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女子图鉴-激流网《奇迹的女儿》剧照 图 豆瓣

本篇小说描述了电子厂女工们走向集体行动的过程。一线工人承受着最重的压迫。同样被资本家压榨的技术工程人员对于生产的改进,在实际中非但没有减轻一线工人的劳动强度,却只是成为老板赚取更多利润的工具。从工人与工人,工人与管理间的对话中可以感受到工人集体情绪的走向。关注工人,首先要了解工人的日常生活,体会工人状态的转变的过程和原因。

已经是9月份,天气还是闷的让人发蔫。上白班的还好,厂里有空调,下了班回家天已完全黑,能有些凉风。上晚班的就要惨一些,白天最热的时候,躺在凉席上,不一会身下就全是汗水,只能用风扇一直吹,不断地翻身,但总也睡不踏实。如果碰巧邻居有个爱哭闹的孩子,或者旁边有人叮叮当当盖楼,搞的一连几天睡不好的话,就要折磨死人了。

2034班这个月是晚班,和其他班一样,在这个月转做一个新产品。刚开始的几天是最轻松的。新产品刚刚投产,从技术人员到员工都在适应,改进。班长、组长,不会像平时那样追着屁股赶产量。有问题了,就停下,调整之后再继续做。

因为还在试验期,加班就变得不稳定。有时生产顺利,就加一两个小时,但也没有平时多。有时机器出了问题,或者哪个工序出了技术上的问题,生产就要停掉,没班可加。

加班少了,钱当然也少,厂里又不会因为做新产品就多个几个钱。家里负担重些的人,就会不满。李桂兰就很不高兴。家里两个小孩都在这边私立学校,一年要花掉2万块。那学费比物价涨的还快,一天要是少加半个钟她都要牢骚半天。她一边做嘀咕着:“偏偏给分到这个班上。原来那个班现在每天都是加3个钟。”别的大姐宽慰说:“还好啦,至少不用累死累活地赶货吧。再说不会一直加这么少的。”

阿凤几个女孩子就高兴多了。这几天刚转晚班,睡觉还没调整过来,上班老是打瞌睡。这要是在平时,早就被骂死了,现在不仅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还可以早点回去睡觉。就算睡不着,还能出去逛半天街。她们不用养家,有点闲钱就寄回去,没有的话家里也不会说什么,正是自由自在的时候。

虽然有人对加班少有怨言,但是也真的是个难得的机会能够这么轻松地做事。前几天的日子也就在些许埋怨,和昏昏沉沉的瞌睡中度过了。

***  ***

随着生产越来越顺利,产量上的要求也开始提高。班长们开始催促:“现在大家都熟悉了啊,不能再有问题了。今天起每个钟做够200个才算及格。”班上的人听到这个数量并没有太意外。因为之前有很顺的时候,做到150个,而且还没用尽全力,所以看起来200个不算什么太高的要求。不过肯定没以前那么轻松了。

这天,在班组长不断地催促下,除了前两个钟头,其余的时间都做到了200以上。清早下班前开会的时候,班长阿银看起来还算满意地跟大家说:“今天还可以。明天要继续加油啊!每个钟都要超过200!好不好?”

“好……”大家都答得心不在焉,只想赶快下班走人。

李桂兰悄悄地跟旁边的人说:“2038班今天才做到180,难怪她这么高兴。”

“我就说咱们做那么快干嘛?跟她们一样不就行了吗?又要加数量。”阿凤懒懒地说。

李桂兰瞪了阿凤一眼:“做得快才有班加!你没看2038那边今天比咱们少加了1个钟吗?”

“谁稀罕……”阿凤很不屑。

“你不稀罕我稀罕!”李桂兰有点生气,“我又不像你,自己吃饱谁都不用管!”

散会了,阿凤懒得和李桂兰吵嘴,转身走了。

阿凤不吵是不吵,可是真坐到拉上,不想快,也得快。那几个家里有小孩要养的,有债要还的,都惦记着多加这一个钟头的班。虽然她们自己也累,还是不停地催着前后工位的人。另外几个刚出来打工的小妹,脸皮薄,管理们一催就慌,逼着自己快快地做。还有几位是天生的巧手,不用管理催都很快。这种环境下,就算是拉后面几个在厂里待了多年,上了年纪的老油条们也难以偷懒。

随着大家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操作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良品率也越来越高,2034班的产量连着两天都超额完成,这让班长阿银和组长阿香都高兴得很:再这样连着干满一周,这个月的表现奖就没问题啦!

