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1月23日下午,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总统府附近举行的群众集会上宣布:委内瑞拉与美国彻底绝交了!美国驻委内瑞拉使馆所有外交人员请你们三天之内自觉滚出去!

这个掷地有声的宣言让各大媒体的国际新闻版面迅速热闹起来。对美帝这种在全世界到处使坏的头号帝国主义,就像班里的胖虎一样,横行霸道,一般的同学不是他的马仔,就是他的沙包,何况作为美国后花园的拉美诸国更是与其形成了刀俎鱼肉的关系,大家都敢怒不敢言。马杜罗这样的发言让吃瓜群众看了爽剧,真实大快人心!当然马杜罗的前任查韦斯就以“反美斗士”而著称,小马同学还是继承遗志了的,只是在委内瑞拉内物资奇缺、通货膨胀、外交困的局面之下,和自己的贸易伙伴断交真不是明智之举,是什么让小马同学怒发冲冠了呢?

一、真假总统

现实远比戏剧精彩,戏剧里公主真假难辨,没想到现实中总统也有难辨真假的时候,这次的“断交”的导火索是委内瑞拉“真假总统”事件。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一国也不能有两个总统,除非一正一副。自总统制出现以来,国家在正常时期都只有唯一一位总统作为国家元首,代表国家从事国事活动。

然而,就在当地时间1月23日,委内瑞拉一位35岁的青年人竟然自行宣布自己为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这位年轻人就是瓜伊多,他有着傲人的履历:2007年大学毕业时就作为学生领袖参加了抗议查韦斯政府改革措施的游行示威,后又进入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进修硕士。2009年,瓜伊多与他人共同创立政党“人民意志”,2014年,当选委内瑞拉瓦尔加斯州议员。他的导师在委内瑞拉更是家喻户晓——著名反对派领袖列奥波多·洛佩兹(Leopoldo López),以长期组织反对查韦斯政府的活动而出名。这不就是委内瑞拉的锦鲤吗!快转发这个瓜伊多!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两个人都说自己是总统,到底谁才是真的总统呢?

根据委内瑞拉宪法,委内瑞拉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实行总统制,并实行五权分立——立法权、执政权(行政权)、司法权、公民权(又称道义权)和选举权分别由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总统、最高法院、共和国道义委员会、全国选举委员会行使。我们知道,在美国三权分立的政体下,立法、行政、司法权力相互制约,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互相掣肘的最好凭借,和互相角逐的最佳场所。近期两党通过立法权和行政权相互牵制的恶果就是美国历史上为期最长的政府停摆。委内瑞拉也是如此,马杜罗所在的执政党控制了行政权、司法权等部门,但是掌握着立法权的国会却在2015年的选举中被反对党所控制。但是最高法院反应迅速,以选举舞弊判决取消3名反对派议员的资格,使得反对派在国会中丧失了2/3的优势。但是也因此触发了反对派的切实行动——一系列越来越暴力的示威游行。2017年8月,马杜罗下令成立国民制宪议会以回应越来越混乱的局势,成立后的制宪会议在国民会议之上,拥有各项法案批准的权力,国民议会就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我们先来看看锦鲤瓜伊多吧,瓜伊多在2018年得到“反对派领袖”的头衔,并于12月被选为委内瑞拉国会议长。今年1月11日,在马杜罗连任总统宣誓就职的第二天,瓜伊多引用宪法条文,若总统“非法”获得权力,国会议长将有权代替就任国家领导人。但此时,但他并未直接宣布就任“代理总统”,而是呼吁委内瑞拉人民、军队和国际社会,给予自己就职总统的明确授权。1月23日,委内瑞拉国民议会宣布瓜伊多为代总统,他当天向数千名支持者表示,自己“宣誓就任委内瑞拉‘临时总统’,代理国家行政权力,结束‘篡权’、设立过渡政府并展开自由选举。”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

我们再来看看马杜罗,马杜罗在2013年的总统大选高票当选成为委内瑞拉总统,在六年任期即将到来的2018年,委内瑞拉再次举行总统大选,在这次的大选中,马杜罗再度胜选,连任委内瑞拉总统,本次选举投票率为46%,马杜罗获得860万票中的580万票,得票率高达67%。在马杜罗选举成功之后,美国特朗普政府第一时间发来“贺电”表示,不会承认“虚假”选举,并考虑对委内瑞拉实行石油制裁。而反观特朗普参加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率是55%,特朗普最终得票率47.3%。这样看来,马杜罗的选票和特朗普的其实不相上下,不知道指责马杜罗非法的特朗普总统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法总统呢?

