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级道歉了解一下?-激流网

宇宙第一碧桂园终于出来道歉了。

在工地塌陷3次,致7人死亡多人受伤的38天之后。杨国强和一众高管终于站出来了。2018年8月3日,鉴于此前一边事故不断,一边搞营销喝鸡血奇葩行为,所有人都盯着这场道歉,赵叔的微信朋友圈在这一天上午10点开始,一直被这家房企的各种照片,评论占据着,媒体朋友们大多义愤填膺,只有少数几个不识相的家伙,晒出了会场每人都能领到的香奈儿香水和2000元小费。

说起来,也是够奇葩的。在今年6月24日,上海奉贤碧桂园事故致1死9伤,7月24日六安碧桂园6死10伤之后,我原以为这会是一场向死难者表示哀悼,向死难者家属送上安慰的,悲天悯人的聚会,可没想到,这场发布会居然是这样安排的:

首先由碧桂园副总裁彭志斌介绍了碧桂园的人才观,接着碧桂园助理总裁兼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主任李静介绍碧桂园扶贫工作进展,然后碧桂园新体系推进团队组长兼筑梦公司总经理孙军介绍碧桂园SSGF建造体系。

这里插一嘴,赵叔最近恰好在南方某曾经大媒体举办的论坛上,听过其中这位孙军同志的发言,他当时也是在讲这套SSGF建造体系,讲了很长,PPT做得也很复杂,期间令你赵叔上了四趟厕所,打了七个哈欠,鉴于我都没怎么听完,所以我也没法评价这套体系好与不好,非要用一句话来说的话,那就是:

我十分想念贾跃亭!

一场万众期待的道歉会,最后仍是一场品宣会。这在中国房企身上也算特色产物了。据说当天这些抬头长的拗口,发言内容令人昏昏欲睡的演讲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11点多,碧桂园副总裁陈斌才走上舞台,鞠躬致歉,并说道:

“我的心情非常沉痛并感到深深的自责,在此致以深深的歉意。”

然后,他又怀着同样沉痛的心情开始介绍碧桂园强大的运营和质量管控体系。

然后,你没猜错,和之前的安排一样,碧桂园副总裁黄宇奘上台介绍了碧桂园设计院,碧桂园首席财务官伍碧君上台开始介绍碧桂园财务的状况。

当时现场的媒体们是什么反应我不知道,当然这也不算事。因为我们万众瞩目的杨国强董事长要准备发言了。在陈斌介绍了下碧桂园强大的运营和质量管控体系,某某某又介绍了设计院,某某某又介绍了财务状况,并坚称虽然有9300多亿负债,今年上半年负债还率略有上升,但从近五年净负债水平看,碧桂园的财务指标还是稳健的之后。总裁莫斌登台道歉,发表了一番深情演说:

“我是做工程出身的,所以我说话向来是直来直去,说的不妥当的地方,请各位媒体朋友批评指正。针对近期几起施工单位的安全事故,作为建设方,我们碧桂园深感痛心和自责,作为建设方,我们负有监管不到位、管理不到位的责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此我代表集团,向死难者表示哀悼,向死难的家属和受伤的工友表示慰问,向社会公众表示深深的歉意。”

言之恳切,情之凿凿,赵叔确实感动了,不过是不是把道歉的对象搞错了,你向死难者表示哀悼,向死难家属和受伤工友表示慰问,他们来现场了吗?坐在哪一排,你指给我看。

所以说,中国人的厚黑学水平到底是高,向对方道歉,对方居然可以不出现在道歉现场,而是反过来乞求吃瓜群众的原谅和认可。这就好比你打完人,先不管把人打的怎么样了,先和围观群众表达下自己不该打人,再向警察同志承认下错误,至于被打者伤势重不重,心情是不是难过,好像并不那么重要了。你仔细想想,这招高明不高明?

而在道歉之后,莫斌又强调了事故发生与压缩工期没有关系,事故发生地点并不在甲方管理范围,并解释称高周转的初衷,是碧桂园发现有很多项目浪费了时间,“没有做到均好”他这么说。然后他又强调,外界流传的“456”模式,实际只是一个方向,并没有处罚措施。

可赵叔我明明记得,上海奉贤安监局当时发布的事故调查结论是:

碧桂园旗下的上海湾碧房地产公司作为建设单位,任意压缩工期,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

我还记得,今年4月流传的那份内部文件,碧桂园曾要求提高加大三四五线城市项目周转速度、报建速度、供货速度。诸如在设计方面,所有三四五线城市项目须采用标准化产品,设计院接到营销户配及设计要求后,当天内出图。诸如开盘工期,3个月开盘奖励20万,如果开盘工期在6个月到7个月之间,罚款20万,如果大于7个月,项目总撤职。

不知道这些问题有没有人去反问莫斌,但也无所谓。打你的时候手下不留情,打完了说自己其实没想真打,不是我的错,大家不都是这样推卸责任的吗?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些喝鸡血的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假如真像莫斌说的没有处罚,那就是他们自己要喝,那碧桂园有没有考虑给这些同志请个脑科医生呢?

