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Ivysyn

翻译︱老蝉、赵国庆

校对︱子牛、菜菜、阐释者

正确看待清真寺射击——全球资本主义,帝国和白人优越论-激流网

分析认为,最近发生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实施的暴力,是全球资本主义及其压迫的产物。

据新闻报道,昨晚(当地时间2019年3月16日),新西兰的两座清真寺被一名白人种族主义者袭击。袭击者穿着军装,携带四件武器,还配备着爆炸装置。这次袭击非常残暴——49人遇难,还有更多的人受伤。一名男子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描述道,他在躲避袭击的过程中,有血溅到了他的身上。凶手在互联网上直播了整个袭击过程。即使是主流媒体,也将这次袭击和越来越广泛的白人种族主义潮流联系在一起。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中央情报局公布的数据表明,仅在2017年,基于仇恨的犯罪数量上升了17%。让人感到讽刺的是中央情报局正是镇压有色人种解放运动的美国机构之一。美国广播公司还报道称,“反恐专家”提出,过去十年里,美国发生的70%的恐怖袭击都是由白人种族主义者或极右分子发动的(山姆·哈里斯对此肯定很头疼。他是美国著名哲学家、神经科学家和无神论者/反神论者,被称为新无神论的四骑士之一——译者注)。可惜的是,主流媒体的叙述在这里并非无懈可击。尽管在美国广播公司的报道中,特朗普总统自信地断言——白人种族主义只是一小撮人在小打小闹,但这个判断显然是错误的,它认识不到大局。在美国广播公司的叙述中,白人种族主义只是一批正在上升的仇恨思潮,并不是全球资本主义政治经济体系所公开使用的统治工具。

种族主义不仅仅是态度问题,也不止于一种偏见。它从诞生伊始就是一个社会的控制系统,并一直延续至今。它是一种社会等级制度,以社会建构的“皮肤白色程度”为基础,给予那些符合这一标准的人们社会、经济和政治权力。而依据这一社会建构标准,那些有色人种则成为所谓的“他者”,被排斥出权力分配之外。种族主义起源于资本主义经济从欧洲向外扩张的历史时期,那些今天被认为是“白人”的人们征服有色人种的土地,把有色人种的社会降格成殖民地,以便赤裸裸地进行经济剥削和文化、政治的控制。这一过程总是伴随着大量对土著居民的屠杀,对有色人种的奴役来榨取免费劳动力。为了给这种统治提供合法性,殖民者们想出了一个“伪身份”:白人——这一概念使得他们可以拥有居于有色人种之上的基本人类价值。白人是完满的人,而有色人种则不是。他们是另一种人,是不同的,于是用不同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也是很合理的。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官方的殖民主义被废除了,但殖民主义仍然作为一种权力体系而存在。之前的殖民者国家,现在仍然是经济上、地缘政治上的强国,而那些之前是殖民地的国家,即便他们有独立国家的地位,但仍然在地缘政治和经济上处于完全的从属地位。官方的殖民体系使“中心”国家能够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变得极其强大,以至于“外围”或半外围国家永远处于一个边缘化的地位。

既然殖民主义仍然存在,种族主义也是如此。只是现在,它伪装在了后种族主义(也就是种族主义已经不存在了)的和谐面纱之下。虽然白人的确控制着巨大的财富和权力,国家的确将有色人种当罪犯看待,有色人种也的确仍被视为与白人本质上不同的人,但是!在公开场合公然表达种族主义的观点就不太礼貌了。因此,蒙着意识形态面纱的进步(而非实际的进步)笼罩着21世纪白人霸权的现实。今天最尖锐的种族主义形式之一就是对伊斯兰教的仇视。说出这句话时,许多人的反应都是“伊斯兰教是一种宗教,而非种族,非阿拉伯人也可以是穆斯林!”。所有这些都是忽视了伊斯兰教在西方种族化的现状。自9·11事件发生以来,美国以及很多其他的西方国家就已经构建起穆斯林即阿拉伯恐怖主义分子的形象。甚至在2001年的事件发生之前,美国电影就经常将阿拉伯人刻画成狡诈、良心泯灭、甚至十分愚蠢的角色。

白人种族主义之所以兴起,还有他们之所以将自己的仇恨引向穆斯林,是因为他们生活的制度就是种族主义的制度。如果只是责备伤害他人的个体,不去指向整个制度,就无法阻止种族制度继续生产出暴力的种族主义者。美国和整个西方帝国集团在这20多年来一直利用“伊斯兰恐惧症”来搞垮中东国家,积累资源,从而保持在全球的竞争力和经济优势。自9·11以来,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就一直在美国肆虐,政府甚至以伊斯兰恐惧症的名义逮捕、拘留和驱逐穆斯林。虽然白人种族主义者确实是我们的敌人,但他们只是“幕后黑手”所操纵的枪手。我们应该记得,最近枪击事件的枪手将特朗普总统称为“白人身份”的力量,而美国总统是资本主义最具权力的政治代表。殖民主义以及它的现代化身——新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本身,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机制。

官方的殖民主义利用种族主义作为意识形态的正当性,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资本主义,而新殖民主义再次将种族主义与现代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结合在一起。如果我们不结束这些种族主义、殖民主义和全球化的资本主义,这种可怕的暴力将会一直持续下去。所谓多元文化的资本主义本质上就是一种矛盾,因为资本主义要通过压榨劳动力才能产生越来越多的利润,这意味着一些集团总是要去支配另一群人。我们要创造一个没有种族分类、没有“白人至上”、没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世界,创造一个人们平等相待,一起合作组织生产、分配和社会事务的世界。朝着这样一个世界努力的关键之一就是保护当下的边缘群体。社区必须要保护有色人种,展开社会斗争,争取有色人种实现自治,真正解决自己的问题;并建立民兵组织,建造基础设施,以此抵御种族主义者的暴力袭击。为了一个反白人种族主义的公正社会,革命和斗争始于你我。

原文链接:http://libcom.org/blog/global-capitalism-empire-white-supremacy-mosque-shooting-perspective-17032019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正确看待清真寺射击——全球资本主义,帝国和白人优越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正确看待清真寺射击——全球资本主义,帝国和白人优越论-激流网(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