根据双方的辩词,辨别双方真假的关键有两个,一是2018年5月的选举是否合法;二是瓜伊多有没有权利引用宪法条文代行国家权力。对于2018年5月的那次选举,有超过30个国家的150位国际选举观察员监视此次选举过程,几位观察员都表示,选举使用了自动化的投票系统,没有瑕疵,而对于国会议长瓜伊多,事实上在2017年制宪会议召开之后,立法权利就被移交给了制宪会议,而作为国会议长的伊瓜多引用宪法条文是否合适也是要由最高法院加以判断的,而最高法院,你知道的,是小马同学的地盘啦,所以作为超级锦鲤的瓜伊多从法律上讲就是假总统了。

当然法律上的合法性大部分时候都是掩人耳目,人民的支持和双方的势力对比才是双方较量时的真正凭借。

然而让人玩味的是,23日瓜伊多自行宣布自己为代理总统后。特朗普火速承认伊瓜多作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的合法地位,美洲大陆的其他国家随后也迅速站队,加拿大、巴西、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哥斯大黎加与厄瓜多尔站队特朗普,承认瓜伊多。玻利维亚、古巴、尼加拉瓜还有墨西哥仍然承认当前委内瑞拉的合法政权。此外,美洲国家组织(OAS)以及其秘书长阿尔马格罗(Luis Almagro)也站队特朗普。似乎从2017年开始,特朗普政府就意图通过委内瑞拉军方来扶植委内瑞拉反对派上台,本来对18年的大选的反对派寄予希望,却没料到马杜罗在2018年中的大选中胜出,于是美方支持的反对派各种小动作不断,马杜罗同学也真是可怜,本来就因为经济危机和社会问题而焦头烂额,现在又要应对美帝支持的反对派的挑战,一不下心就给搞下台,甚至还有丧命的危险,噫!拉美国家的总统可真不好当。

虽然柯南告诉我们真相只有一个!但是辩证法告诉我们,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内因和外因共同起作用的。外因是偶然的、起到催化剂作用的,加快或者放缓进程。内因是必然的,通过自身矛盾的对立转化决定事物的发展趋势。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委内瑞拉这次断交背后的内因和外因吧。

二、内因:委内瑞拉的命运交响曲

委内瑞拉位于南美洲的北部,西与哥伦比亚相邻,南与巴西交界,东与圭亚那接壤。委内瑞拉面积91万平方公里,仅仅相当于东三省+半个河北省辣么大,但是委内瑞拉矿产资源丰富,委内瑞拉是目前探明的全球石油储量最高的国家,此外还有铁矿石、钛金属、金矿、煤矿等等,真可谓寸土寸金啦。大老板最忌讳的事情有两件,一是万贯家财被贼惦记;二是经营不善,万贯家财都打了水漂。家里有矿的委内瑞拉也少不了大老板的两大烦恼。

从16世纪开始,委内瑞拉就是西班牙的完全殖民地,土著居民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比20世纪初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人民还要惨很多。

19世纪初,在轰轰烈烈的拉丁美洲解放运动中,拉美人民翻身农奴把歌唱,摆脱了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统治,解放委内瑞拉的领袖就是大名鼎鼎的玻利瓦尔。然而这场名垂青史的解放运动是由当地白人领导的,当地的白人多是大地主和商业资产阶级,例如玻利瓦尔,他家里不仅有地还有矿——拥有大片种植园和1000多名奴隶之外,还有金矿、糖厂、房产以及呢绒商店等。所以这场运动在反封建和反殖民方面是不彻底的,没有根本改变殖民地时期的政治、社会、经济结构和阶级关系。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

建立在土地高度集中制之上的大庄园制和大种植园给新生的拉丁美洲国家带来了各种分裂的势力,加之历史、宗教和欧洲势力的干预,拉美独立后的日子里盛行考迪罗制——一种通过暴力夺取政权、维持统治的独裁制度,换句话说就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一言不合就干一架呗。委内瑞拉在1830年-1908年就陷入这种循环之中,期间代表封建势力的保守党和代表资产阶级的自由党斗争激烈,委内瑞拉的工业化蹒跚前进。

