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论美国四处挑战的确定性-激流网

一、美国四处挑战的根本原因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不管是对邻国、盟国还是对手,美国不是挑起贸易战,就是压它们增加军费,或者是进行制裁,再不然就是军事威胁,真是八方点火、处处冒烟,搅得世界不得安宁,但也确实凸显出“美国第一”!今天特朗普签署文件,明天发推特,后天发表演讲,电视屏幕上只见特朗普进进出出,好不神气!

一些人说这是冷战思维,是思维模式的问题,因此,有人就反复劝告美国要“;理性”,晓以利害,希望美国改弦易辙;而我们则认为这种现象绝不仅是意识的产物,主要是物质力量变化的结果,这是历史唯物主义与历史唯心主义的分歧。

从物质力量的变化看,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就成为世界的霸主。当时,它的工业占资本主义世界的一半以上,控制了国际贸易的三分之一,还占有世界黄金储备的四分之三,成为世界的首富,其军事力量更是无人能敌。那时它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与世界霸主的地位符合;以后苏联等国发展起来,与美国形成两霸对立,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冷战时期。20世纪末,苏联解体,东欧复辟,资本主义“不战而胜”,资产阶级政客、学者高呼“世界历史的终结”,以为从此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美国又重新登上世界霸主的宝座。于是美国不顾联合国反对,攻打伊拉克,把一个好端端的伊拉克打得至今还是“稀巴烂”,以后在阿富汗、中东又不断挑起战事,加上工厂外迁等等,国力不断衰落。连特朗普也不得不承认:“在内城区,母亲和孩子正陷于贫困之中,工作机会却越来越少,无数工厂关门”,“我们的工厂一个接一个倒闭,而我们成千上万被落在后面的工人被长久忽视”,“生锈的工厂像墓碑一样布满我们国家的土地”,“基础设施却年久失修、长年荒废。”等等。(引自特朗普就职演说)美国的经济实力的衰退:贸易逆差2000年是4774亿美元,2010增加到6889亿美元,2016年更增长到7968亿美元(引自《国际统计年鉴》2014第301-302页和《中国统计摘要》2017   197页)说明美国人是依靠外国商品在维持经济生活,而且这种依赖日益增加:债台越筑越高,仅以国债为例,1945年联邦政府负债2601亿美元,截止2017年7月3日联邦政府负债已经高达19.8万亿,仅支付利息就近5000亿美元,是世界上负债最高的政府,这是真正的“美国第一”:美国依仗经济实力,美元处于世界流通货币的地位,在世界通行无阻,一加息。搞得土耳其、阿根廷等国家的货币币值急剧下跌,经济动荡,现在,土耳其准备和俄罗斯、伊朗等国,排斥美元,用本国货币进行结算;委内瑞拉则决定采用石油币,这些严重地动摇了美元世界流通货币的地位,说明美国的经济实力与霸主地位严重背离,而美帝国的统治阶级绝不会甘心失去霸主地位,一定要疯狂挣扎,特朗普政府的四处挑衅,正是这种矛盾的表现。所以说,特朗普的种种表演,不能仅仅看作是个人的疯狂,或者是错误思维的结果,实际上是物质力量变化的产物。这是历史唯物主义与历史唯心主义的分野。

美国经济实力不断衰落,债务急剧增加,但是,它不仅不减少军费开支,而且还要增加军费,扩大军队,建立太空军全新的军种等等。众所周知,美国的军力已经是世界上第一位的,它的军火工业在世界上更是遥遥领先,它每年的军费开支远远超过其他国家。军队是用来打仗的,是要“用”的,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军火只有军演、打仗才能消费,不军演、打仗,军火不能消耗,再生产不能继续进行,美国庞大的军火工业就会停产,工人就会失业,“美国第一”更要落空。这是美国物质力量变化的另一方面:军力的变化。

二、美国的对手主要是谁?

当前美国认为对它的霸主地位威胁最大的是谁?毫无疑问的是中国!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发的一条推文引起美国媒体的关注,他是这样写的:“所有如此关心俄罗斯的傻瓜都应该开始关注另一个方向,即中国。”“特朗普在鼓励美国社会把中国看成主要对手”。“美国精英层已经把中国当成主要对手了,他们遏制中国崛起的愿望已经不加掩饰。”(引自《环球时报》《中美关系趋紧 中国更要不乱阵脚》)这不是我们愿意不愿意当霸主的问题,而是美国认定中国一定要争当霸主。美国会甘心把霸主地位拱手出让吗?当然不会,一定要垂死挣扎,所以,它不仅对我国挑起了贸易战,而且利用台湾问题不断地制造事端。特朗普政府为了自身的利益,为了“美国第一”,能够今天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明天又退出伊核协议,翻脸比翻书还快,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就能保证美国不会利用台湾问题挑起战争?美帝国经济实力与军事实力的变化,将显示的客观趋势,比我们祈求的“合作共赢”更具现实性;比主观臆断的“和平与发展是世界发展的潮流”判断更符合实际。最近《环球时报》对中美关系发表评论说什么:“不过,全球化是很深刻的现实,而全球化的很大一块内容就是完全不同于当年美苏关系的中美关系。当年的美苏完全是两条船,它们的各自目标就是要撞沉对方。现在中美到底是两条船还是一条船,情况变模糊了。中美对抗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搞这样一个赌博:把全球化这条大船搞沉了,你比我先死。中国没有搞垮美国或者取代美国的战略野心,也没有对外输出意识形态、与美国开展全球竞争的意愿。中国就是想要发展自己,同时确保别被外部势力颠覆了,别再被欺负了,中国的整体国家战略是内敛的,而非进攻性的。”特朗普政府才不会管你什么“全球化”不“全球化”;不会理会你什么“两条船”、“一条船”“情况变模糊了------你比我先死”;不会体会什么“中国没有搞垮美国或者取代美国的战略野心”等等等等,这些对于美帝国主义都是屁话,它才不会理会你的这些想法,它一定要按照经济、军事力量变化决定的行动方向。因此,我们不仅要面对美国的贸易战,而且要“准备打仗”,准备大打、早打,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国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把文章的标题定为“确定性”,是因为有人在很多地方都采用“不确定性”的说法。如果事物发展到处都是不确定性,那还有什么社会科学?科学的社会学就是要有预见,要根据物质力量的变化,预见事物发展的必然趋势。当然,任何事物的发展过程都有偶然性,都存在着曲折,但是,它改变不了事物发展的规律性,所以,我们把文章的标题定为《论美国四处挑战的确定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迎春:论美国四处挑战的确定性-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迎春:论美国四处挑战的确定性-激流网(作者:迎春。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