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四年,还经常统计一下落马的省部级官员的数量和名单,如今已经失去了整理统计的兴趣。但这个群体作为一个重度时政观察者的观察样本,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后,有些规律和教训还是可以总结的。

现在回头看,目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是在省部级岗位上落马的,但他的堕落史却很长,开始得也很早。若有心去梳理一下,你必然会发现多数在省部级岗位上落马的官员在担任厅级干部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贪腐了,有些隐藏得比较深的可能从处级岗位就开始“伸手”了。

这意味着,这些官员当年从正厅到副部的提拔都属于“带病提拔”。

有些不了解政治常识的读者,可能不太明白什么是“带病提拔“,我简单科普一下:这里说的“病”,是指官员存在违法违纪的问题,而不是真的说他的身体病了。一个官员,现在已经在贪污受贿,但他所在的组织和上级并不知情或者知情但包庇,不仅不查处,还提拔了他,这就是“带病提拔”。

2016年6月2日,时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被查。他的案子,是2017年5月31日在湖北荆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的,涉及的罪名有受贿、贪污、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最后被判无期徒刑。荆州中院的判决称,陈雪枫的问题主要发生在2000年至2015年担任永城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董事长、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等职务期间。

从法院认定的时间看,陈雪枫在厅级干部的位置上就开始违法犯罪了,贪腐的时间跨度长达15年,但步步高升,从副厅级被提拔到厅级,从厅级提拔到副部级,这些提拔都属于带病提拔。

今年2月份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的河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靳绥东,问题也多数不是在副主席的岗位上,而是在厅级岗位上。

2019年5月23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靳绥东受贿案。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9年至2018年,被告人靳绥东利用担任河南省安阳市副市长、市长,中共安阳市委书记,河南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提高项目容积率、亲属安排工作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434.375243万元。提请以受贿罪追究靳绥东的刑事责任。

靳绥东贪腐的时间跨度,长达19年。这19年里,他一步步从副厅级官员被提拔成了副省级官员。

如果细细研读一下河南省最近几年落马的其它省部级官员的卷宗,恐怕也无不是如此。

如果说“带病提拔”只是极个别现象,那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正儿八经来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如今摆在眼前的现实是绝大多数落马高官都是被“带病提拔”的,那么就需要正面面对并认真反思了。

有些“带病提拔”可能是因为当事官员隐藏得太深,大家确实不知道他有问题。比如骑着破烂自行车上下班的巨贪魏鹏远,伪装得太好了,确实不容易发现。有些官员的有些问题,是在事发多年后才暴露出来,“带病提拔”很难完全避免。但是,有些官员早就在主政的地方臭名昭著了,却依然被提拔,这就需要提拔他们的人好好反思了。

前些年,我写过一篇题为《在骂声里步步高升》的文章,但当时只是一种主观的判断,尚无十足的把握与底气,今天再次用这个标题写这篇文章就是有充足的事实依据了。放眼看去,这类官员成群结队。

7月2日,河南的《南阳网》发表了署名为段自霁的评论文章。文章说:预防地方领导片面追求政绩,而忽视民生工程的全面性、系统性建设也是重中之重。民生工程在规划设计之初既欠缺科学、民主的决策过程,又缺乏完善的市场调研和民意调查工作,导致工程建设中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和不足,是造成烂尾或是建好后无法使用人为原因。

剪了个彩、铲了锹土,就被浓墨重彩地写进了功劳簿-激流网剪了个彩、铲了锹土,就被浓墨重彩地写进了功劳簿-激流网

确实,有些地方官员,为了在二三年的任期里突击出政绩,为了能尽快升官,急功冒进,不惜牺牲老百姓和地方的长期发展利益,勾结不法商人大肆搞什么“先上车后买票”的项目,项目还没落地,他剪了个彩、拿着铁锹在奠基仪式上铲了一锹土,就被浓墨重彩地写到他的功劳簿上去了。

然后,他果然在老百姓的一片骂声里被提拔了。身后,留下一片狼籍……

褚朝新

2019年7月3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剪了个彩、铲了锹土,就被浓墨重彩地写进了功劳簿-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剪了个彩、铲了锹土,就被浓墨重彩地写进了功劳簿-激流网(作者:褚朝新。来源:公众号 褚朝新。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