1908年之后到1958年之前,美国多次通过军事政变扶持亲美独裁政权实现对委的资源控制,当然带来独裁的美国也带来了资本,委内瑞拉国内的石油工业迅速发展,此时的委内瑞拉和其他拉美国家一样,石油等初级产品出口是主要的发展模式,国内其他工业都很薄弱。二战期间,委内瑞拉的食品、纺织、印刷等民族工业有所发展,一些大庄园逐渐变为从事商品生产的资本主义农场。资本主义的发展也带来了工人阶级队伍的成长和抗争意识的觉醒,共产党(1937)和国家民主党 (1941年改称民主行动党 )等相继成立。最终在1958年的起义中,委内瑞拉人民推翻了亲美的独裁政权,迈入了轮流坐庄的和平新时代。

在之后的四十年的时间里,委内瑞拉的两大政党——民主行动党和基督教社会党轮流执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国家发展走上资本主义现代化的道路同时,既逃不过资本主义固有矛盾所带来的必然危机,也饱受拉美过度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发展模式之苦。委内瑞拉所在的拉美阵营里,兄弟们就像一根藤上的葫芦娃,同病相怜、同仇敌忾,战后的发展也是如此。他们先是经历了1950-1980年被称作“拉美奇迹”的高速发展,通过保护本国民族工业替代进口制成品来带动城镇化和就业,在那个拉美的高光时刻,瞩目程度比之21世纪初的我国有过之无不及呀!但是光鲜的数据的背后事实上是拉美以初级产品生产为主的工业体系、庞大的政府负债规模以及愈演愈烈的社会不公正问题。80年代爆发的债务危机让一系列的经济、社会和政治问题凸显,社会动荡,进入了所谓 “失去的十年”。与此同时,世界范围内的新自由主义瘟疫让拉美主要国家在90年代纷纷开启政治经济体制的新自由主义改革——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然而新自由主义带来的是经济自主权的丧失和日益加剧的贫困化。1988年开启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委内瑞拉,1989年经济缩减8.6%,贫困人口占比由43.9%上升到66.5%,社会贫富差距急剧扩大,政党腐败,阶级矛盾尖锐,抗议冲突不时爆发。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

苦于新自由主义的委内瑞拉在1998年选出了打着“反新自由主义、反腐败,强调民族主义和社会公平”旗号的查韦斯总统,自此开启了拉丁美洲向左转的历程,拉丁美洲各主要国家的左翼政党和左翼运动的领导人在此后的大选中相继上台,2006年拉美大选年之后,中左派掌握政权的国家的人口总和占拉美总人口的70%以上,面积占拉美总面积的80%,形成了拉美的“粉红浪潮”。等等,为什么是粉红而不是代表革命的红色!难道是为了显得萌萌哒吗?嘿嘿,二者当然有区别,这区别要是仅在萌不萌那就再好不过了。21世纪初的拉美左转之所以被称为粉红浪潮是因为上台的拉美左翼领导人虽然反对新自由主义,力主社会公正和公平,,但大都是是在资本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不变的前提下进行的国家干预社会分配的资产阶级改良道路,并不是走向科学社会主义的赤色道路,这些对国内的种种经济、社会问题多有改善,但是并没有解决严重依赖初级工业品出口的经济制度以及外资对国内经济的控制,这方面的代表有巴西的卢拉、阿根廷的基什内尔等。

在一众小粉红的包围之中,查韦斯因其玻利瓦尔革命和“21世纪社会主义”的理论创新显得鹤立鸡群。玻利瓦尔革命是查韦斯从1982年开始领导的一场以捍卫主权,反对帝国主义为旗帜的与新自由主义针锋相对的大型的社会运动,主要包括企业国有化、建立合作社、推动人民共同管理和惠及普通民众的福利改革。查韦斯任上将委内瑞拉的命脉——石油企业收归国有,并建立了一批强大的国营企业,政府把握了绝大部分的石油收入,在再分配领域惠及普通民众,大大减少了社会不平等,并成功地降低了失业率和社会贫困,委贫困人口从1999年占总人口的50.4%降至2011年的26.7%,赤贫率从20.3%下降到8.5%;同期,失业率从20%下降到7%。这都使得查韦斯得到了绝大多数底层民众的拥护。

