1 卷第 341—342 页。


历史告诉我们说:凡在社会生产中起主要作用并掌握主要生产职能的阶级或社会集团,经过一些时候必然成为这种生产的主人。有一个时期,即母权制时期,妇女被认为是生产的主人。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在当时的生产中,在原始的农业中,妇女在生产中起主要作用,她们担负着主要的职能,而男子则出没于森林,寻找野兽。后来一个时期,即父权制时期,男子在生产中占统治地位了。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呢?这是因为在当时的生产中,在以戈矛、套绳、弓箭为主要生产工具的牧畜经济中,男子起着主要作用……大规模的资本主义生产时期到来了,这时无产者开始在生产中起主要作用,一切主要生产职能都转入他们的手中,没有他们则生产一天也不能维持(且回忆一下总罢工吧),这时资本家不仅对生产无益,而且还妨碍了生产。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或者是一切的社会生活都要完全遭到破坏,或者是无产阶级迟早一定会成为现代生产的主人,成为这种生产的唯一所有者,成为这种生产的社会主义所有者。

为资本主义所有制作临终祈祷并确定地提出不是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这一问题的现代工业危机,使这个结论完全明显,并一目了然地揭露了资本家的寄生性和社会主义胜利的必然性。

历史又这样论证着马克思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必然性。

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并不是建立在悲天悯人的情感上,并不是建立在抽象的“正义”上,并不是建立在对无产阶级的热爱上,而是建立在上述的科学根据上。

这就是为什么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也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的缘故。

斯大林:《无政府主义还是社会主义》(1906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1卷第 310 一 311 页。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日益把大多数居民变为无产者,同时就造成一种在死亡的威胁下不得不去完成这个变革的力量。这种生产方式迫使人们日益把巨大的社会化的生产资料变为国家财产,同时它本身就指明完成这个变革的道路。无产阶级将取得国家政权,并且首先把生产资料变为国家财产。但是,这样一来它就消灭了作为无产阶级的自身,消灭了一切阶级差别和阶级对立,也消灭了作为国家的国家。

恩格斯:《反杜林论》(1876 年 91878 年 6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0卷第 305—306 页。


泰罗制(直接违背了它的创始人的本意)准备着这样一个时代的来临:这时无产阶级把全部社会生产掌握在自己手中,指定工人自己的委员会进行合理的分配和调整全部社会劳动。大生产、机器、铁路、电话——有了这一切就有充分的可能把组织起来的工人的工作时间缩短到现在的四分之一而保证他们享受到等于现在四倍的福利。

只要社会劳动从资本的奴役下解放出来,工人委员会就一定能在工会组织的协助下实行这种合理地分配社会劳动的原则。

列宁:《泰罗制是用机器奴役人的制度》(1914 年 8 月 13 日),《列宁全集》第 20 卷第 147 页。


无产阶级运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所有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手里,即集中在已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更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

要做到这一点,当然首先必须对所有权和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实行暴力的干涉,即采取这样一些措施,它们在经济上似乎是不够充分和没有效力的,但是在运动进程中它们却会越出本身,成为变革全部生产方式所不可避免的手段。

这些措施在各个不同的国家里当然会是各不相同的。

但是,在各个最先进的国家里几乎到处都可以采取下面的办法:

1.剥夺地产,把地租供国家支出之用。

2.征收高额累进税。

3.废除继承权。

4.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

5.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

6.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手里。

7.增加国营工厂和生产工具数量,按照总的计划来开垦荒地和改良土壤。

8.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在农业方面。

9.把农业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之间的差别逐步消灭。

10.对一切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工厂童工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等等。

在发展进程中,当阶级的差别已经消灭和全部生产集中在由各个成员组成的一个团体手里的时候,公众的权力就失去自己的政治性质。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用以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如果说无产阶级在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中一定要团结成为阶级,如果说它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并以统治阶级的资格运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那末它在消灭这种生产关系的同时,就消灭阶级对立存在的条件,就根本消灭一切阶级,从而也就一并消灭它自己这个阶级的统治。

代替那存在着各种阶级以及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一个以各个人自由发展为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的联合体。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 年 12 月—1848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489—491 页。


这个革命的进程将是怎样的呢?

首先无产阶级革命将建立民主制度,从而直接或间接地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在英国可以直接建立这种统治,因为那里的无产者现在已占人民的大多数,在法国和德国可以间接建立这种统治,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大多数人民不仅是无产者而且还有小农和城市小资产者,小农和小资产者正处在分化为无产阶级的过渡阶段,他们的一切政治利益的实现都愈来愈依赖无产阶级,因而他们一定很快就会同意无产阶级的要求。为此可能还需要新的斗争,但是,这次斗争必定以无产阶级的胜利而告终。

假如无产阶级不能立即利用民主来实行直接侵犯私有制和保证无产阶级生存的各种措施,那末,这种民主对于无产阶级就会毫无用处。这些由现有条件中必然产生出来的最主要的措施如下:

1.用累进税、高额遗产税、取消旁系亲属(兄弟、侄甥等)继承权、强制公债等来限制私有制。

2.一部分用国营工业竞争的办法,一部分直接用纸币购买的办法,逐步剥夺土地私有者、厂主以及铁路和海船所有者的财产。

3.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举行暴动反对大多数人民的叛乱分子的财产。

4.组织劳动或者让无产者在国家的田庄、工厂、作坊中工作,这样就会消除工人之间的相互竞争,并迫使残存的厂主付出的工资跟国家所付出的一样高。

5.直到私有制完全废除为止,对社会的一切成员实行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农业方面的产业军。

6.通过拥有国家资本的国家银行,把信贷系统和银钱业集中在国家手里。封闭一切私人银行和钱庄。

7.随着国家所拥有的资本和工人数目的增加而增加国营工厂、作坊、铁路、海船的数目,开垦一切荒地,改良已垦地的土质。

8.所有的儿童,从能够离开母亲照顾的时候起,由国家机关公费教育。把教育和工厂劳动结合起来。

9.在国有土地上建筑大厦,作为公民公社的公共住宅。公民公社将从事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将结合城市和乡村生活方式的优点而避免二者的偏颇和缺点。

10.拆毁一切不合卫生条件的、建筑得很坏的住宅和市街。

11.婚生子女和非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的遗产继承权。

12.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人民手里。

自然,所有这一切措施不能一下子都实行起来,但是它们将一个跟着一个实行。只要向私有制一发起猛烈的进攻,无产阶级就要被迫继续向前迈进,把全部资本,全部农业、全部工业、全部运输业和整个交换都愈来愈多地集中到国家手里。上述一切措施都是为了这一个目的。无产阶级的劳动将使国内生产力日益增长,随着这种增长,这些措施实现的可能性和由此而来的集中化程度也将相应地增长。最后,当全部资本,全部生产和全部交换都集中在人民手里的时候,私有制将自行灭亡,金钱将变成无用之物,生产增加了,人也改变了,那时,旧社会的各种关系的最后形式也才会消失。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 年 10 月—1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 卷第 367—368 页。


一个新的社会制度是可能实现的,在这个制度之下,现代的阶级差别将消逝;而且在这个制度之下——也许在经过一个短暂的,有些艰苦的,但无论如何在道义上很有益的过渡时期以后,——通过有计划地利用和进一步发展现有的巨大生产力,在人人都必须劳动的条件下,生活资料、享受资料、发展和表现一切体力和智力所需的资料,都将同等地、愈益充分地交归社会全体成员支配。至于工人们正日益充满决心地争取这个新的社会制度,那在大洋两岸都将由明天的 5 月 1日和 5 月 3 日的星期日来证明。

恩格斯:《卡 •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导言 》(1891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2 卷第 243 页。


正因为这样,社会民主党工人说:要消灭人民贫穷的唯一方法,就是自下而上地改变全国的现存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剥夺大地主的地产、厂主的工厂、银行家的货币资本,消灭他们的私有财产而转交给全国劳动人民。那时候,支配工人劳动的就不会是靠别人劳动过活的富人,而是工人自己和他们选出来的代表。那时候,共同劳动的成果以及各种技术改良和使用机器带来的好处,都由全体劳动者、全体工人来享受。那时候,财富会更快地增涨起来,因为工人替自己做工要比替资本家做工做得更好,工作时间将会缩短,工人的境况将会改善,工人的整个生活都会完全变样。

列宁:《给农村贫民》(1903 年 8 月),《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338 页。


如果在某个国家内,譬如在我国,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和推翻资本主义的有利条件已经具备,资本主义在工业中已经使生产资料集中到可以剥夺并转归社会所有的程度,可是那里的农业,虽然有了资本主义的发展,但却分散在人数众多的中小私有生产者之间,没有可能提出剥夺这些生产者的问题,那末,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该怎么办呢?

恩格斯的公式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且也不应当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公式是在另一个问题的基础上产生的,而这另一个问题就是,在一切生产资料公有化以后,商品生产的命运应当怎样。

于是就要问,如果可以公有化的不是一切生产资料,而仅仅是一部分生产资料,而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有利条件又已经具备,那该怎么办呢,——无产阶级是否应该夺取政权,在夺取政权以后是否必须立即消灭商品生产呢?

当然,不能把某些可怜的马克思主义者的意见当作答案,他们认为,在这样的条件下,应该拒绝夺取政权,应该等着资本主义使千百万中小生产者破产,把他们变为雇农,并使农业中的生产资料集中起来,只有在这以后,才可以提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和把一切生产资料公有化的问题。显然,马克思主义者是不能选择这样的“出路”的,如果他们不愿意使自己丢尽脸皮的话。

也不能把另一种可怜的马克思主义者的意见当作答案,他们认为,也许应该夺取政权,并且剥夺农村的中小生产者,把他们的生产资料公有化。马克思主义者也不能走这条荒谬和犯罪的道路,因为这样的道路会断送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任何可能性,会把农民长久地抛到无产阶级的敌人的阵营里去。

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1952 年 2 月),《斯大林文选》下第 579—580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无产阶级必将成为现代生产的主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无产阶级必将成为现代生产的主人-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