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阳标:这是13年前的一个调查,原载于江苏法制报,是我在那里工作时做的一个调查。这几天因为长春长生疫苗造假的事情,特意找出来看了看,结果发现,当年各地买假疫苗的源头,长春就是排在第一位,可见长春长生的问题不是近几年的事情,而且长春地区的疫苗问题可能也不是长生一家。

现在假疫苗事件全面爆发,相关领导也都做了批示,相信有关部门这次总会认真查下去,给人民一个交代的。但我们仍然想问:为何13年前就揭露过的假疫苗,直到今天才被查?

宋阳标:为何13年前就揭露的假疫苗,直到今天才被查?-激流网

淮海经济区假疫苗地下网调查

作者:宋阳标  来源:江苏法制报

2005-7-1 9:32:05

“当时打了两针,60块,后来又有2次,一次是100多,一次是70,不过因为听说疫苗是假的,后来两次就没去打。”徐州市云龙区潘塘街道塘坊村7组的梁红霞说。她所说的疫苗是假的这件事情是指,2003年9月潘塘卫生院通过非法渠道从安徽省萧县私人手中购进大量假冒疫苗事件。在那次事件中,有3000多人被接种了假冒疫苗。假疫苗事件在当地造成的影响到今天仍未消失。

这样的事情在临近地区并非个案,由于安徽泗县疫苗事件被媒体披露,宿迁市去年的一起涉及疫苗安全的群发事件也跃入人们的视线。

宿迁市妇幼保健所自2003年12月至2004年5月份的半年里,以现金结算方式从不具备药品经营资格的安徽人张鹏处购进包括乙肝免疫白蛋白、流感疫苗等9种免疫疫苗共6000余支,货值32.17万元,到2004年6月16日,使用上述药品违法所得28万余元。这个张鹏,正是此次安徽泗县疫苗事件的主角。在宿迁该次疫苗事件中,该市药品监督管理局虽然没有对这批药品的质量和成分作出交代,报告还是给出了个“意见”:“这批药品质量无法保证”。那次事件使得宿迁全城陷入恐慌之中。按照宿迁市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统计,在市保健所接种过这批疫苗的婴幼儿在3000人以上。

根据记者对苏北以及皖北等地的调查,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的淮海经济区,一直存在着一个地下的非法疫苗供应网络。这个供应网络的供货源从东北到浙江,上海到广东,范围覆盖了半个中国。

有什么药我们都买

6月29日,安徽省淮北市段园卫生防疫站。这栋处在311国道边上的建筑显得又脏又旧。进入楼梯口就可以看到在一楼二楼之间的墙上贴着一张红纸,上书“疫苗接种,请上二楼”。

在防疫站的办公室里,有2个人坐在电脑前,经过一阵闲扯,谈话转入正题。“你们这要药吗?”记者化装成卖药的,询问防疫站一位负责人王积善。

“有药的话我们都要,你们有事情直接找我就行。”王积善说。

“什么药都要吗?”记者询问。

“都要,但是你们要保证质量。”王积善显然是长期从事这个行业。

“疫苗也要吗?”记者追问。

“你们是干什么的?”王身边一个年轻人显然有点怀疑记者的身份。

“我们就是卖药的,从徐州过来的。”

听着记者操着当地的方言,他们放弃了质疑。

王积善聊起了一些疫苗的行情,一再保证,只要找他就行,而且量很大,因为整个镇和附近的两个煤矿的防疫工作都是在他们那里进行的,所以他们有很大的购买量。“要便宜,”王说,“我们这个地区总人口有5万来人呢。”

“在他们那里进药,主要是便宜,”江苏省睢宁县一个乡镇的卫生防疫站工作人员说,“我们这很多地方都是这样操作的。”

在淮海经济区的一些乡镇卫生院看来,在疾控中心和上级卫生防疫部门购买疫苗显得有些贵。而那些没有合法销售身份的地下交易者就成了这些乡镇卫生院瞄准的对象。

2003年6月,江苏徐州警方破获了一起被国家药监局和公安部列为“联合打击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犯罪活动”开展以来的第一大案。在这次案件中,徐州警方共逮捕39人,查获使用假狂犬疫苗案件19起,共11批次,累计2300支。销售渠道有十几条,制造、销售假狂犬病疫苗达10万盒,危害苏鲁豫皖多年。该案件引起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副总理吴仪的高度关注。

