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5·6”郑州空姐遇害之后,滴滴顺风车再出安全事故。8月24日,浙江温州一名20岁女孩赵某上了一辆滴滴顺风车后,被司机强奸杀害。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两起命案,雷同的起因,相似的结果,让滴滴成为社会公众和舆论的集体声讨的对象。其管理不力,服务缺失、监管失利、产品设计欠妥等问题被推到聚光灯下。

资本“催熟”的互联网巨头

2012年成立的滴滴,是有史以来经历过的竞争最惨烈的公司,也是国内崛起时间最短的互联网“巨头”。

2013年,上线不到一年的滴滴,以小博大打败了当时已有数百万资本的摇摇招车。这次逆袭,成功吸引了腾讯的注意。

腾讯注资带给滴滴“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年不到的时间,订单从每天一两千单到日均521.83万单,用户超1亿,滴滴迅速成为移动互联网最大日均订单交易平台。

在2014年补贴大战最激烈的时候,滴滴引入柳传志之女、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柳青,从此走上了融资和扩张的扩车道。

在资本的助力下,滴滴靠大量的补贴和相对更强的产品能力,迅速碾压了其他竞争对手,成为中国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

在2015年情人节合并阿里系的快的,2016年合并百度系的Uber之后,滴滴垄断了出行领域90%的市场份额,估值超过了60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BAT的小巨头。

滴滴成长的速度之快,被程维形容为——每天都像坐在飞速行驶的车上,轮子都要飞出去了,还要不停踩油门。

滴滴的盈利困局

虽然BAT们在许多商业领域互相厮杀,彼此都成了血葫芦,但在滴滴这里却形成了一道奇观:滴滴是唯一一家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

从2012年成立以来,滴滴一共融资了17轮,合计将近209亿美元,如加上快的打车8亿多美元、Uber中国21亿美元的融资额,滴滴出行目前的融资额已经接近240亿美元。

当市场格局稳定下来的时候,资本的前期投入后期都会用其他逻辑找补回来。但是,尴尬的是,烧了240亿美元的滴滴,到现在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健康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2016年滴滴与优步合并之后,滴滴就逐步取消了对司机和乘客的大规模补贴,转而以盈利为目标。但是截至2017年底,滴滴的GMV达到了250-270亿美元,但是其主营业务仍然没有实现盈利,亏损为2亿多美元,整体亏损3-4亿美元。

目前的滴滴,已经发展为包含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等业务在内的多元出行帝国。程维曾设想2020年滴滴各业务版块成交总额之比应该为打车占5%,专快车20%,拼车10%,巴士15%,司机端20%,余为其他。

滴滴危局:本来想要制造通奸,结果弄成了强奸-激流网

但实际情况是,专快车破千万的订单7成来自快车,但快车成本太高,客单价太低,并不能支撑滴滴的良性财务模型。而且,日益严厉的政策监管,限制了快车司机的资质和数量,让快车运力大幅减少。

更为致命的问题是,滴滴估值虽高,但更多是依靠资本的强行催熟,而不是相对完善的用户体验带来的。所以相比其他巨头来说,其用户、司机忠诚度一般,粘性不足,这使得滴滴并不能建立起天然坚固的“护城河”。在美团、高德这些同样背靠大资本的“跨界打劫者”进入时,很容易处于被动地位。

2016年11月,滴滴的程维曾意气风发的对媒体表示:滴滴在中国主场的比赛已经结束,接下来要走出去,像华为一样和世界顶级高手竞争。他当时没有想到,仅仅一年多之后,中国网约车市场又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滴滴还没全面出击,却先成了“被出击”对象。

在资本大战已经结束,补贴逐步被取消的背景下,如何保持用户的粘性,建立起竞争壁垒和护城河,是程维重点思考的问题。涉足社交领域,让用户通过社交建立起对出行软件的深度依赖,成为滴滴的突破口之一。

滴滴顺风车还是“滴滴约炮”?

