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押金的人与资本寒冬同在-激流网

共享汽车败局迹象愈发明朗。自友友用车、EZZY、麻瓜出行、巴歌出行等相继倒下后,共享汽车公司途歌资金遇难、大面积欠薪、停运,有车出行大面积裁员、押金难退,试运营一年的美团共享汽车也暂停试点……伴随着共享汽车寒潮的蔓延,最受伤的还是用户。

时至岁末,众多用户的押金仍悬而未决,除了抱怨、抵抗之外,退押金的人们也企图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然而,最终能否达成期许,还是个谜。

挡不住的退押金潮

自2018年末,途歌也陷入资金漩涡中,被押金难退、拖欠员工薪资和供应商货款等负面消息缠绕。

“你也是来退押金的吗?”1月初,盒饭财经探访位于北京昆泰大厦的途歌总部,这里每天都会有用户前来退押金,看到我们便上前询问,并拉我们加入维权群。

途歌已经成为了大厦里的“知名”公司,不少前来退押金的用户都找错了门,误将B座看成了A座,这不得不让位于A座14层的公司门前高挂一块提示牌:“这里是A座,‘途歌’在B座,下楼出门旁边楼!”

退押金的人与资本寒冬同在-激流网(胖头鱼供图)

在途歌总部内,一些用户大多带着怒气而来,“什么时候能退”是问得最多的问题。然而,这样的问题即便带来现场也不能给出答案,因为这里也只有一名负责登记退押金用户信息的员工。

就在探访前不久,途歌创始人王利峰被一众用户围堵在派出所内待了个通宵,途歌办公室内物品曾遭用户打砸,例如砸烂花盆、搬电脑。这名负责登记退押金信息的员工说,打砸办公用品没有用,这些办公用品是租的,闹事后就被租赁公司收走了,途歌的汽车也是租的,出现资金问题后,也被租赁公司收走了。

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曾当众承认,途歌的地勤、员工、车辆都做调整,之前北京运营车辆有1800辆,但现在只剩下不到300辆,而且还有很多车辆被上锁,被贴上“欠钱不还”的字条,以至于无车可用。

被用户围堵时,王利峰表示目前确实没有正常退还押金,公司出现问题,正在调整。他承诺会按照在APP上提交的顺序依次退还,希望用户耐心等待。对于他的承诺,在场用户却高喊着“不相信”。

按照王利峰的承诺,用户拿到押金退款至少要到2019年5月,如今这个时间恐怕要更长。有媒体计算,以途歌近200万用户计算,如每天只能退款15人,退完需300多年。

与ofo的99元押金不同,途歌押金是1500元,数额较大,用户更为在意。现场唯一的工作人员自己已被拖欠了数月工资,且自己1500元的押金也未能退还,现在一心等着年底发工资。在登记册上,截止下午4点,当天有超过80名用户来到现场申请退押金。

退押金的人与资本寒冬同在-激流网(1月3日现场登记册)

实际上,在大规模围堵王利峰到派出所之前的一个月,王利峰就被小部分用户在地下车库围堵过。据当时围堵的一名用户说,王利峰答应在场的用户押金一周内退还,结果只有这名用户押金未退,因此才又不得不前来途歌总部再次填写自身信息,并备注王利峰此前承诺。

当日,在现场填写退押金信息的用户中,还有一位女士违章未交罚款,她一边写着信息一边说:“什么时候退了押金,什么时候交罚款,要不然1500块的押金没退,又白搭200块。”她在临走时还说道,“罚款可以在押金里扣,给我1300块就行。”

即便是登记在册,时隔近一月,目前大部分用户的押金也未能退还。

退押金的人与资本寒冬同在-激流网

久病成医的用户们

一边是用户们不断前来退押金,另一边途歌名下资产也不断遭到冻结。

此前,法院冻结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和卓尼商诗(天津)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银行账户存款共计逾266万元。不久,应申请人深圳市万车汇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提交的财产保全申请,冻结被申请人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途歌出行运营主体)名下价值24.3万元财产。

ofo押金事件早已令不少用户对此类事件司空见惯,在途歌用户维权的QQ群内,有用户计算,一个人1500元押金,一个500人的群就有75万元押金,只一个群的押金就要退33天,这样的群,数量并不在少数。

目前,途歌APP内已一车难寻,一些用户此前还曾提议,将途歌汽车轮胎、雨刷等拆了,“能卖钱的卖钱,能砸的砸了,不能给它留个‘全尸’”。

最新消息是途歌总部已经关门,办公室租期已到,楼内空无一人。退押金事件当然不止ofo、途歌,它们背后还有更多已经或正在陷入押金风波的公司,即便人去楼空,但退押金的人仍穷追不舍,各个群里活跃着同一群人的身影。

退押金的人与资本寒冬同在-激流网(维权群内“法律文书”截图)

所谓久病成医,有些人开始了解了一些行业内消息,纠纠缠绕在一些诉讼里,也变成了“律师”。在维权群里成了“半仙”,在各个群里都有人传播“法律知识”,以过来人的身份,积极自发组织上法庭,找律师,企图集结更多人的力量,吸引监管部门和执法部门的注意。

退押金的人与资本寒冬同在-激流网(用户在群里晒出的“法院传票”截图)

“这事到现在,舆论和行政投诉都没用,只有走法律程序,1个人走法律程序难度和成本都不合算。所以得集体诉讼,平摊成本 。”不止一位用户在群里表示,十个人请一个律师需要几百块,一个群里共同请一个律师,平均只要几十块。

此外,还有一些人趁机为其他共享汽车平台悄悄拉人头,给依然想继续使用共享汽车的用户提供新平台,他们时不时晒出充值有优惠的活动,直言比途歌更靠谱,违章停车都有“内部人”能处理。

今天上午,还会有途歌用户将到海淀法院咨询情况。这群退押金的人在寒冬中与资本寒冬同在。

2018年,整个共享经济市场陷入寒冬,押金问题也整整困扰了用户一年,如今逼着用户走上法律途径的,正是当初同一批吸引用户充值、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公司。押金问题无法掩饰共享汽车商业模式上的缺陷,但若不解决押金问题,最终将会成为共享经济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退押金的人与资本寒冬同在-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退押金的人与资本寒冬同在-激流网作者:解夏。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