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坐出租往返武汉的武昌区与江夏区。在武昌的辖区内,主干道沿线的房屋外都安装了景观灯,几个月前,这些房屋临街的墙面还都被粉刷了一遍。若不去计较到处轰隆隆的施工噪音,一路走来确实有几分繁华盛世的感觉。

在这恍惚的盛世幻觉里,总想起春节前去采访过的几个报亭摊主。最牵挂的,是刘静。

49岁的刘静,30岁下岗,为了有口饭吃开始摆地摊,妻子来自农村,没有工作,一家三口的唯一收入来源就是靠摆地摊。如今,儿子高一,正是花钱的时候。

城市的面子与百姓的肚子-激流网

摆了19年地摊,刘静卖过盗版碟、袜子内裤、玩具。这19年,也是与城管打游击斗智斗勇的19年。

2009年,武汉市搞便民自行车项目(鑫飞达项目,澎湃新闻有报道),夫妻两凑了3万,争取到一个便民自行车点,顺便卖点饮料和矿泉水之类的。社区干部说:你们两口子终于不用日晒雨淋被城管天天赶了。2014年,该有官方背景的项目破产,两口子的押金没拿回来。两口子,自此期待着能再有个合法的摊点能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

2014年10月31日,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在一份信访件上给时任武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李述永批示,“建报亭议过多次,望抓紧。”武汉市委宣传部随即明确由长江日报报业集团承担新型智能报刊亭建设任务,该报业集团随即成立了长江智能报刊亭营运公司。时任武汉市长唐良智、副市长秦军都直接以职务身份明确表示了支持建设报亭并批示要加快和推动报亭建设。

城市的面子与百姓的肚子-激流网

城市的面子与百姓的肚子-激流网

城市的面子与百姓的肚子-激流网

城市的面子与百姓的肚子-激流网

2014年11月26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倪子林召集武汉市委宣传部、发改委、交通委、城管委、长江日报集团等23个部门和机构开会。会议纪要要求,武汉市城管局负责报刊亭选点规划,还必须尽快完成报亭占道许可审批,同步完成报刊亭身广告信息发布审批手续,民政、新闻出版、食药监、工商负责支持办理相关证件。会议纪要还明确,将长江报亭项目纳入2015年市文化重大项目,制订明确的扶持计划,对建设报刊亭涉及的占道费、道路挖掘修复费、门前三包费、垃圾转运费等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相关部门要在政策范围内能免则免,税务部门要尽可能减轻税负,发改、财政等部门要争取专项资金支持,市财政还可视情况给予资金扶持。

2014年,长江日报拿着领导的批示、政府的文件开始招标建设,中标的企业华影时代国际文化创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很快把报亭租出去了。2016年第一批报亭开始投入运营,武汉市甚至请了副国级官员参与开业剪彩。

刘静夫妇、有了自己的新报亭,卖点书报烟水。为了租报亭,刘静夫妇到银行贷款了10万,每个月必须还贷2600元。

“街坊们都祝贺,说我们鸟枪换炮了。”刘静夫妇一度有了日子好起来的感觉。

刘静夫妇的好日子没过多久,武汉市江岸区、江汉区、武昌区、洪山区等几个中心城区开始强拆报亭,有些报亭甚至被一群穿着便衣的男子指挥着吊车给偷走了。报警,警察也没辙。

担心报亭也被偷走,刘静夫妇两口子不得不24小时守在报亭里。我去探访他们的时候,正是武汉最冷的时节,报亭里没有暖气、没有空调,刘静不得不冒着严寒通宵睡在报亭里。

为了生计,刘静还偶尔去跑一下代驾。他一离开,妻子不得不一个人守报亭。做为一个女同志,她有点难为情地告诉我:不敢去上厕所,有时候憋尿一憋几个小时。刘静也不好过,在家里只要听到楼下有动静就赶紧冲到窗户边看,担心是来强拆报亭的。

“我觉得自己快要神经了。”刘静说,报亭一旦被强拆,一家三口将失去生活来源,他可能不得不恢复成摆地摊与城管打游击的状态。

省部级官员说要搞的报亭、市人民政府发文推动发展的项目、十几个部门联合扶持建起来的报亭、一群摆地摊为生的人借钱贷款租下来的报亭,这才运作了两年,就开始偷偷摸摸强拆甚至“偷”了。

三月份,我写了一篇文章说这件事,很多读者悄悄给我留言,说是因为武汉要筹办一个大型的运动会要整顿市容市貌才有这一出。

这些事,我何曾不晓得,只是做为一个武汉人,也希望大型的活动给武汉带来一些发展的机会,故意不提而已。可是,在城市的面子与老百姓的肚子发生冲突的时候,我觉得城市的面子固然也很重要,老百姓的肚子也同样很重要,不能为了城市的面子就不顾老百姓的肚子。加上一些基层的所谓执法者毫无悲悯之心,态度粗暴、行为卑劣。

所以,看着满城的灯火,我愈发难受:他们宁可把天文数字的钱花去装点门面也不愿惠及刘静这类在街头冒着酷暑严寒讨口饭吃的人们。我也好奇,等到将来世界各地的运动健儿到了武汉知道这些事情了,他们会怎么看待武汉满城绚烂的灯光。

褚朝新

2019年5月2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城市的面子与百姓的肚子-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城市的面子与百姓的肚子-激流网(来源:  褚朝新。责任编辑:周寒)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