2038班的就没这么顺利了。不知道是因为拉上有几个死硬分子,还是工人配合的不够协调,总是时不时卡壳,产量,良品率一天难得几次能达标。这把他们的管理们气坏了,天天在员工身后面又吼又叫的。

阿银和阿香就在旁边看笑话,还给自己班上的员工说:“看了吧,做不好,不但挨骂,还没班加,大家快点做吧!”

2038班的拉头小丽,和2034班的拉头阿华以前是一条拉上的,两个人玩的不错。一天小休的时候,小丽跑来跟阿华说:“你们做那么快干嘛?不累啊?现在就这么快,以后还要加的,累死你!”

阿华皱着眉头说:“我不想快也不行啊,就算老大不催,后面的人都把我催死了。”

“等着倒霉吧,现在就做这么快!”

***  ***

2034班的工人们努力地追赶着不断上升的目标产量。在新产品投产2周以后,达到了每小时300个。这时候工人们已经觉得有些累了,因为以前的产品达标产量也都是300。

李桂兰天天检查按键,一天几万次地按,手指关节开始隐隐作痛。可一想起能多加一个钟头的班,她就又来了精神,催着前面的阿凤赶快放货。阿凤被催烦了就吵两句,旁边的大姐却是帮李桂兰的腔:“别吵了,有这时间都能放5个货下来了。”

周日早上下班,阿银召集大家开会,笑呵呵地说:“这些天大家表现都很好,我们班连续两周都被评为产量和良品率的优级班,希望继续保持!……”

“评优秀你有奖我又没钱,有啥用……”一个被阿香叫做老油条的刘大姐站在后面叽叽咕咕的不知说给谁听。

刘大姐看样子得有40多岁了,可身份证上却是35。她老乡知道她是用的别人身份证进的厂,那些管理也都能猜得到,只是大家谁都不说就是了。她在很多厂都做过。最后来到这个大厂就没再换过地方。一是岁数大了,不好换厂。二是,还是大厂好待一些。这条拉不要人就调到别的拉上,一般不会轻易解雇人,小厂就不好说了。刘大姐早就熟悉了厂里生存的门道,管他调来调去,只要有钱拿、有班加,不想做的工位就说学不会,多挨几句骂也不怕,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一般不跟管理直接顶嘴吵架,但总会找别的机会跟别人叨叨几句。

“科长刚给我们开会讲了,这个新机种的最终达标产量……你们猜是多少?”阿银买了个关子,下面也没人应声,她就接着说:“一个钟550个。”

此话一出,下面就炸开锅了,“啊!什么?”“不可能吧!”“谁算出来的?”“这数是吹出来的啊,我还说2000呢!”大家七嘴八舌地,谁都不信。

阿香站在阿银身后,看到场面有点乱套,略带严厉地说:“不要讨论了。这个是上面的技术人员经过科学计算出来的。是我们半个月后要达到的标准,达不到就不及格。”

“什么科学啊!谁做到过啊!”阿凤喊的声音最大。

“狗屁科学!”不知道谁又补了一句,大家都笑了。

“好了,大家别说啦。我们要努力做,尽全力做,有什么困难也要先想办法克服,不能还没有做就说不可能。这两天大家回去休息好,周一回来不能再有打瞌睡的了啊!被抓到不能加班的啊!”阿银总结道。

散会了,大家一边排队往外走,一边叽叽喳喳地说那个“科学计算”出来的达标产量,都觉得不可能,累死也做不到。

那些班组长们看起来说的斩钉截铁的,其实她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够达得到。只是上面既然规定了,就得想法去做。怎么做?当然就是用尽各种办法让工人们去达到这个“科学”数字。

***  ***

周一晚上回来,班组长们明显催得更紧了。铃响以后还没有开工的要骂,上厕所时间长了要骂,堆货了、不良品多了不用说更要骂。上下班都要开会总结产量,找问题。本来在大家的想法里,晚班就应该比白班轻松,现在压力增大,做事又累,搞得大家都有些烦躁。平时不怎么顶嘴的工人被骂以后也要说两句才痛快。那些原本就话多的人就更是一肚子牢骚。

李桂兰是最不喜欢小休的时候和别人“赛跑”去上厕所的。可小休时间太短了,如果不跑着去,没法准时回来开工。所以她都是在正工作的时候叫那些管理过来顶位,然后自己再不慌不忙地走过去。这样,既不用和那么多人挤厕所闻臭气,又可以多休息一会。她是想多加班,可并不想多干活啊。现在班长催得紧了,叫她们顶位的时候也没那么好用了。都嫌她事多,磨蹭,老给她白眼。她就嚷嚷:“上厕所不应该吗?我就是尿急,忍不到小休。”那几个脸皮薄的小妹听了,还挺羡慕她能这么粗声大气地和管理讲话。