2005 年初,查韦斯在第五届世界社会论坛上提出了 “21 世纪社会主义”,查韦斯直言:“革命应该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否则就不是革命”。2007年第三次就任委内瑞拉总统时、查韦斯宣誓:“祖国,我宣誓,要么社会主义,要么死亡!”。如此震撼激昂的宣言相信已经给不少读者朋友打了鸡血,但是,这所谓21世纪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呢?它是否能指导拉美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呢?它与科学社会主义有什么区别呢?查式社会主义反对新自由主义、反对美国霸权,强调社会公正和国家在经济中的宏观调控作用,但是他不反对私有制,仅有激进的国有化改革;他不支持暴力,而是通过议会道路实现左翼的执政;他更强调民族主义和拉美一体化而不是国际主义。这样的理论在实践中屡屡碰壁,2007年查韦斯发起的修宪运动,意图将社会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民主写进宪法,但该宪法在反对派和中间派的联合反对中胎死腹中。查式社会主义也有自己的拉美同盟——拉美左转后的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巴西等左翼政党都提出要建立社会主义,但是和查韦斯一样,他们所提出的各色社会主义与真正的科学社会主义相去甚远,是“基督教教义、印第安主义、玻利瓦尔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相结合“的奇怪的产物。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

粉红浪潮中的拉美左翼政党只能做出一些改善社会福利的改良措施,拉美经济中严重依赖初级工业品出口的发展模式和资本主义制度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经济上,委内瑞拉高度依赖石油出口,导致经济结构过于单一,石油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超过50%,占出口收入超过95%。国内没有完善的工业体系,国内民生工业产品尤为不足,农产品不能自给,长期依赖进口。这套将自己祸福系于石油价格的发展设计在2014年全球油价下跌后逐渐暴露出自己的问题来:外汇减少、资本套利、食品短缺、通货膨胀。政治上,委内瑞拉的国有化浪潮中没有实现民众的共同管理,反而催生了一批腐败的官僚阶级,与国内和国外的资本家相互勾结,在危机之中囤积居奇、走私套利,大发国难财。如此,对经济崩溃恶果感同身受的都是委内瑞拉的普通群众,是查式社会主义的受益群体,真正的食利者和资本家确是笙歌燕舞、作壁上观。在这次危机中,委内瑞拉2015年经济萎缩了5.7%,2016年萎缩8%,2016年委内瑞拉的通胀率将达到481.5%,预计2017年将可能达到1642.8%。2018年9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委内瑞拉2018年通胀率将达到100万%。

作为一根藤上的葫芦娃,委内瑞拉这次的经济危机绝不是孤例,拉美多数国家受到2008年以来的全球经济危机的负面影响,啊不,应该说帝国主义进入全球化时代之后,拉美国家从来没有逃出过全球经济危机的魔爪,一次又一次地在危机中被按在地上摩擦。2014年巴西GDP下跌,表明巴西经济陷入衰退。巴西、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秘鲁的通胀率和失业率不断攀升,紧随委内瑞拉之后。危机面前,资本的风险规避和政府的紧缩政策使得来自拉美粉红浪潮的改良措施被迫停止了,2014年拉美大选年中,拉美主要国家发生右转,目前右翼政府主政的有巴西、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哥斯大黎加与厄瓜多尔等国,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古巴、尼加拉瓜、墨西哥等国还是左翼政府当政。这下大家就明白了这次委内瑞拉“真假总统“的站队是怎么回事了吧。至此,可以说拉丁美洲的粉红色已经逐渐褪去,左翼政府如当前马杜罗掌控的委内瑞拉前有美国的虎视眈眈,后有美国拉美右翼盟友的强敌环伺,不可谓不艰难。

三、外因——美国后花园不能说的秘密

委内瑞拉自从2014年陷入全面地经济危机后,除了马杜罗政府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政策越帮越忙外,最为火上浇油的就是美国一系列的经济制裁了。特朗普上台以后,开始了对委内瑞拉接连不断的制裁,分别在2017年的2月、5月、7月对委内瑞拉的副总统、八名大法官和13名前政府高官进行制裁,冻结资产,禁止他们与美国人的交易。此外,美国还在17年和18年禁止美国金融机构购买委内瑞拉的股份和债券,禁止黄金交易等。同时,据《纽约时报》报道,从17年开始,美国还试图通对向委内瑞拉军方提供技术和设备支持,发动政变扶植过渡政府。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

事实上,自1999年查韦斯成为委内瑞拉总统后,两国就开始了互相diss的状态。特朗普的一些制裁政策,不过是美国对委内瑞拉查韦斯/马杜罗政权敌对政策的延续罢了,查式社会主义将国内的石油企业收为国有,抬高国际油价,而查韦斯在国际上一直以“反美斗士“的面目出现,实名叫板美帝,不仅让其多次下不来台,还让美国”后院起火“,破坏了美国对拉美全面的控制,美帝早已对委内瑞拉左翼政权恨的牙痒痒。所以在委内瑞拉经济崩溃全民危机之际,全面发动了发动经济制裁、媒体攻势,甚至不惜谋划扶持代理人的政变手段来解决这个小兄弟。