最有意思的是杨国强主席,他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自己是天下最笨的人。而按杨主席的说法, 自己本来可以去和王石大哥爬珠穆朗玛峰,可以去亚马逊漂流,结果现在赚的钱都不是自己的,为了做得更好又更加笨,去做农业,去帮助9省14县脱贫。

好家伙,听完这番话,好像我们反而应该给碧桂园道歉。我们确实不能否认任何一家企业在慈善、扶贫方面的贡献,但你的公司在经营工程中发生了死人伤人的事件,而且还是连续发生,然后你居然举办了这样一场“特别负责任”的发布会。只能满心佩服我们国人,欲扬先抑,明贬暗褒的本事了。

要知道,杨主席没说的是,在高周转模式下,在形同血汗工厂般的制度下,才有了2016年碧桂园销售规模突破3000亿,2017年突破5000亿,2018年前6月已经达到4125亿元。我们抛开用了什么手段不谈,如此业绩的企业在全世界也罕有,我实在想不明白这背后有什么可委屈的,无论个人成就抑或财富,哪怕将此当做人生理想,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满意。

中国的房地产圈,过去这些年搞这些东西都习惯了。要面子,要排场,既有能拿钱买来的销售排行榜,也有能拿钱买来的深度报道,再不济,啪,拍给你一个一百万的投放,还有谁不服?

而恰好,这又是个不差钱的行业——准确来说应该是不差“现金流”。其实大多穷的要死,一身负债。

缺钱的碰上有钱的,就像鱼儿遇到了水,久旱逢甘霖。这也就此形成了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怪圈,据说这次有些被邀请去参会的自媒体不仅完全不介意收钱的事,还在朋友圈大张旗鼓和没收钱的互怼,说出来的话,让有些秉持正义良知的记者朋友还真没法回——“有本事你把来回的机票和酒店也退给人家啊!”

不过,鉴于这场道歉实在无料可谈,以至于一些良知媒体朋友在退不了机票,又写不出惊世骇俗的稿子时,也只能拿出专业主义上骂骂人:“全是情绪!全TM是情绪!”

可专业的媒体请告诉我,现场向碧桂园提问的时候,你的专业主义都哪儿去了?赵叔看到一篇文章里说有记者问了这样一个“尖锐”问题:

“为什么碧桂园会被妖魔化,责任是谁?”

这简直太尖锐了。

有时候,真的会怀念上个世纪末那些金光闪闪的日子。而现在,一个道歉会开成这样,舆论的吐槽还这么轻微,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就好比一到母亲节父亲节,就发朋友圈祝父母节日快乐的孝子,却永远不会去给父母一个拥抱,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打。

今天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2015年,赵叔在天津爆炸发布会上,看到的那群“像疯狗一样的香港记者”。天津的官员们从一落座就没完整说几句话,连续被打断,连续被质问,以至于发布会开了一半就灰溜溜的跑走了。

你当然不知道这些,因为那些发布会都不是直播,电视台在播送这种重大事件时都会有意延迟十几秒,好预审内容,而在那时,香港记者提问时的讯号是被掐断的。赵叔当时在门外和朋友抽烟,还觉得这群香港记者真的是,too simple,too naive,西洋的东西学久了,懂不懂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给别人面子就是给自己面子!

可今天,尽管未能亲眼目睹这奇景,但看到这样让人无语的道歉,这样让人无力的反馈,我只能说我很怀念那些“像疯狗一样的香港记者”。

一件事做错了,你再诚恳道歉,也不值得赞美。

而现在发生的事却是,一件事做错了,没人诚恳道歉,反而所有人都好像心安理得。

PS:鉴于以后这样的事情说不准还会发生,我觉得各位企业的朋友应该内部设置一个岗位,储备一些脸皮比较厚的特殊人才,就叫首席道歉官。

英文名我都替你们想好了,Chief Apologize Officer,简称CAO。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五星级道歉了解一下?-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五星级道歉了解一下?-激流网作者:赵叔。来源:布老爷。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