2038班的人们因为产量总是排最后,加班经常比别的班少上半个钟头甚至一个钟头。但好像她们都不着急多挣这点加班费一样,无论管理怎么骂,也是那个样。搞得她们班长也没脾气了,跑过来跟阿银诉苦:“遇上这么个班真倒霉!唉,算了,我认啦,总得有人做最后吧。”阿银笑嘻嘻地说:“这话可别让科长听见,不然要骂死啦!”

虽然管理们下大力气去催去赶,但产量提升的速度已经明显不如上周。毕竟300个已经不轻松,想要在这个基础上增加将近一倍,确实不是易事。而且,上夜班两周多,人们多少已经有些疲惫,精力也不比上周。当产量好不容易达到350的时候,又一个情况出现了。

因为新机种刚刚开始投产,机器设备并不是一步到位、全都采购齐全了才开工,而是边做边调整。2034这几个班做的工序是组装,要等从上一道工序做好了才能继续做。当她们费尽力气做到350的时候,上一道的工序却因为设备、人员还没到位的原因,跟不上她们的产量。白班也有同样的问题。所以现在就要这几个组装班提前下班,以便给白班交接的人留出充足的货,不至于让她们一上班要闲半个钟头才有货做。于是这天,这几个班第一次和2038班一样提前半小时下班了。

虽然阿银在会上反复说,厂里正在想办法,会尽快解决问题。可是还是有很多人不满,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看吧,做得快又怎么样,还不是和她们做的慢的一个下场?也有人想,这下好了,反前面也做不到那么多,不用催我们赶货了。“老油条”听见了,说:“不催才鬼!”

第二天来上班,还真让刘大姐说中了。阿银阿香一点也没放松,催的更紧了。阿银是笑脸迎人,一边催人一边开玩笑,让你不紧张,但是又不好意思不快点做。阿香从来都是板着脸,在拉上转来转去,喝东骂西。

说起来阿银做这个班长也不容易,刚休完产假没多久就要上晚班。本来厂里有规定说孩子不到3岁的,可以申请不上晚班,但很少有员工能申请的到。她虽然是个班长,按理说有些优势,但她一去找科长商量,科长就劝她要以身作则,服从厂里安排。搞得她有苦难说,有时也忍不住跟员工发发牢骚,博取些同情。

阿香这个组长就滋润多了。虽然她也有工作,但是很多事都会安排给阿银,或者助理去做,自己倒背着个手东转西转,开开会,骂骂人,真像个大牌领导似的。上夜班的时候,往往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睡上一觉,再打着哈欠过来巡拉。班上几个熟悉她为人的老员工一看见她过来,就努着嘴跟旁边的人说:“看着点,母老虎来了。”

李桂兰看她们还是催的这么紧,就问旁边的小文:“喂,今天加几个钟?”

小文没精打采地说:“我哪知道啊。管它呢。”小文是个手巧的人,什么活做的都是又快又好,又不像李桂兰那样会耍滑头,只知道老实做事。虽然管理不会狠命催她,但一天到晚地做事,时间长了,谁都会累的。更何况,给她安排的工位都是难度比较大的。她家里情况还不差,老公在另一个厂做领班。她也想多挣些,但更想能早点下班歇歇。

“怎么能不管?累死累活地做,到时候还和她们2038一样?我才不干!”

“那你问班长去啊。”

李桂兰等着阿银过来了,问她今天能加几个钟。阿银答:“我也不知道,等通知呢。你就做你的吧。”

问谁都没个准信。李桂兰心里很不痛快,就和身后另外一条拉上的老乡唠叨:“真讨厌!光催着做,也不说到底加不加班。”那个老乡也觉得不爽:“要是天天这样,不就做得越快加班越少了嘛!”

临下班的时候,阿银在拉上通知大家说,今天还是要提前半小时收拉,要大家注意自己工位的卫生。李桂兰那几个人不高兴了,和阿银叫起来,“怎么又提前啊!做得越快加班越少啊!真是的!”

阿银皱着眉头说:“别叫了啊,不是我规定的。上面要求的啊。”

“那你跟她们说说嘛!”

“我说有什么用,又不是我们一个班这样。”

“整天催得我们要死要活的,还不给加班!”

