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人运动第一次“左”倾错误,是从“八七”会议通过的《最近职工运动议决案》开始的。这个《议决案》,不顾工人运动已经转入低潮的实际情况,仍然从进攻路线出发,发动城市工人武装暴动,使暴动的城市成为农民暴动的中心和指导者。  

这个《议决案》,还把“真工会与假工会之战”,定为白区工人运动策略的“重要点”。它要在白区不能公开存在的“真工会”,同国民党控制的“假工会”公开抗争,拒绝利用“假工会”进行合法斗争。直到1936年瓦窑堡会议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在《职工运动的原则》中,宣布取消赤色工会,1937年党的白区工作会议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在《关于职工运动的经验及转变方式问题》中,宣布要参加黄色工会,利用黄色工会进行合法斗争,长达10年之久的“真工会与假工会之战”,才告结束。

“真工会与假工会之战”给白区工人运动造成的损失,是非常惨重的。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已经进入低潮,工人运动的形势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国民党一面用武力镇压工人运动,取缔共产党领导的工会,一面建立国民党的御用工会,以控制工人运动。

1927年4月16日,即国民党查封共产党领导的上海总工会的第二天,蒋介石就派北伐军东路军总政治部主任陈群,建立“上海工会组织统一委员会”,由陈群任委员长,会址就设在原上海总工会所在地闸北湖洲会馆。

1927年11月,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农工部长周致远成立“上海工人总会”,企图压倒陈群的“上海工会组织统一委员会”,控制上海的工人运动。

后来,国民党内部经过协商,决定解散“上海工会组织统一委员会”、“上海工人总工会”,于1928年5月另行成立“上海工会整理委员会”,由它主持整理、登记、改组上海的工会组织。[1]

与此同时,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市政府、社会局、公安局会衔发出布告,宣称:

凡经市党部整理完毕之工会,由市党部饬知该工会,向社会局呈请注册,逾限期,由公安局封闭之;已成立之工会,限两星期向市党部备案,逾期由公安局封闭之;筹备新工会,须经市党部准许备案后,方得开筹备会。这就是说,共产党领导的工会,如果不向国民党市党部备案,不去社会局注册,就是非法的,不能存在。

其他地方的工会,大都照此办理。

在这种形势下,共产党领导的工会,去不去国民党市党部备案,去不去社会局注册呢?这是共产党人面临的严重问题。

已经转入地下的上海总工会,从血的教训中逐渐认识到,革命形势变了,工人运动的斗争策略也应该随着改变。它对所属的工会组织,及其会员,采取三条策略:

一、绝对接受上海总工会的领导,不加入国民党的工会。这为“上策”;

二、受上海总工会领导,托言工会不参与党派斗争,不参加国民党的工会。这为“中策’;

三、加入国民党的工会,实际受上海总工会领导。这为“下策”。

实践证明,在国民党统治区,“上策”、“中策”都行不通,只有“下策”,才能保存力量。上海总工会就批准一些基层工会去国民党市党部备案,去社会局注册,让一些会员加入国民党控制的工会。

为了适应形势的需要,便于进行长期斗争,上海总工会决定改变策略,把消极保存力量,改为积极打入国民党控制的工会,“使一部分处境不利的工会,在我们的领导下加入‘工会组织统一委员会’,进行经济斗争,以巩固在群众中的威信”。[2]

已经转入地下的浙江、安徽等地的工会,也采取类似上海这种方针。

中共中央认为,上海这种做法是可取的。

1927年7月14日,共产国际执委会作出《关于中国革命目前形势的决定》。

这个《决定》,不顾中国革命已经进入低朝,共产党领导的工会已经被国民党取缔,不能公开存在的实际情况,仍然用大革命时期的组织形式和斗争策略,指导中国的工人运动。提出“用一切办法加强在无产阶级群众中间的工作,建立群众性的工人组织,巩固职工会,准备工人群众去进行坚决的行动,领导无产阶级的日常斗争。[3]

