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3日,兴业矿业(000426.SZ)旗下全资子公司银漫矿业发生矿难。根据兴业矿业2月26日午间披露的最新数据:截至目前,事故已造成22人死亡,28名受伤人员正在接受救治。

不仅如此,根据2月26日银漫矿业收到的地方政府应急管理部门通知,兴业矿业全资子公司融冠矿业、锡林矿业,以及乾金达矿业都应停工停产停建。

乾金达矿业目前处于在建阶段未投产,而融冠矿业、锡林矿业在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占比分别为35.79%、10.60%,二者上述累积营收约为8.28亿元。此次停工停产停建无异于雪上加霜。

内蒙古赤峰首富、兴业矿业老板吉兴业的银山一夜之间变成了黑天鹅。此次矿难将对兴业矿业现金流和经营性利润产生不利影响,只是暂时还无法准确预计。

由于事涉人命关天,自然也在资本市场产生不小的影响。2月26日早间开盘兴业矿业股价依然低开低走,坑了众多股民。

此外,此次矿难也可能导致吉首富完成业绩承诺无望,还会坑了兴业矿业背后的“中植系”“新湖系”等资本大佬。

又见矿难和地方大佬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是人们对内蒙古的固有认知。近些年,因其丰富的矿藏缔造了一批因矿而兴的城市,也出现了一批“家里有矿”的富豪。

赤峰就是其中“因矿而兴”的佼佼者,吉兴业则是其中因“家里有矿”的富豪。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今年刚好60岁的吉兴业被人称为“赤峰首富”。

2019年2月23日发生矿难的银漫矿业是兴业矿业(000426.SZ)全资子公司。吉兴业正是兴业矿业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

银漫矿业2005年成立于锡林郭勒盟,许可经营项目为锌、铅、银、铜、锡采矿、选矿及销售,经过多年发展现生产规模达165万吨/年。

在被正式装入上市公司成为兴业矿业全资子公司之前,银漫矿业实际由吉兴业家族实际控制,基本上是吉氏家族私人产业。2016年,兴业矿业正式将银漫矿业收购,双方还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

据说吉兴业为人低调,之前外界除了他的“赤峰首富”称号之外,其它知之甚少。直到兴业集团谋求上市时,关于吉兴业的信息才渐渐丰富。吉兴业发家于银锌矿和铅锌矿,随着逐渐壮大收购了内蒙和河南的一些矿场,2001年创立了兴业集团的前身兴业矿业公司。2008吉兴业坐实了赤峰首富的宝座,当年福布斯发布的中国富豪榜,吉兴业家族排名252位。

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来源:天眼查

2010年,因屡次资产重组不顺的富龙热电看到了希望,同属赤峰的矿业巨头兴业集团正在谋求登录资本市场。双方一拍即合,兴业集团借壳富龙热电实现了上市。

近期,有色金属板块一路上涨,同时受白银价格上涨预期,正当股民热切期盼着相关股票也能有所表现的时候,兴业矿业爆出了矿难黑天鹅事件。

兴业矿业的股吧也炸了锅,“踩雷”、“跌停”、“退市”不绝于耳。然而,踩雷的何止股民,一些基金、券商、私募也赫然在列。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截至2月21日兴业矿业(000426.SZ)拥有总股东数为4.41万,较上期还有3.47%的上涨。而机构方面北信瑞丰基金、上海中汇金瑞的私募基金等赫然在列。

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来源:同花顺截图

正在人们热议这个是不是会成为2018年的长生生物的时候,一些券商因之前出具的研报而显得尴尬。

包括华泰、西南、民生证券等主流券商曾纷纷给予兴业矿业增持、买入等建议。这次突发事件也给这些券商一个措手不及。真是应了那句网络流行语:我反手就给你点了个赞。

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来源:同花顺截图

业绩对赌恐又遭矿难狙击

银漫矿业拥有丰富的矿藏。根据2016年一份评估报告显示,银漫矿业矿石核定储量6360.22万吨;开采矿种包括锌矿、铅、银、铜、锡;有效开采期限为13年。

根据2019年1月31日兴业矿业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来看,净利同比增长6.2%-32.75%,增长主要受益于子公司银漫矿业2500吨/日铜锡系列技改工程完成且已达到设计要求,银、铜、锡金属产销量同比增加。

有报道甚至声称银漫矿业拥有中国最大的单体银矿,就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致电矿业协会相关人士,对方承诺咨询相关专家后会第一时间给予答复。

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银漫矿业的盈利能力也不容小视。2018年前三季度,银漫矿业实现营业收入占兴业矿业营业收入总额的51.85%,实现净利润占公司净利润总额的70.12%。

2016年兴业矿业(000426.SZ)以24亿元购得银漫矿业,而被上市公司看重的正是它的盈利能力。吉兴业家族作为银漫矿业被收购之前的持有人,曾承诺三年盈利13亿。

如果不出现此次矿难,根据已公布的数据来看,银漫矿业很大程度上能超额兑现承诺。只是,过往不容假设。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这已经不是银漫矿业第一次出现安全责任事故。在兴业矿业收购过程中因安全问题甚至一度叫停。兴业矿业之前收购的唐河时代因安全事故也曾遭到处罚,并且对业绩承诺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

