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的法西斯行动-激流网

2018年3月,波兰当局将一块纪念罗莎·卢森堡的纪念牌匾从她的诞生地摘下,这一块纪念牌匾从1979年就在那里悬挂至今,波兰当局通过这一行动,妄图利用抹除政治象征物的手段来抹除所有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和左翼反对派。

就在最近到2016年年底,在为该市被谋杀的犹太人重新献上1950年纪念碑之际,扎莫希奇市市长Andrzej Wnuk声称,该市没有兴趣改变罗莎卢森堡的纪念牌匾或者除去它对城市这位著名女儿。 Wnuk强调他个人对这一立场的认可,即使在指出卢森堡的政治对他完全陌生的时候也是如此。

然而波兰当局和政治保守派指责卢森堡是波兰独立的敌人,这些扭曲历史事实的人一定没有读过卢森堡的作品。她曾在自己的著作《民族与自治权问题》中,提出了要用辩证法去分析民族独立及自决权的问题。这些科学的分析,是符合无产阶级的利益的,而不是像法西斯当局说的那样是卖国这样一种历史的无知论断。

1919年1月15日,卢森堡被德国军队杀害,而德国的未来轨迹也不可避免的滑向了灾难。罗莎卢森堡对德国形势的分析和她的理论贡献使得她始终被历史铭记,而波兰当局却想用极端主义来指控罗莎卢森堡这一共产主义在欧洲的象征,本质是想让共产主义销声匿迹,将波兰塑造成为一个民族主义的右翼国家。

这样的历史解构行为是比一切指责还要凶恶的行为,让一个政治理念消失的方法就是让他不为人所知,就好像它并没有存在过一样。而打碎过往的政治象征物又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政治象征物的存在是因为过往的历史存在的合法性和为大众所认可,破坏掉这些就是要埋葬过往的政治敌人。而现在右翼回潮的时刻,波兰只有通过这样的行动,来让年轻一代对红色波兰时期的历史产生疏离,并借由一些扑朔迷离的历史事件来抹黑历史上抗击纳粹的红色英雄们。

2016年,波兰通过了反共产主义的新法律。波兰国内的保守派份子甚至建议更改一些有纪念意义的街道名称。这些街道往往以历史上参与反抗法西斯并忠于人民的波兰共产党烈士和参与了战后重建的人们的名字命名。波兰国家记忆研究所还想改变那些为纪念共产主义抵抗组织而命名的街道的名称,比如说,有些街道是以在西班牙作战的国际纵队以及法国和希腊的抵抗组织的成员的名字命名的。这些丑闻已经到了国际的层面,并且遭到了来自国外的抗议。波兰国家记忆研究所还想改变那些为纪念共产主义抵抗组织而命名的街道的名称,比如说,有些街道是以在西班牙作战的国际纵队以及法国和希腊的抵抗组织的成员的名字命名的。这些丑闻已经到了国际的层面,并且遭到了来自国外的抗议。

而这只是波兰法西斯暴行的一小部分,同样是在2016年,波兰地方检察官指控四名波兰共产党员和晨星报编辑“直接引用共产主义体系和马克思列宁主主义”,并判处九个月服务与罚款,尽管这个案件后来宣判无罪,但波兰在法西斯这一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苏联解体以后,右翼在波兰重新崛起,波兰的卡钦斯基兄弟更是对德莫夫斯基大加赞扬,自由主义导致的各种问题给了右翼以各种口实,卡钦斯基也是直接对公民社会进行攻击,因为中东欧自私有化以来带来的种种问题,都被资产阶级右翼以民族问题大肆渲染,仿佛在民族之间设置高墙就可以让本国国民生活在桃花源中,这只能是痴人说梦。

右翼以左翼作为自己的替罪羔羊,并将阶级问题说成是民族问题,这只是其一贯的行为方式,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右翼对民族问题的解决,往往是通过对外战争和本国的血腥镇压来转嫁矛盾,并将世界引入深渊。右翼现在的猖獗显示了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巨大割裂,资产阶级无力解决,只有用这样的方法来维系其对无产阶级的专政。

我们应该看到,尽管波兰和乌克兰做出越来越多的反动事情,但是,反抗的人越来越多了。民族主义者渴望分化无产阶级,那么我们就要团结起来;民族主义者希望各个民族之间相互攻讦,那么我们就要相互赞赏;民族主义者希望左翼继续沉沦,那么我们就要行动起来,与其战斗。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波兰的法西斯行动-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波兰的法西斯行动-激流网(作者:阿扑飞。来源:无产者评论。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