8月7日举行的中共中央紧急会议,接受了共产国际提出的这个方针。

由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起草,“八七”会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告全党党员书》说“最近中央曾经倾向于自动取消上海秘密工会,而使它们加入蒋介石的黄色工会”的做法,是“非无产队级的、不革命的、透彻的机会主义,必须断绝关系,永不沾染”。[4]

“八七”会议通过的《最近职工运动议决案》,根据共产国际在《关于中国革命目前形势的决定》中提出的要求,并且加以发展,形成指导工人运动的“左”倾错误方针。

《最近职工运动议决案》说“我们革命已经到了最严重而向新的方向进展的时期,必须有新的策略去领导劳动群众起来,发展伟大的组织,猛往直前的奋斗,方能使无产阶级真正获得领导权,而求达工农独裁之实现”。

用什么“新的策略去领导劳动群众起来,发展伟大的组织”呢?

这个《议决案》提出“职工运动目前的重要点,就是真工会与假工会之战”。

接着,这个《议决案》就“真工会与假工会之战”,提出一套“左”倾的斗争策略:

“真工会”要公开发表宣言,举行示威、罢工、否认“假工会”。使每一个工人都了解真假,拥护“真工会”;工会应由工人做领袖,反对一切御用走狗侵入“真工会”。

应该派得力干部参加“假工会”,做破坏工作;力争“真工会”公开,领导工人开展要求结社、集会、言论、罢工自由的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注意武装工人,进行暴动巷战等军事训练,时刻准备领导并参加武装暴动,推翻反革命政权,建立平民的民权的城市政府。[5]

这个《议决案》所说的“真工会”,是指共产党领导的工会,也称赤色工会;“假工会”,是指国民控制的工会,也称黄色工会。“真工会与假工会之战”,就是拒绝利用国民党控制的黄色工会。进行合法斗争,要被国民党取缔的、不能公开存在的赤色工会,同黄色工会公开抗争。

“八七”会议结束后,中共中央发出《通告第八号——关于职工运动的》,要求各地党组织接到《最近职工运动议决案》后,“须即日开始讨论及不迟疑的根据议决案去执行”。[6]

这个“左”倾的工运方针,就在全国贯彻执行了。

1927年8月18日,中共江苏省委发出逊字第三号《通告》说“凡经‘工统会’改组过的工会.须将原有工会恢复起来,以群众的红色恐怖对付‘工统会’的反动分子。已加入‘工统会’的,须领导群众宣布“工统会’的罪状,退出‘工统会’,以群众的红色恐怖打击其首领。未加入‘工统会’的,更要加紧工作,尽量活动,准备与‘工统会’斗争”。[7]

上海也开展了“反统运动”。

国民党统治区的工人运动,就陷入“真工会与假工会之战”中。

“真工会与假工会之战”,不仅没有阻止黄色工会的发展,却把赤色工会暴露在敌人面前,马上被取缔,使工人运动陷入非常困难的境地“到处工会组织都无形消灭,而以党的支部替代了工会。或则虽有工会,亦只是一个变相的支部组织,底下并没有非党工人群众(如上海),而事实上,党员群众又每多退缩不前不能领导群众。因此工人根本没有自己的团体,一切斗争更加难得起来”。[8]

注释

[1] 《上海工运史料》1986年第四期13页。上海工人运动史料委员会办公室编印。

[2] 上海总工会在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上作的《上海总工会报告》。《中国历次全国劳动大会文献》,187页。工人出版社1957年版。

[3] 《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资料选辑》(1925-1927),535页。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4] 《八七会议》,7页。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年版。

[5] 《八七会议》,41页,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版。

[6] 《中共中央关于工人运动文件选编》(同上),201页。档案出版社1985年版。

[7] 《党史研究》1986年第三期59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

[8] 《中共中央关于工人运动文件选编》(同上),216页。档案出版社1985年板。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工运史话:真工会假工会之战,工运“左”倾错误开始-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工运史话:真工会假工会之战,工运“左”倾错误开始-激流网来源:《中国工人运动史话》,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