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之路:何止是“起跑线上不能输”-激流网这是河北衡水二中2018高考的百日誓师活动现场。今天,万千学子已奔赴考场。(东方IC/图)

社会飞速发展,做孩子和做父母却越来越难。没有家长不想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可随之而来的焦虑成为他们甩不掉的宿命。他们焦虑孩子的一切,恨不得能让孩子“瞬间成才”。这种普遍的社会群像,使得极少数还想让孩子拥有自由快乐童年的家长,成为“不思进取”的异类。

自从孩子进入高考前回家复习的最后冲刺阶段,于梅每天都会早早起床给孩子准备早餐,尤其今天。这个平日里爽朗的山东女人觉得,自己在家里连呼吸都需要控制,生怕多叹一口气也会影响孩子。

女儿潇洒,考前执意不要她送考。但于梅还是决定要悄悄跟去,她坐在考场外,早饭也没顾上吃,心想着好歹离女儿更近一些,能给她更多心理上的支持。12年弹指一挥间,她曾很多次这样等待女儿,在考场外,在校门外,在辅导班门外,望眼欲穿。

像所有唯恐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母亲一样,拼尽全力给孩子报最好的辅导班,送进最好的学校,举债为孩子买学区房,心力交瘁地陪孩子写作业。尽管如此,于梅这样的中国父母仍然担心自己做得不够。

“贷款买学区房后,我经常担心会失业”

梁馨,女,33岁,小学生家长,@北京西城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

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的收入停滞不前;学区房的还贷压力让我和老公喘不过气来;更可怕的是,儿子也不好过,同学们都在参加各种花样翻新的辅导班。儿子一口气跟我说了10个辅导班的名字(许多连名字都没听过),一笔笔费用像流水一样进了辅导班。最后,我被梦境惊醒。

虽然孩子还在读小学,但看到那些送考的家长,恍若看见若干年后的自己,现在的压力已经这么大了,一想到日后更是无力。

孩子还在幼儿园时,我就开始看学区房。最终,我和老公用全部积蓄和家里的资助,贷款买了前门西大街一套小房子,总价500多万。这是一套70年代建造的老房子,虽然外观和质量跟二三线城市同学买的豪宅不可同日而语,却装着我们一家所有的梦想——让孩子上实验一小,然后直升北大附中!

可生活是一场长跑,重点小学只是一个开始,没有人能帮我们。学区房面积太小,老人不在身边。我和老公开始没日没夜地努力工作——老公是个程序员,白天上班、晚上加班,周末还要接各种私活,终日无休,他的视力每年都在下降。而我除了上班,还要照管小孩,工作上明显感到力不从心,我有个悲观的想法:职业上升通道已经向我关闭了。

我和老公的工资基本是来卡里转一圈就没了。记得前一阵朋友圈里刷“某公司清退34岁以上员工”的新闻,以前看过就算了,现在好像随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刚生孩子那年,为了奖励自己,我买了个香奈儿的包包,现在特别想转卖出去——我当年怎么就敢买那么贵的东西呢?!

高考之路:何止是“起跑线上不能输”-激流网(东方IC/图)

“家长会上,老师让我们赶紧去找辅导班”

李南,男,36岁,小学生家长,@上海浦东

外甥今年高考,听说考前三天还在上辅导班。从小到大,辅导班上了一个又一个,成绩却还是不上不下。

跟北京不同,上海的中小学阶段,民办学校教育质量也很好,这成为了很多家长的选择。进民办学校需要面试,竞争十分激烈,于是前段时间爆出了新闻——孩子升学的简历上连爷爷奶奶的职位和学历都要写。我们家就是在这种选拔中败下阵来的。我家房子对口的只是一所教育质量一般的小学,这种普通小学在上海被叫做“菜场小学”。

女儿今年三年级。因为教育部门有严格的“减负”规定,小学期间不得加课、不得校内辅导,甚至不能布置选择题以外的书面作业,严格按照考纲来。于是家长会上,老师明确指示我们:赶紧去上辅导班。

