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暴露出来的奸商特别多,比如权健的创始人束昱辉。

传销帝国权健的崩塌,简直是眨眼之间的功夫: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旗下的微信公号“偶尔治愈”发布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他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随即刷屏。1月1日,权健因涉嫌传销、虚假宣传等罪名被公安立案侦查,7日束昱辉等18人被刑拘,10日束昱辉被所在民主党派撤职,13日束昱辉等被批捕,23日束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的资格。

“传销头子”束昱辉居然曾是“天津好人”-激流网(网上搜到的这张照片,快把束昱辉包装成了一个菩萨了。很想知道这张照片的设计者是谁、如今在做什么。)

丁香园的揭露文章这么描述权健公司:在(权健)帝国的食物链里,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参与查处权健的政府机关最近发布的信息称,权健公司涉嫌组织和领导传销、涉嫌虚假广告等。束昱辉跌落,被刑拘、披露、撤职等命运的颠覆,都足以证明权健不是一个正经的商业机构、束昱辉也不是一个正经的商人,公司是靠骗人做大的,老板是靠骗人致富的。

可是,网络引擎随便搜一搜,过去各种吹捧权健与束昱辉的文章数不胜数,束昱辉过去被授予的社会荣誉也数不胜数。2009年起,束昱辉相继被授予“年度中国自然医学领军人物”、“中国品牌十大创新人物”、“中国健康管理行业星光领袖”、“2016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另外,他还获得了很多其他领域的荣誉。比如,2015年他还上了“天津好人榜”,被评为“助人为乐天津好人”,他还数次被评选为“中国十大慈善家”。

没有一个人是某一天睡醒突然就从一个规矩人变成坏人的,束昱辉也绝对不是一夜之间就从一个良心商人变成一个不法商人的。从目前被披露的信息看,束昱辉走上领奖台领取那些社会荣誉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传销组织的头目了。现在看,要么是评奖的评委都被骗了,要么是他们在帮着束昱辉骗大家。

权健该怎么定罪是司法机关的事,我们现在能反思的只有一点:“传销头子”被包装成了“天津好人”,究竟是他蒙蔽了众人,还是众人有意包庇了他?

这种披着羊皮的狼,还有高俊芳。因生产假疫苗引起举国关注的长春长生公司董事长高俊芳,同样的套路走到了今天:一边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边不断收获大量的社会荣誉,收割着巨额的社会财富。

“传销头子”束昱辉居然曾是“天津好人”-激流网

奸商与贪官的套路也是一样的,也常勾结在一起。束昱辉与高俊芳这些人背后,多半会有官场的人。他们过去不断被人举报、不断被打击查处、不断被法院判处,却一直屹立不倒,一步步做大,没有官场的保护是做不到的。

开头用“奸商”这个词,并不是我对商人商业有偏见,这个社会没有商人与商业,那就停顿了,物质匮乏、不流通就是最直接最大的问题,但唯利是图、没有底线的商人和商业是一剂毒药,他们猖獗的结果是假货横行、伤人害命。

不知道,那些眼下正风光无限的商人中,还有多少束昱辉、高俊芳。他们还没有暴露,手里还有大量的资本可以买通写手、买来地方保护,还在人五人六地到处演讲、拿奖、开会。

前不久,北京某知名律所的一位律师辗转找来,希望我关注一个案子。我还是过去那个态度,不想介入经济纠纷,很不客气地当场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有些经济纠纷里,甲方不是什么好东西,乙方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潭浑水,谁掺和谁一起脏,这是我对多数经济纠纷一贯的态度。

朋友的面子,不得不听律师讲述一下事情的经过,大概如下:商人甲与商人乙合伙开了一个公司,没多久甲与乙为了钱的事就反目了,为了争夺公司资产的控制权,甲设计陷害了乙,把乙送进去了……

两个人能在一起合作做生意,多少是有一些交情或者渊源的,怎么能为了钱说翻脸就翻脸,甚至能陷害合作伙伴入狱呢?

假疫苗可以直接杀人,传销可以让人倾家荡产变相杀人,虚假宣传会误导人让病人错过就诊时机延误救治而丧命,是伤天害理。

褚朝新

2019年1月24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传销头子”束昱辉居然曾是“天津好人”-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传销头子”束昱辉居然曾是“天津好人”-激流网(来源:微信公众号“褚朝新”。责任编辑:李二狗)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