在当前网约出租车的几种产品中,顺风车是最具社交属性的产品。起步于2015年的滴滴顺风车,因为天然带着“共享”和‘社交“的基因,被滴滴看作是保持用户粘性的“利器”,一直在滴滴出行体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截至2017年末,滴滴顺风车注册车主3000万人,注册乘客1.6亿人,日均订单200万单,约占滴滴平台总日订单数的8%。在2017年,顺风车给滴滴带来了8亿的利润,是滴滴内部少数能够实现盈利的业务之一。

历史经验已经无数次证明了,不能够约炮的出行工具,不是好社交软件。所有成规模的社交软件一开始发展起来的突破口,都是性和荷尔蒙。在QQ发展早期,马化腾曾经亲自注册过一个女性账号,来与男性网友进行网聊和互动;微信一开始因为“摇一摇”等功能,享有约炮神器的美誉,迅速打开了市场;支付宝为了能够杀入腾讯把控的社交领域,更是差点转型成为“支付鸨”。

正是源于一颗社交的野心,滴滴也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一条“支付鸨”曾经走过的路。

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对顺风车的定位是:认识靠谱的人,获得好的社交体验,私家车变成一个半私密的社交空间。她甚至颇为直白地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

这种“sexy”的定位,从顺风车最初的产品设计上就可以看出来,比如填写用户的基本信息、标签等,都是为了给荷尔蒙爆棚的男性司机提供方便,增强他们对平台的“粘性”和依赖。

还有那些充满着“性暗示”的广告文案,画面的诱导堪比陌陌之类的交友和相亲网站。

滴滴危局:本来想要制造通奸,结果弄成了强奸-激流网滴滴危局:本来想要制造通奸,结果弄成了强奸-激流网

所以有人说,滴滴的产品是车吗?不是,是女性。乘坐顺风车的女性,成为滴滴的产品和诱饵,吸引大量不怀好意的男性司机,用乘客风险换取司机规模。因为在顺风车模块,出行需求远远大于车子供给量。

滴滴危局:本来想要制造通奸,结果弄成了强奸-激流网

所以出现在顺风车中的频繁的性侵隐患,从这个产品被设计的时候,就埋下了。

相比较而言,顺风车这种社交属性的设计甚而比其他社交软件更危险。没有线上的隔离,而是直接发生在线下的场景里。这个生理上男强女弱的封闭危险空间里,甚至没有咖啡馆、酒吧那样公共空间的其他人在场,潜在的危险随时存在。

更为危险的地方在于,滴滴为了最大程度地网络司机到平台上,获得更高的市场占有率,根本就不愿意对司机的身份做认真的审查,甚至有意放水。

在2016年网约车新政出台后,对提供专车、快车服务的人员进行了严格的管控,京人京牌、沪籍沪牌等要求,再加上需提供驾驶员合格证等要求,令滴滴的从业人员大量流失。

在滴滴的默许下,大量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司机,便在经过快车、专车的筛选后,转入到管控相对较松的顺风车平台。于是,便出现了两个行凶的顺风车司机,本来应是兼职的角色,却做的是专职司机的生意。

有人调侃说:“滴滴顺风车本来是一款想让大家通奸的产品,没想到弄成了强奸。”

这不是不作为,而是有意作恶。

在资本面前,你别无选择

资本的“催熟”,是滴滴得以迅速成长的重要因素,但是也埋下了滴滴后来发展的种种隐患。

对于滴滴来说,摆在眼前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以5000亿人民币估值冲击IPO,给资本以交代。所以滴滴眼里只有扩张、利润、规模、流量,至于服务,至于乘客体验,至于安全维护,这些都是该削减就削减的部分,甚至连唯一的应急处理通道客服部门,也都是外包公司负责的。

一个在资本压力下急于盈利的滴滴,必然会成为一个油腻的滴滴,一个作恶的滴滴。

上一个和滴滴一样的公司叫百度,全民公敌的接力棒从百度交棒到了滴滴手里。但是可悲的是,我们谴责完百度后,还得接着用百度,卸载完滴滴后,还得重新装回来。

因为,在资本面前,你别无选择。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滴滴危局:本来想要制造通奸,结果弄成了强奸-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滴滴危局:本来想要制造通奸,结果弄成了强奸-激流网(作者:林岛。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