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还没拆,家先散了-激流网《纺织城》剧照

“哼,今早上我去宿舍区,听拆迁办的人说,你姐昨天专程跑到他们那里,反复强调,不能在她未在场的情况下和我签合同,她倒是挺积极!我的房子我说了算。”母亲愤愤说道。

1

2011年6月,岳母家位于中塘镇的自建房收到了房地产开发商的拆迁通知。

上世纪90年代初,岳父工作所在的区交通运管所从十余里外的石板镇迁往中塘镇。平日,一家子依靠岳父的工资与岳母起早贪黑卖豆腐和豆芽维持生计。在中塘镇工作期间,岳父考虑到自己身体不好,岳母又没有工作,想着自己百年之后,老伴还可以靠房子的租金维持生计。于是几经考察,在运管所附近购置了一块当地农民的土地。随后东拼西凑了10万余元,修建了一栋两层的小楼,产权人写的是岳母的名字。

当时,这块地还处于城郊的贫困农村,谁也不会想到,20年后这里不仅被纳入了市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