阿凤几个女孩子也不高兴:“不加班就不加班吧,可你干嘛还催啊?我们做得再快,前面又供不上,有什么用?搞不懂。”

***  ***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不但加班少,管理还催得越来越紧,好像真的要实现那个人人都认为不可能的目标“550”。大家越来越烦躁了,每天都有几个人和管理吵架,顶嘴。就连平时最爱和阿银开玩笑的肥婆菲菲也受不了她的反复催促,拉着脸冲着阿银喊:“你再催我信不信我找人打你?”阿银听了自然很不舒服,但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走开去催别人。

菲菲一边用剪刀使劲剪着毛刺,一边嘟囔着:“肯定是那些效率提高部的人搞出来的数,550!不知道哪些个傻子做得这么快。”

“这不是新机种吗?我们拉是最快的,怎么可能还有更快的?”阿华大惑不解。

“这个数不是他们算出来的,还是怎么出来的?有一条拉她们就是做实验的,我在那条拉做过。这个机种在那会给她们做实验的时候肯定就已经测定好了。”

“他们能做到那么快?我不信!”

“就算她们做不到那么快,上面也得给你个数让你使劲做啊。没准哪些傻子就能做到呢。”

“做那么累还那么早下班,真他妈的犯傻!”李桂兰听到这些话更气了,冲前面小声喊,“凤,你慢点放,反正前面的也供不上货。”

阿凤翻着眼皮说:“你让我快就快,让我慢就慢啊?到时候说我又不说你。”

“那你就使劲放,累死你。”李桂兰嘴上是一点也不肯吃亏。她做得心烦,又侧过身跟临拉的老乡说话:“喂,我问我那个老乡的幺妹了,她们上白班的也没像我们这样要少加半个钟。”

“那咱们也太亏了!”

“还不是为了他们白班有货做。晚班又没干部检查。”

“李桂兰,你给我坐好了!歪着身子像什么样子!”阿香远远地冲她们喊叫,严厉的声音把她俩吓了一跳。

“疯婆娘又睡醒了。”李桂兰暗暗骂道。

阿银、阿香过来,调走李桂兰旁边工位上的人还有临拉上做同样工位的人,然后给了李桂兰和她老乡一人一个新治具,让她们同时把那个工位的工作也做了。因为有了新治具,速度并不比原来慢多少,但是李桂兰和她老乡都十分不满,毕竟自己要比原来累了啊。她们都说做不过来。阿银阿香也不多说,就是催她们赶快做,说别的班都是这样,如果就她们俩个不行,就要找她俩算账。

“神经病来的!这怎么做得过来嘛!累死我啊!”李桂兰气坏了,边骂边做。因为心里有气,货也不好好放,做完往后面一丢,后面的人也不高兴:“你有气别冲我发啊。”李桂兰也不理,自己嘟囔:“做不来做不来。”她老乡说:“管他呢,我就只能做这么快,不行就给我换工位。”

她俩一边放慢速度,一边让前面的人慢点放货。前面的人开始也不管他们照常放货,后来堆货越来越多,前面的人也懒得放了——反正是后面做不过来,管理也怪不到自己头上。

***  ***

拉头的阿华上个月就交了辞工书,到现在也没批下来,心里一直惦记着到底什么时候能走,如果不是大家都催着紧,根本没心情做事。这会她想起昨天给家里打电话,女儿找她要新衣服,就问旁边的人去哪里买比较好。科长“容嬷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看着她问完旁边的人,就大声喊来阿香,指着阿华对阿香说:“这个人今天不许加班。”

容嬷嬷是管理里的厉害角色。她在这个厂已经快20年,从员工一步步做到科长。因为不管什么时候看到她都是一脸的严厉,凶狠,就像《还珠格格》里的容嬷嬷,所以她的本名没多少人记得,但是这个外号却都清楚。还有一些老员工会偷偷叫她“熊猫”。说起这个外号有段故事。容嬷嬷因为总是对员工发狠,乱发淫威。以前有一个就要辞工走人的员工被她抓到一点小问题,乱骂了一通。这个员工等到响完下班铃,一把扯下容嬷嬷头上标志她“科长”身份的红色头巾,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好几脚。一边踩一边骂:“我叫你骂!我叫你骂!下了班你不还是跟我们一样的?有什么了不起!”容嬷嬷从没有过这种遭遇,当时也傻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大家发现她的眼睛哭肿了,眼圈黑黑的,于是她就有了“熊猫”这个雅号。容嬷嬷还是相当“坚强”的,没过多久就又恢复了昔日的威风,继续在车间里到处骂。

阿华听到容嬷嬷的声音先是吓了一跳,随即一股怒气就冲上心头,冲容嬷嬷说:“我怎么了?”