2018年4月28日,兴业矿业(000426.SZ)发布公告称兴业集团已就唐河时代履行了业绩补偿协议,补偿金额为7924.68万元。

关于唐河时代是否复产,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致电唐河县政务服务中心,对方称不太清楚,一切以政府公示为准。查询兴业矿业公告,并未发现关于唐河时代复产的公告。唐河时代安全事故造成多大的损害还未知。

对于此次银漫矿难事件,同样如此。2019年2月25日,兴业矿业在公告中也明确指出“如银漫矿业长期无法正常生产,将会对公司未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兴业集团的官网上赫然写着公司安全理念:安全等于365天,365天减1等于0。只是,在接连发生安全事故后不知道当家人吉兴业作何感想。

中植系、新湖系被牵连

这一次矿难影响的不仅是吉兴业及旗下企业,竟然也会出人意料地影响到背后更大的资本系族——中植系、新湖系。

在2011年底2012年初通过借壳富龙热电实现上市之后,恰巧有色金属行业处于低谷,兴业矿业现金流吃紧。于是,2013年兴业矿业完成一笔10亿元定增,西北矿业参与定增并一举成为兴业矿业第二大股东。根据最新的股权结构显示,西北矿业持有9.59%,仍是兴业矿业第二大股东。

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西北矿业,正是中植系旗下矿产板块核心公司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6月,中融信托先后多次成立信托计划募集资金为“中植系”所用,最终占股65%成为西北矿业第一大股东。值得一提的是,“中植系”的朋友圈成员之一新湖中宝(600208.SH)则以7.5亿元买入其余股权。

自1997年开始,中植集团依靠兼并、收购不良资产,在造纸、房地产开发,产业投资、矿业投资等诸多领域都有所涉猎,还与众多地方合作开展公路、水利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

2002年,随着入主中融信托,“中植系”逐渐进入金融领域,完成了由实业到金控帝国的转变。此外,“中植系”在资本市场也收获颇丰。数年间,庞大而又神秘的“中植系”已经“枝繁叶茂”。

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中植系实业、金融、资本市场布局

说起“新湖系”,很多人也不陌生,参股多家A股上市公司。新湖集团原本以地产发家,黄伟依托手中的金融资产不断向地产输血。相继控股新湖创业(已与新湖中宝合并)、新湖中宝及哈高科,形成了闻名资本市场的“新湖系”。

近10年来,新湖系实施了一轮又一轮并购扩张,大手笔不断。如2009年,新湖中宝斥资3.52亿元入股大智慧获得11%股权,投资1.35亿元获得浙江新兰德置业49%股权,2012年耗资7.5亿元揽下西北矿业34.40%股权。

然而,“新湖系”实际控制人黄伟却带有几分神秘。外界更多的是习惯在福布斯富豪榜上看到他的财富数字。2018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单上,黄伟、李萍夫妇以117亿元的个人财富,位列第166位。

“二股东”中植系曾因矿而兴

吉兴业家族与“中植系”有多次合作。如上文所述,“中植系”“新湖系”通过西北矿业就与吉兴业家族实现了亲密合作。

西北矿业65.6%的股权被江阴长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拥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该公司的实际控制公司正是“中植系”公司。

西北矿业为兴业矿业的二股东,而成为上市公司“二股东”正是“中植系”最为人熟悉的标签,或许也是它赖以做大的秘诀。

回看近年比较典型的“操作”例子——中南重工。2015年1月23日,中南重工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作价10亿元向包括中植资本在内的企业及多名原股东收购大唐辉煌100%股权,并向常州京控发行股份募集不超过1.74亿元配套资金。

而中植资本2013年7月通过认购大唐辉煌的增发股份,持股大唐辉煌25%的股份。加之此后中植资本受让中南重工大股东的1751.55万股持股,中植资本耗资3.4亿元,在三年后出让股权给中融鼎新的总价19.1亿元。中植资本的投资收益颇为丰厚。

看似低调,实际上在资本运作中“中植系”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其娴熟的操作手法同样用在了运作许多矿业上市公司。参与兴业矿业定增也被视为“中植系”模式的典型案例。

可查资料显示,“中植系”迄今为止的巨量资产版图中,包括A、H股在内,持股的上市公司共计超过30家,并布局了期货、基金、保险,以及数十家租赁、典当、小贷、PE、财富管理等类金融企业。

天眼查显示,解直锟通过五层架构控股西北矿业。西北矿业目前旗下拥有六家矿业公司,采矿证多达数十个。

如果说“中植系”入主西北矿业只是其资本运作模式的普通手法,那么与之方式类似的矿业资产和金融牌照的资产证券化,则帮助“中植系”实现超常规扩张。你认为此次银漫矿难是否会影响到“中植系”对矿业的投资态度呢?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内蒙矿难背后的资本江湖,潜行的“中植系”、“新湖系”露出水面-激流网作者:鹿凯、段琳玉。来源:野马财经。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