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

“春天商场、BHV、迪沃尔、普利聚尼克、郎万、费朗克父子、埃迪尔、两家电影院、一家超市、絮玛和其他一百来家商店竟聚集在同一个地点!”

资本主义终于走向了它的顶峰,它用钢筋和商品搭建出天堂。推开了玻璃门,就是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永远是春天,消费者如海水一般涌入涌出,他们被吸走了金钱和灵魂,好为这座吸收利润来维持血液循环的巨兽提供营养。暖气不断供应着,柜台上的塑料花恒久不谢,四处洋溢的香气为其装腔作势,橱窗照着一动不动的模特和衣服,暖和的灯光还要给它笼罩一层光环,像是殉道的教徒,这就是巴黎春天的春天,这里的春天就是永远的春天。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

1

商品是人民的鸦片

晚期资本主义的时间计量单位是美元,所有人的交换价值就在于他们的时间,消费正在以大他者的胸怀关照万物,而资产阶级用庞大的景观堆积来维持统治,这是驯化的过程,婀娜多姿的少女,不断更新换代的商品,还有持续轰炸人们眼球的图像,这台新式国家机器未曾停止运转一刻。

2

情境主义国际

“20世纪的欧洲,风起云涌。在20世纪初期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浪潮之后,到了世纪中叶,出现一批文化、艺术、思想团体和运动,其中就包括作为情境主义国际前身的字母主义运动和包豪斯印象运动国际。字母主义运动在伊索的领导下,进行电影和视觉方面的先锋实践。包豪斯印象运动国际则关注音乐、摄影与视觉实验。这两个团体兴趣和观念颇有相近之处,终于在1956年相遇并决定成立一个新的组织,这就是情境主义国际的起始。”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居伊德波

情境主义国际的激进立场曾导致数次内部分裂。在1962年,主要由艺术家组成的比较温和的一支分离并成立第二情境主义国际,余下成员以德波、范内格姆、伯恩斯坦等人为中心,只将艺术作为一种工具,来去除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神秘性,专注于对西方社会的全球性批判。

情境主义国际相信自己有潜力去实现超现实主义的最初承诺,即生活变革与欲望实现。它把最终目标指向艺术与生活的综合,及每个人创造潜力的实现。同时需要超越超现实主义对无意识及其美学的迷恋,避免陷入神秘、被文化产业征用。它认为艺术家与知识分子的任务不是在资本主义市场上出售自己的成果,而是去促成建构情境的理论与实践。

情境,即是由一个统一性的环境和事件的游戏的集体性组织所具体地精心建构的艺术性生活瞬间。

1967年情境主义国际为后世贡献了两部影响巨大的著作,德波的《景观社会》与范内格姆的《日常生活革命》。

情境主义国际揭示了商品成为社会经济再生产的发动机,消费在资本主义在生产中业已取得中心地位。在商品完全主宰日常生活之处,景观出现了。日常生活被影像或者说景观侵略。景观伪装成真实出现,而且越来越难分辨这两者。景观的支配性地位是人类需求从属于经济扩张和它隐含的纯粹技术或功利逻辑的关键因素。在消费资本主义,“是什么”等同于“有什么”,而“有什么”逐渐意味着对转瞬即逝的影像、符号的被动吸收。

3

对抗情景

要以创造性进行抵抗。情境主义国际的对抗方法是目的明确、情境构建式和带着诗意与游戏性的。

异轨:以意识形态批判为目的,对文化材料的劫持,利用景观自己提供的材料——照片、影片、图像、广告词——把材料放在新的语境中,或者增加新的材料,转换原意。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景观社会》中使用异轨的部分例证

漂移:一种玩乐式的都市游牧,一种与城市社会生活相关的实验行为模式,以创造离个人欲望和情感更近的新环境。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1957,德波"Naked City"- a Psychogeographical map of Paris

情境主义国际的影响在1960年代中晚期已经深入法国学生和左翼文化。1966年在斯特拉斯堡大学,受到情境主义国际影响的学生采用异轨的方法,使用学校资金印刷大量小册子《论学生生活的贫困》,在开学仪式上分发。斯特拉斯堡大学事件事件促使了一系列学生示威和占领行动,最终导致1968年的五月革命。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论学生生活的贫困》

4

消费之消费

情景主义国际的命运,和其他辉煌一时的左翼国际组织一样,最终被时间和自身打败了。情景主义国际解散了,景观却依然蚕食着一切,它继续用各种各样的符号来编织网络,把人类变成全套的物:作为消费者的人和作为消费者的物用符号和编码紧紧捆绑起来,景观的统治更加深入,使每个人的无法逃避他的触手。鲍德里亚看到了消费形成的景观,消费者不由自主的进行购物,消费主义开始统治资本主义社会。

消费构建了他的宗教——用商品来划分人们的地位和等级,以此来作为社会群体认同的等价物,消费过程被仪式化,召唤着其忠诚的信徒——被物化的消费者。与景观一样,消费主义形成了它紧密的符号链条,人们必须接受同样的编码来进入它的游戏场域,哪怕不进入,你也会被铺天盖地的广告侵扰,这也是景观的效用,消费成了一种交易,每个人成了交易的客体,权力把消费者的时间转变为交换价值,我们是商品,是自我生产的产品。

这个符号体系使人异化为符号的奴隶,符号价值成了新的利润来源。符号价值不是凭空产生的,在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中,过剩的商品卖不出去,与其囤积在仓库,资本家用了更“高明”的方式,他们制造了消费符号,让人们用浪费来炫耀自身地位,彼时商资本依靠人们的虚荣心理来扩张增殖,美容、减肥、华而不实的服饰等等,都是意义和象征的交换,但是这串意义链条毫无意义——商品和人是全套的物,我们享受这种丰盛的同时,也被符号强暴了。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鲍德里亚

资本始终在孜孜不倦地关切这人们和人们的钱包,普遍的福利政策并不是资产阶级慷慨解囊,而是消费主义的要求,只要消费越多,他们就能不断生产,不断获利,这就是现代生产和消费的奥秘:一切为了消费,而一切的消费,则是为了生产!工作为了生存,通过消费生存,生存为了消费,这个恶性循环完整了。在经济主义的统治下,生存即是必须的也是足够的。这就是资产阶级社会的基本事实。社会由许多固定角色组成,严格管制每个人的行为、社会网络和“适当的”个性与行为方式。角色把生活的自发性和创造性抽干,使列斐伏尔所说的“总体人”碎片化。

若想逃出这个怪圈,只是反消费主义是不够的,因为反对派随时可能成为标新立异的边缘文化,而被消费主义再度利用,形成新引人消费的符号暴力——这就是消费之消费。消费主义的大他者用镜子来制造恶魔,我们看到的都是镜像,我们活成了镜像,这就是消费异化的结果,鲍德里亚将其比喻为人和魔鬼的协议。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双十一等节日把整个社会嵌入了其生产—消费的符号链条之中

晚期资本主义将会陷入一个又一个的衰退长波,景观的专业化权力无孔不入,消费社会的纸醉金迷依旧在麻痹着人们的大脑,无产阶级的日益资产阶级化成了阶级意识觉悟的最大障碍,当然,历史没有终结,共产主义的幽灵仍在欧洲徘徊着,它将会披上另一些衣服来继续它的路程。五月风暴将是他的新起点。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五月风暴纪念:从巴黎春天到巴黎的春天-激流网(作者:张寻&唐嗣武。来源:红棉浪潮。责任编辑:培天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