特朗普在拉丁美洲的制裁对象除了委内瑞拉,还有古巴和尼加拉瓜。2018年11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将这三个国家列为的“暴政三国”,并宣称他与中美和南美的民选政府交换了意见,“整个西半球都与这三个国家有矛盾“。看来大哥发了话,其他小弟莫敢不从呢。围剿拉美左翼政权、重新确立美国在拉美的核心位置是特朗普上台以来在拉美的主要动作,也是美国一个多世纪以来在拉美的长期霸权主义政策的必然走向。

在19世纪早期,经过美国独立战争和拉丁美洲解放运动之后,为了抵御欧洲势力对美洲的掠夺,美国总统门罗发布著名的门罗宣言——“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 。19世纪的后半期,随着美国资本主义的逐渐发展和强大,美国以其入侵墨西哥、古巴等国的实际行动表明了门罗宣言的实质——“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19世纪末,美国进入帝国主义阶段,在20世纪的前半程里,美国通过直接干涉内政、发动政变、扶植代理人、消除贸易壁垒、成立美洲国家组织等加强了对拉丁美洲国家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方面的控制,直至50年代日益高涨的拉丁美洲反美反独裁运动中才得到收敛,而处于冷战格局中的美国也被迫做出战略调整,也给了拉美诸国长达20年的喘息时间,但与此同时也加强了对拉美左翼政府的制裁和围剿之势,以中央情报局支持右翼军人皮诺切特推翻阿莲得政府最具代表性。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最大的对手玩完了,美国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做老大了!于是开始着手建立“新的世界秩序”,在拉美各国推销新自由主义,以民主和人权为名重启了对不服气的小兄弟制裁和干涉之路。而21世纪之初的拉美粉红浪潮实质上是深受新自由主义之苦的资产阶级中间派的改良运动,经济和政治上都没有彻底摆脱美国的影响。其中较为出挑的国家比如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社会主义异类古巴一起目前已经成了成了美国的眼中钉。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

对于拉丁美洲,有一个残忍的比喻——被切开的血管。不发达国家帮助殖民国家完成资本积累之后,陷入无法改变的贫困之中。从表面上看,是市场的游戏规则在起作用,实际上,这种规则和尺度只掌握在掠夺者手中。廉价的劳动力和被霸占的资源在给别人带来亨通财运的同时,给拉丁美洲造成了厄运:“土地像劳动者一样枯竭耗尽,土壤的腐植层已完全丧失,劳动者精疲力竭。装扮成上帝指定的美国满嘴谎言,以自由的名义来播种贫困,星条旗下的拉丁美洲一体化不过是各自仆役地位的一体化。

四、路在何方?

马杜罗继承了查韦斯的革命和勇气,也继承了查韦斯的错误。在殖民历史和美帝笼罩下的委内瑞拉没有自己独立完备的民族工业体系,严重依赖石油初级产品出口的国内经济也摆脱不了全球经济危机。其实委内瑞拉不是没有更好的道路可以借鉴,上个世纪中期的反美浪潮中,古巴就以一场真正的社会主义革命向美国说不,虽然遭遇了美国长达半个世纪的封锁、制裁和威胁,但古巴建立了自己的工业体系,外资和社会两极化的问题也几乎没有,至今仍当属拉美较为健康的问题儿童吧!所以要想彻底解决委内瑞拉困境的也许需要一场彻底的革命,就像查韦斯讲的那样,“革命应该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否则就不是革命”,而这个社会主义绝不是粉红色的混杂的东西,而是真正科学的解放之路。

而横行霸道的美帝国主义也不会长久,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会在矛盾运动中走向自己的对立面,美帝国主义也是一样的。毛爷爷曾经说过,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他们脱离人民、敌视进步群众,最终将被人民的汪洋大海所包围!拉美上个世纪50年代的反美浪潮和21世纪初的粉红浪潮都可以视作组织底层群众成功敲掉美帝牙齿的例证了。等待强权者赐予幸福是愚蠢的,拉丁美洲的反抗终将是要走向自觉的、完全的解放。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向美国说不的委内瑞拉还有什么底牌吗?-激流网(作者:红发女巫。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