“你说你怎么了?你刚才说什么了?”容嬷嬷看到阿华顶嘴,有些生气。

“晚班说一两句话有什么事啊?不都是这样吗?又不是白班!”

放在平时,阿华也没这胆量跟容嬷嬷顶嘴,今天一是被催的心烦,二是好几个白天没睡好觉更烦,三是怎么说也交了辞工书了,还怕她怎地?

阿香看到自己班上的员工这么和容嬷嬷顶嘴,气坏了,赶紧过来镇压。阿华也有些激动,跟两个管理吵起来,旁边工位的人也小声帮她的腔。前面这么一吵,后面的人们也跟着有些骚动。阿银有些担心场面没法收拾,就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说好话支走容嬷嬷和阿香,总算平息了一场小风波。

回过头来看李桂兰和她老乡,因为心里有气故意做慢,已经堆了好多货,也做好了要跟管理吵一架的准备。阿银心里明白得很,叫上助理,一人一边帮她俩下货,一边做一边说:“今天第一天,明天就要快一些了啊。”

下班前,因为这天的产量不是很满意,而且有些不愉快,阿香召集班上的员工开会。她板着脸,对着一班人大声训斥,批评产量没有提高,要大家自己找原因,明天必须要提高到多少多少,不然就怎样怎样。大家累了一个晚上,没什么班加,还要听她在前面乱叫,心里那个气啊,个个都没好脸色,悄悄骂她疯婆娘。阿华更气,跟身边的人说明天要旷工,让她们找不到人顶位,做不到产量活该。

***  ***

第二天,阿华真的没来上班。阿银赶忙从别的拉上调过来一个人顶位。因为连着几天累死累活地赶数量,昨天又被阿香臭骂一通,现在不仅李桂兰、小凤她们几个不愿意做快,好多人心里都有气,彼此说着:“累得臭死也做不出来那个数,还不如就这样。”“做得越快越早下班,谁能那么傻?”

那些原本催着别人做的人自己都不愿意做,更别说那些早就不想做那么快的人了。大家知道了彼此的心意,就一起放慢速度。一边慢慢做,一边给自己打气,“这是厂里的问题,怪不了我们。”“要怪就怪厂里自己不安排好。”“厂里这样不公平,凭什么就我们要早下班?”前面几个小妹看着大家都不做快,自己心里也有了底。那个临时调来顶位的拉头本来也不怕:自己就是顶位的,又不是你们拉上的,做慢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看到后面的人也不催她,更是慢悠悠放货。

因为大家速度一起放慢,拉上也没有什么堆货,管理们刚上班还忙着交接,填表一类的事情,没注意到大家放慢速度。直到一个小时以后,阿银去查产量表的时候才发现,产量比昨天竟然少了100!这让阿银慌了神,她知道这几天大家情绪都不好,赶紧在拉上做动员,劝大家快点做。拉上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把那些给自己打气的话说给阿银听。总的意思是:这是厂里的问题,不能怪我们。阿美又解释这是厂里的安排,她也没法做主一类的话,但是已经没人听她了。

阿银见镇不住局面,赶忙去找阿香。阿香怒气冲冲地过来,冲着拉上的人大喊“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越做越少!”拉上没人回话。阿香又走到拉头,冲那几个小妹喊,“你们今天怎么回事!给我做快些!”几个小妹小声说:“前面没货下啊。”

那个顶位的拉头辩解说自己在原来拉上就是这么做事的。阿香一边瞪着眼睛看那个拉头,一边大声问阿银:“这是哪个班调来的人?”阿银说是哪个哪个班的。阿香甩下一句话:“难怪这么慢!”

那个拉头也不甘示弱,把焊枪往桌子上一放,扭头跟阿香吵:“你嫌慢你别要我啊,你以为我愿意在你这里做?谁都知道你们拉上最累,还下班早!”

因为不是自己班上的,阿香让阿银把那个人的班长叫来,可那个班长也不买阿香的账,嘴上说着:“我这没有人能去顶位了。我这里忙得很没空。那个人就那样,骂她两句就行了。”心里想:“让你们做那么快,科长天天说我们。这下好了,活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2034班的人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要做快的意思。阿香阿银看到各种办法都不奏效,只好去找科长,不然再这样下去,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容嬷嬷听到汇报,马上召集2034班的人开会。为了确保不影响到其他班,她把大家叫到车间的一个角落,开始训话:

“大家晚上好!”

