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扫黑除恶”的话题频频走红,不是因为国家专项斗争走向了纵深,而是被部分基层机关扭向了意想不到的方向:失独家庭、拆迁上访户、乃至医生、记者、教师,竟纷纷被列入“扫黑除恶”的重点工作对象。

现实证明,这些近乎笑话的任性划分,可能不仅仅停留在展板上。

3月末,内蒙古呼和浩特某健身中心突然停业,造成百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铁肩担道义,记者义不容辞,此事件被内蒙古晨报予以报道,事后据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帮人帮到底,内蒙古晨报记者于是继续跟进采访,不想却遭到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曝光的录音中,杨副所长口出一连串狂言,包括:“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什么?吓唬谁呢?”当记者表示将如实报道,杨副所长回答称:“我告诉你,你报道,我就给扫黑除恶办打电话!咱们看看谁怕谁!”

还有的聊吗?记者的武器只有一支笔,最多只能作用于舆论,还不一定能火。而政府机关却手握实权,拥有物理消除隐患的真实力量,扫黑除恶办直接可以联动公检法,专项斗争赋予了强大的资源,正如杨副所长脱口而出地扬言:“咱们看看谁怕谁?”

“我报道你”和“我直接办你”,显然不是一个威慑级别,从杨副所长急着报案的样子,好像是官员受到了无良记者的勒索,然而对照其真实力度,谁在威胁谁呢?

那么记者有没有以不正当手段威胁到副所长?——从常理分析,健身卡事件不过是最寻常的民生纠纷,受害方是百余名学生,几乎不存在为黑恶势力代言的利益空间,除非你把维权学生也当做黑恶势力?

涉事工商所是直接的监管协调机构,记者跟进采访不找你找谁?这是记者的正当工作,也是报纸媒体的正当职责。当然,官员也有权拒绝采访,但拒绝的权利不包括口出恶言。民生记者又不是狗仔队存心蹲你,有事儿才找你,没事儿谁会骚扰你呢?

如今基层机构都在改作风,因态度恶劣被曝光的案例此起彼伏,这么多经验教训的背景之下,这位副所长不改狂妄任性,实在令人大跌眼镜。说他不与时俱进吧,还知道最新的专项斗争,竟拿“扫黑除恶”当做对抗媒体监督的武器,也实在是讽刺,若真因这点事把记者给收拾了,究竟谁才算黑算恶?

本来当地就能圆满解决的小事,因为官员的狂言而被捅到了外地媒体,杨副所长的厥词喧宾夺主,健身卡问题反倒退居其次了。

今日杨黎军回应新京报称:“我没说过,我根本就没说过这些话!”——真是醉了,难道录音是伪造的?杨副所长这样解释:“他掐头去尾……”

就算掐头去尾,也不等于不存在呀?——副所长的逻辑把新京报记者都整蒙了,然而继续求解,副所长又不耐烦了,以工作忙为由匆匆挂断了电话。记者又向内蒙古晨报方面求证,其负责人称录音不存在掐头去尾(新京报)。

翻到内蒙古晨报的官微,有此次通话录音的完整版本,似乎为了避免剪辑嫌疑,从记者自报家门开始,一直放到中断通话后忘记关机,长达一分多钟裤兜摩擦的噪音都没有删,以证明一刀未剪……真是随口泼脏水,辟谣跑断腿,为了自证清白,也是不容易,如果被逮住所谓掐头去尾的瑕疵,说不定真把你当黑恶势力给办了。

部分基层机关厌恶舆论监督,并不是新鲜事。在如此心态的官员眼里,失独家庭、拆迁上访户、媒体记者……大约都是刺儿头、讨厌货,恨不得快刀斩乱麻以治之。而“扫黑除恶”专项运动,似乎正好提供了一个名目,各地不约而同悄悄偷换了概念,真正的黑恶势力不扫,专扫给他们带来麻烦的老百姓、维权者、监督者,个别地方不慎泄露的宣传展板,原来是不折不扣的真相?实在令群众恐惧和心寒。

最新后续: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今晨宣布处理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晨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但是不坏事,就没有这样的工作效率。健身卡屁大点事,本来几分钟现场办公就能解决,拖了半个多月,折掉一位副所长,还要成立工作专班……健身房老板都吓傻了吧,“扫黑除恶办”随时应招,会不会把气撒到他身上?

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个别官员的懒政、滥权擦屁股。整个基层政府的名誉,被狠狠坑了一回。然后全体干部职工,还得陪着上学习班打针吃药……何必如此?基层职工手里又没权,想唬人也不敢拿“扫黑除恶办”当后盾。关键还是治理手握实权的干部们,不同机构间互相联系的资源,是用来提高效率、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信手拈来吓唬老百姓的。关键要把官员心态扭转为服务心态,对百姓敬畏,对监督敬畏,别再居高临下对上帝讲话。

同时要规范各部门间的联系通道,尤其像扫黑除恶办、公检法等执法机构,必须保持相对独立,为百姓服务第一,而不是随时听候官员差遣,这是最关键的。如果不按程序办案,必然成为各机关滥权的靠山。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谁要对记者“扫黑除恶”?-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谁要对记者“扫黑除恶”?-激流网(来源:纸上建筑。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