我和妻子比较排斥辅导班,不想让孩子竞争压力太大。所以一开始我想自己上,毕竟也是硕士毕业,觉得搞定小学课程应该没问题。但很快发现这条路行不通:一方面,我的讲授方法和老师不一样,孩子有点懵,脑子里更乱了;另一方面,我每天回家后要备课,找资料、比方案、想讲法,这让我身心俱疲。

最终,我还是做足功课为孩子报了辅导班。现在,三年级的女儿“档期”都排满了,周一到周五的晚上、周末白天都有课。

辅导班是有帮助的,以英语为例,三年级已经学完被动句、祈使句,而女儿的班级才学完26个字母。但辅导班不是万能的,我们为女儿报了无数个数学补习班,钱没少花,却越补越没信心。朋友推荐我试试洋葱数学,她家孩子从四年级开始用,一有时间就捧着iPad在线学数学,几分钟的动画把知识讲得很透,很有点上瘾的感觉。她跟我感叹,这种互联网教育真好,不但花费便宜,关键孩子真能学得进去。

看着女儿书桌上堆积如山的习题册,再想到女儿疲惫的样子我就很心疼,我也打算让女儿试试。无论如何,我不敢让女儿从这个跑道上下来,“自由”的代价太重了。

高考之路:何止是“起跑线上不能输”-激流网

“我不能接受孩子的未来混得比我差”

王欢,女,40岁,中学生家长,@成都锦江

这几天的朋友圈都是高考话题,看着其他家长们关切而又小心翼翼地掩饰着紧张情绪,真是百感交集。

我今年40岁,家庭收入属于中等水平。因为从事教育工作的关系,对儿子的期待比别人高很多。从儿子出生起,我就打定主意让他走“学霸”路线,优异的成绩能让他过上比我更好的生活。

我老家在四川县城,学生时代成绩平平,考入当地普通本科后,才知道学习有多重要。人到中年,我深深地感受到社会阶层已经固化,想让生活水平再上一个层次,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决心要让儿子从小接受最好的教育,起点制胜。我知道这对孩子很残酷,但我是为他好。

我给儿子报过早教班,也请过外教启蒙英语;幼儿园就上英语和数学课程;小学阶段有一半时间是在校外辅导。他学过的数学、英语、编程、音乐、游泳等课程,前前后后花了10多万。

你觉得多吗?一点都不多。“别人家孩子”上的培训班一点不比我儿子少。公司高管女儿的暑期兴趣班不下20个,一个假期花了30多万。更让我痛苦的是,这些孩子的成绩都比儿子好。条件比你好的家庭,对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一点不比你少。成绩比你好的孩子,学习比你更努力。这些现实,让我脑子里的弦越绷越紧,生怕一不小心耽误了儿子前途。

孩子也跟我发脾气,说不想上那么多辅导班,觉得当中等生也没什么不好。他哪里懂“中等”妈妈的痛苦,要知道现在这时代,你的原地踏步,就是不断退步。

如今,我最怕听到的话是:“别的学校有”“别人的孩子在学”。

高考之路:何止是“起跑线上不能输”-激流网(东方IC/图)

社会飞速发展,做孩子和做父母却越来越难。没有家长不想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可随之而来的焦虑成为他们甩不掉的宿命。他们焦虑孩子的一切,恨不得能让孩子“瞬间成才”。这种普遍的社会群像,使得极少数还想让孩子拥有自由快乐童年的家长,成为“不思进取”的异类。

谁不渴求自由,谁不想摆脱那些从众、扎堆、攀比……让孩子为自己而活,让他们去追逐属于自己的梦想。

可是一次次心理挣扎后,家长们会更加勇敢地追求自由和爱,还是在现实面前低头?

你身边有这样的家长吗?你是否也是其中一员?或者说,你已是参加过“两次高考”的过来人?在社会目光都聚焦在高考学生的时候,我们试图站在“翘首期盼的家长”外围,来看高考这件事。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高考之路:何止是“起跑线上不能输”-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高考之路:何止是“起跑线上不能输”-激流网作者:郭佳章。来源:南方周末。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