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传说中有各种非常动人的友谊的故事。欧洲无产阶级可以说,它的科学是由两位学者和战士创造的,他们的关系超过了古人关于人类友谊的一切最动人的传说。                                               

——列宁

友情篇 | 恩格斯:做你的第一小提琴手!-激流网

因为革命的缘故,马克思过得并不好。他先是被比利时当局驱逐出境,回到法国巴黎。又从巴黎辗转到了普鲁士,最后从法国前往英国伦敦。面对逮捕、囚禁与驱逐,他选择了后者,宁愿流离失所,也不愿成为囚徒。

后来他搬去了英国伦敦,而恩格斯因为父亲的缘故,开始在曼彻斯特的工厂做工。尽管对做生意向来深恶痛绝,在父亲的逼迫下,恩格斯也只好屈从。

而此时的马克思,由于他的政治倾向,没有任何工作愿意聘用他,饥饿和生存的问题一直都在困扰着马克思和他的家庭。没有固定的工作,除了稿费,没有别的收入来源。不幸的是,他的四个孩子,有三个夭折了。

当我得知这一噩耗的时候,几乎是悲痛万分。我还记得他最疼爱的小儿子是如何玩耍的,仿佛我还能听见他在兴奋地叫我“叔叔”。世事无常,总是这样拨弄我们,几乎置之死地。

恩格斯在当时过得也并不理想,为了能够帮助马克思,恩格斯毅然决然放弃了他所热爱的研究工作,去从事他最反感的“生意”。

由于从小职员做起,一开始我连固定的收入都没有,靠着父亲接济,每年会给我200英镑。因此,我对马克思的帮助也只能一个月1英镑、2英镑、5英镑。他也知道我的困境,我也省吃俭用,节省下不少的资金去帮助他。也许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才开始互相扶持吧。

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写道,“一个星期以来,我已达到非常痛苦的地步:因为外衣进了当铺,我不能再出门,因为不让赊账,我不能再吃肉。”不久又写信向恩格斯倾诉:“我的妻子病了,小燕妮病了,琳蘅患有一种神经热,医生我过去不能请,现在也不能请,因为没有买药的钱。八至十天以来,家里吃的是面包和土豆,今天是否能够弄到这些,还成问题。”

可见,这一时期,马克思的生活是十分困窘的,而恩格斯为了支持马克思从事研究工作,不得不拾起自己厌恶的工作,在父亲的公司里做了21年——在这么漫长的日子里,恩格斯只能把研究的工作全部交给了马克思。

1867年,马克思写信给恩格斯,信中这样说:

“这一卷能够完成,只是得力于你!没有你为我而作的牺牲,这样三大卷的大部头著作,是我不能完成的,我拥抱你,感激之至!”

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成功出版,可以说蕴藏着马克思跟恩格斯两个人的结晶!

友情篇 | 恩格斯:做你的第一小提琴手!-激流网

世人曾道,我与马克思,两位革命巨人之间的友谊,是世界上的任何友谊都没法比的。我们互相沿着对方的脚步走下去,互相成为对方的第一提琴手,各自钦佩。马克思逝世后,《资本论》成了我回忆友人的最好方式!                          

 ——恩格斯

友谊之舟在生活的海洋中行驶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有时会碰到乌云和风暴,在这种情况下,友谊应该受到这种或那种考验,在这些乌云和风暴后,那么友谊就会更加巩固,真正的友谊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放射出新的光芒。      

  ——马克思

以上斜体部分引自《恩格斯:我与马克思那些事儿》

前两年有句话红遍网络,“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句话被网友们经常用来吐槽友情的脆弱。在职场的上班族中间,更是流行“平级是朋友,升职变敌人”的“职场友谊”,这种所谓的“友情”不过限于表面的客气寒暄,涉及真正内心深处的交流可谓不多。职场友谊的脆弱源于激烈的职场竞争,为了升职,有些职场白领们可谓是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那架势活脱脱儿一部现实的甄嬛传。在这样的环境中历练个一年半载,还能对友情失望,恐怕都算是心态好的了。

我们于是看到这样一幅拧巴的画面:竞争一面使得人人自危,另一面又让不少人在竞争的大道上马不停蹄地前进。于是,友情“翻船“的恶性循环就无出头之日了。马恩若活在今天,无论其思想之境界有多高,想必友情不可能是在职场中结成的;想必在职场中也不可能结成此般友情。说到这里,我总有朋友会以人性败坏来解释此类现象了,然而人们这丑恶举动的背后,恰恰是被扭曲的竞争环境扭曲了的人——人心是被环境扭曲的。然而一时代的人们又由于其成长环境与经历的特殊性,哪怕在同一时代大背景下,最终也会做出不同的人生选择。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动人友情,正是基于他们共同的为实现全人类解放而奋斗的理想追求,对身处在水深火热的社会大多数底层人民的同情,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这套看似”文明“的吃人制度的痛斥,对一个”所有人都能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人类社会必然王国到来的坚定信仰。

我想,友情建立的基础,决定了友情的高度!如果友情仅仅是建立在日常吃喝玩乐的消费之上,那就是玩伴,成长的不同时期我们会有不同的玩伴;如果友情是建立在为了个人前程而达成的资源共享基础上,那么友情必将随着资源共享的不可持续而不在,因为每个人都还只是在为了自己的前程考虑。真正的友情应当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两个个体,因共同的人生理想走到了一起。于马恩二人而言,为实现全人类解放而奋斗的道路便是他们共同的人生追求。 友情如此,爱情莫不如是。

《无法避免的战争》中卡比尔与安迪,这对曾经的好朋友,终是因信仰与立场的不同走向了反面。最终,安迪开枪杀死了支持纳萨尔派的卡比尔,卡比尔在临死前,对安迪说道:“我为我们的友情感到惋惜,但我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

愿你我都能寻觅到真正志同道合的朋友,去实践我们共同的理想,方不负此生!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友情篇 | 恩格斯:做你的第一小提琴手!-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友情篇 | 恩格斯:做你的第一小提琴手!-激流网(作者:余小麦。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