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与他的丐帮-激流网

笔者不谈商人与政客查良镛,且谈一谈文人金庸。金庸作为新武侠泰山北斗的地位是无可置疑的,正是他将武侠这种通俗文化的大众影响力推上最高峰。《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等小说以及改编的影视作品影响了不止一代的青少年,即使未读过金庸的人,也必定听说过郭靖、杨过、韦小宝之名。武当、少林、拜火教这些名字,对于中国人来说早已不只是宗教概念,而是一个个江湖势力,背后是无数的刀光剑影,侠客传说。金庸以其强大的影响力对华人世界的诸多文化名词进行了重构,其中当然也包括丐帮。

从《天龙八部》到《倚天屠龙记》,金庸通过对武侠世界的建构为读者勾勒出一部两宋历史,这同时也是一部丐帮兴衰史。在金庸江湖中,丐帮是江湖上第一大帮派,人数众多,内部组织严密,弟子们按照“口袋”的多少来划分等级,辈分越高,身上背的口袋就越多,甲比乙多一个口袋,甲说的话乙就需得服从,就如同一个小型的封建社会。而丐帮的领导者如乔峰,洪七公,他们既是底层民众的同情者与守护者,同时又是现有封建秩序的服从者甚至维护者,他们的身份与其说是乞丐,不如说是传统文人们所推崇的隐士——世道安定就无拘无束,行侠仗义;天下动荡就横空出世,力挽狂澜。这些人以一种超然于名利与政治的姿态去维护既有的统治秩序,成为书中精英式的大英雄,而真正作为底层民众代表的丐帮,在武侠世界里自始至终不过是个人英雄们的背景板罢了。

金庸与他的丐帮-激流网洪七公

丐帮在金书中首次出场是《射雕英雄传》,而射雕——神雕时期也是丐帮形象最正面,功绩最辉煌的时期。这一时期的丐帮做了什么大事呢?他们在洪七公与黄蓉的带领之下,先抗金,再抗蒙古,直到襄阳城破,郭靖、黄蓉双双殉城,丐帮也就此衰落,连降龙十八掌都残缺不全了。这一时期丐帮有这样一个有趣的人物——鲁有脚,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乞丐,破衣烂衫,满身污黑,时时刻刻守着一个乞丐的“本分”,年老之时为黄蓉所信任,继任为帮主,最终死于蒙古人之手。纵观金庸武侠史,这位鲁帮主可以说是丐帮唯一一位真正讨饭的帮主了,他代表了金庸心目中最完美的乞丐形象:勤恳朴实,乐得贫贱,忠于上司,并且充满民族大义。然而这只能是理想中的乞丐——鲁有脚的讨饭与其说是谋生手段不如说是一种行为艺术,他讨饭讨得从容潇洒。将乞丐理想化,浪漫化,金庸就回避了这样一个尖锐的问题:正是在宋朝统治者的剥削之下,无数小农才沦为乞丐,被迫背井离乡讨饭为生,他们又何以如此地忠于大宋朝廷呢?对于最底层的劳动者来说,被宋人剥削与被蒙古人剥削,又有多大的不同呢?在金庸的江湖中这个问题是不需要解释的,因为金庸的丐帮从来都不是民众的丐帮,他们不需要争取个人的生存权利,只需要服从于某个精英式的主人公。

金庸与他的丐帮-激流网鲁有脚

于是襄阳城破,丐帮失去其精神领袖郭靖,影响力大不如前,在后来写就的《天龙八部》中,丐帮甚至站在了英雄的对立面,以群体性的愚昧来衬托英雄萧峰那带有宿命性的悲情结局。在金书中,以丐帮为代表的那些底层民众们,从来都只是精英的陪衬,他们的生存境遇究竟如何是无关紧要的,读者判断他们的善恶,也只是看他们是否和英雄站在了一边。

另一位著名武侠小说家古龙曾经在作品中调侃金庸,“乞丐大多属于丐帮,也就是俗称的穷家帮,他们用的短杖通常都叫做打狗棒,这名字据说是昔日一位姓查的帮主起的。(《欢乐英雄》第四十三章 龙王庙)”。古龙在书中将金庸说成是丐帮帮主,打狗棒的创始人,金庸是当之无愧的。整个丐帮可以说就是金庸文人士大夫理想的体现。理想化的丐帮不存在真正的乞丐,也就不存在阶级仇恨,只存在对于外族人的民族仇恨,他们忠义为先,组织严明,却只有在某个主人公的英明领导之下才能发挥体现自己的价值。

士大夫的理想从来都只能是一个空想,个体的侠义行为并不能真正改变社会,金庸当然也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他让杨过退隐逍遥,让张无忌娶蒙古郡主,让令狐冲酒醉逃避武林中的政治倾轧,最后让韦小宝以戏谑的态度终结掉整个侠义世界。创造英雄的人转而去写英雄的痛苦,寂寞与毁灭,金庸看到了作为个体的英雄的无力,而他没看到的是,真正的侠义精神,正是在个体的英雄倒下之后,于群体之中熊熊燃起。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金庸与他的丐帮-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金庸与他的丐帮-激流网(作者:木易。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