“晚上好。”只有几个人应声。

“我现在说一下,首先有人问为什么她们加班你们不加班。这个不是加班的问题。以前没有事情做的时候也要在这里上班的。我们现在正在调整,看前面和后面的工序怎么协调,能够做到最合适。但是还没有完全的改善,人员和设备还在调整,还在等。现在不是你们一个班,其他班都是这样。我希望大家要有耐心,配合我们的工作。我现在给大家说清楚了,如果你们有问题的可以找我说。但是,有一点,你们前几天每个钟都是350、400。今天一下子250、280,这是什么问题?你们原来是不是造假的?如果是,那就是你们自己害自己。如果不是,现在开始我会一个工序一个工序地追踪,看看到底是谁那里慢。如果是因为你们加班少了故意放慢速度,那么我给你们说,不要说今天,以后每天我都不会让你们加班!更不要说星期六星期天!而且我会追究究竟是哪个人的责任。第一,拉头那里有多大的能力放货下去,如果是前面放不下货,后面没数量,那怪拉头。如果前面放下货去,后面还是没数量,那就要找后面的问题。你们之前做那么快,今天是怎么回事?是没有货给你们吗?那两个前面的小姐,是我们没货给你们?还是后面的不让你们放?原因在哪里?你们不说也没关系。我首先要追究前面的小姐。然后就是后面的。如果你是不想做,我可以让你彻底没班加!你可以来找我,也可以去投诉我,你看谁会给你加班!我这么说明白不明白?有意见吗?有意见就举手说话,没意见回去马上按照要求去做,有多少货就下多少!”

容嬷嬷越说越激动,吐沫星子都溅到了前排人的脸上。

大家有的是被吓到了不敢出声,有的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直没人应声。

容嬷嬷扫视一遍人群,可能是不满意一些人阴沉的脸上显露出的不服气,又继续说道:“不要以为只有你们班做的快。你们去看看别的班,都是400个。怎么就你们班这么大的意见!少加半个钟就这么大的意见,你们去看看包装部,天天都比你们少加一个钟,她们都没有意见,要是像你们这样,那她们也不要做了?在没有完全改善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配合公司的安排。现在公司里的核心人员都在想办法改进工程,我们也不想让你们天天和别人不一样下班,我们也在想办法。可是你们呢?今天要是谁那里不下货,下班的时候不可以走,留在这里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以前做得完,今天就做不完!还有一个办法,你们可以把人数减少一半,调到前面的工序去,你们加班就可以和她们一样多,你们要能做的过来我更高兴!怎么样,你们有问题有意见的当面说,不要自己在那里乱说。没问题的话就按照我的要求做。有问题的就举手问!”

意见当然人人都有,也没几个人认为容嬷嬷说的多么有道理,可好多人的话就憋在嘴巴里打转,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阿凤心里憋着一股气,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总觉得要说出来些话才痛快,于是举手说到:“那要是前面只下来300多,我们也不可能做到400多啊。”

容嬷嬷瞅了她一眼,不耐烦地说:“有货你就下,没货我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如果前面没货下,你们一个钟100,200个我也不会说。但是你们现在就是有多少货要下多少货,明白吗?其他还有问题吗?”

小凤一开这个头,气氛变得活跃起来,大家开始嘀咕。菲菲赶忙抢着说自己那里通风管有问题,找了好几次生技都不管,烟熏得眼睛疼。容嬷嬷一口应承下来,答应马上解决。

陆续又有几个人发言。大家乱糟糟说了些问题。李桂兰和刘大姐就在人群里帮腔,但也不对容嬷嬷说什么。

还一个大姐重复地反问容嬷嬷:“要是前面没做到,我们做到了,你还有没有问题?”让人听不懂她到底想问什么。不过想想就知道,这个时候大家倒不是真的指望容嬷嬷能给自己解决问题,就是要冲她说些话撒气。不然又有什么办法呢?她说要一个人一个人地盯着做,催着做。你自己不做的话只能倒霉,单个人根本斗不过她。要是大家都不做还有可能,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显然是被容嬷嬷把场面压下去了,虽然大家都极不情愿被她压下去。

散会后,大家回到自己的工位上,也没人说什么话,只是手上的动作都加快了好多。

小文叹口气,想着:“赶紧把这个晚班熬完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工厂女子图鉴-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工厂女子图鉴-激流网(作者:小曼。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