虽然警方一直没有放松对这类犯罪行为的打击,但显然,那些在地下从事的秘密销售活动并没有消失。

要什么药我们都卖

经过多日联系,记者通过线人,找到了一个在徐州解放军97医院对面从事地下药品交易的销售商。

记者以安徽省萧县一家卫生防疫站的名义向其咨询购买疫苗的相关事宜。记者以因泗县出了大事,导致在安徽当地无法从地下渠道购买到便宜的药品为由,向其咨询药品价格以及供应种类等情况。

这位姓张的女负责人称,除了那些季节性特别强的疫苗外,其他要什么药都有的卖。

她向记者透露了一些疫苗的供应价格,其中:甲肝疫苗,5元/支,乙肝疫苗,8元/支,流脑疫苗,8-10元/支,流感疫苗,35元/支,狂犬疫苗,28-30元/支。

张女士表示,如果需要量大的话,价格可以再商量。

至于产品质量,张女士称,绝对有保证。

她介绍道,他们所进的货,全国各地都有,大多数是从长春、上海、南京等地购买来的。

至于最近泗县出的事情对他们的销售还没有影响,她介绍说,他们的产品销售基本是苏鲁豫皖地区为主,信誉一直比较好。

张女士称,自己是在一家从事医疗器械销售的公司内做这项工作,并把公司电话和小灵通号码留给了记者。在记者通过114核查其公司号码时,114查号台称该号码为私人住宅电话,并非公司用电话。而其留给记者的小灵通号码,与线人提供的另外一个朱经理的号码竟然是一样的,而那位朱经理的办公室电话却又是另外一个电话号码。

据线人透露,这样的情况在周边地区其实很普遍,因为一直以来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大问题,所以大家长期以来基本上都是两条渠道进货,一条就是从上级卫生防疫部门,一条就是从这些地下市场。由于从地下市场进货要比从正规的供货渠道买进要便宜的多,一些卫生防疫站就能获得更大的利润。比如上文中提到的潘塘镇村民打两针乙肝疫苗要60元,而他们购进的价格才9.3元。暴利,成为地下交易活跃的基本动力。

假疫苗肆虐淮海经济区

假疫苗问题并非是最近才出现的问题,近些年来,在苏鲁豫皖交界处的淮海经济区,一直活跃着一支制假、售假的队伍。

除了江苏省徐州警方破获的那起引起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副总理吴仪关注的大案外,在安徽省和河南省等地均发现多起制假造假疫苗案件。

2004年,安徽省阜阳市公安局破获一起制造假疫苗案件,在12月10日将犯罪嫌疑人韩某、盛某夫妇当场抓获归案,并在其家中查扣各类假冒商标50余万套,假冒鸡疫苗4万余瓶及造假用的各种作案工具。

犯罪嫌疑人韩某系浙江人,原系当地某兽药厂业务人员。其供述自2002年以来,专门在阜阳市购置房屋及车库一套,先后从武汉某兽用生物制品公司购进鸡用新城疫低毒力活疫苗等,贴上南京某公司的注册商标,对外销售。在近三年的时间里,嫌疑人韩某共对外销售50余万元的假冒药品,销售范围涉及江苏、山东、安徽、河南四省,固定客户高达100余家。

现已查明,在安徽阜阳、凤阳、亳州、河南永城等地,有多个制造销售假疫苗的窝点。而近几年在安徽一些地方发生的假狂犬病疫苗致死案件,至今没有追查出制假源头。这些假疫苗大多销往淮海经济区一些城市。

而淮海经济区人口密集,经济相对比较落后,医疗卫生条件较差,一旦发生群体性公共卫生事件,很容易造成大规模的死伤。

“人命关天”——安徽泗县“6·17”事件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温家宝总理、吴仪副总理立即作出批示,温总理批示中突出了这4个字,“我们理解这句话就是任何时候对任何涉及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生命安全的事情,都要立即积极妥善处理,决不能漠然处之;任何因我们工作疏忽而导致人民生命安全被损害的事件,都不应当发生;任何损害到人民生命安全的单位和个人,都要受到严肃查处。”卫生部部长高强说。

新闻链接: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卫生部日前联合发出通知,要求从明年1月1日起上市的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的疫苗制品,必须在其最小外包装上标明“免费”字样以及“免疫规划”专用标识。此前已上市的疫苗可继续使用至该疫苗有效期终止之日。

目前,国家免疫规划的疫苗包括:麻疹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联合疫苗、卡介苗、乙型肝炎疫苗不包括成人预防用乙型肝炎疫苗,以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增加的免费向公民提供的疫苗。

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h/200507/20050701093653.htm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宋阳标:为何13年前就揭露的假疫苗,直到今天才被查?-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宋阳标:为何13年前就揭露的假疫苗,直到今天才被查?-激流网(来源:红色中国。责任编辑:黄大壮)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