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不少朋友都知道,五一国际劳动节起源于1886年5月1日美国工人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大罢工。1889年,经由第二国际巴黎代表大会决议5月1日被定为国际无产阶级的共同节日,此后它成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劳动节。

但大家可能不太了解的是,作为发源地的美国现在并不庆祝这个节日。由于缺乏深厚左翼传统,美国工人运动的发展与无产阶级先驱马克思指明的道路渐行渐远。马克思的思想遗产在美国很大程度上被遗忘和忽视了,甚至在全球也日渐衰微。

今年的5月5日恰逢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个特别的五一节,我们准备把你传输回19世纪中叶,马克思青壮年时代的欧洲,英国伦敦,让你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那个煤烟和希望激荡、苦难与奋争并存的年代,并看看曾经的洪堡大学法学院学生,现在的哲学博士、报纸主编卡尔先生,是如何在劳动立法的思想史上也留下了自己深深的足迹。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

一、童工

想像你是生活在19世纪英国的威廉·伍德,从7岁零10个月开始你就去工厂里上班,每天早晨6点就要被从肮脏的床上被拉起来,在拥挤、潮湿、缺乏必要安全保护措施的厂房里工作,直到深夜9点才结束。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和极端恶劣的环境使得你和小伙伴们全身虚弱,神态呆痴,有些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手臂、乃至生命。

在马克思生活的时代,有上百万每天要劳动十几小时的威廉·伍德……

童工的现象是如此的普遍和严重,深深刺痛了社会改革家们,许多人开始呼吁废除童工,或至少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在他们的不断努力下,许多国家陆续通过了监管童工的法案。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

继英国之后,1839年的德国、1841年的法国也颁布了类似的限制童工工作时间的法律。

马克思说:最先进的工人完全了解,他们 阶级的未来,从而也是人类的未来,完全取决于正在成长的工人 一代的教育。他们知道,首先应当使工作的儿童和少年不受现代制度破坏作用的危害。(《临时中央委员会就若干问题给代表的指示》)

二、工时

解决滥用童工的问题任重而道远,但法律的颁布与完善,终究是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如果你是一名19世纪的成年产业工人,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

假如你是面包房的短工,那么你的一天是从晚上开始的。大约11点上工,发面、揉面、烤面包。到了早上8点,你又要提着篮子挨家挨户地送面包,一直干到下午5、6点钟结束。匆匆忙忙地睡下,梦还没做完就被叫醒,新一天的工作又要开始了。

或者你是名铁路员工,每天14甚至18小时的工作已经成为常态。你不仅不该抱怨,反而要趁机养精蓄锐。因为一旦到了旅行旺季,你很有可能要连续工作40-50小时,同时还得时刻保持警惕,以免因为疲惫而重蹈同事的覆辙,将几百名旅客送到另一个世界。

工业革命之后,几乎所有国家、各个行业的工人们都曾经历过严苛的长时间工作制,也为此进行了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抗争。一直到20世纪上半叶,八小时工作制才在全球范围内被普遍接受。而此时,距离罗伯特·欧文提出“8小时劳动, 8小时休闲, 8小时休息”这一倡议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

马克思说:时间是人类发展的空间。一 个人如果没有自己处置的自由时间,一生中除睡眠饮食等纯生理上必需的间断以外,都是替资本家服务,那么,他就还不如一头役畜。他不过是一架为别人生产财富的机器,身体垮了,心智也变得如野兽一 般。(《工资、价格和利润》)

三、工作环境

有的小伙伴可能觉得,超长的工作时间也不算什么,毕竟21世纪的我们依然有着传说中的996和奋斗者协议。可是即便在周六的晚上加班,一个苦逼的程序猿起码也能吹着空调坐在窗明几净的写字楼工位上,偶尔还能喝个咖啡。要是回到100多年前......

又是一个伦敦早上的凌晨4点,你还在潮湿闷热的厂房里工作,空气中充斥着尘埃和蒸发的油气,却又几乎没有通风。久而久之,你竟然习惯了这种臭气熏天的环境,反而害怕新鲜空气。慢慢的,你发现你在闷热闭塞的车间环境里感到最舒服,一旦来到街上却由于巨大的温差而常常感冒。你想锻炼身体、增强体质,却根本找不到时间。终于有一天,当你去看医生的时候被告知,你的肌肉纤维缺乏力量和弹性,对疾病的抵抗力特别虚弱,体力乃至智力都在不断衰退。而且不仅仅是你,你的同事们也都面临着同样的状况。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

事实上,不仅是英国,工业革命发端之际,各种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在全球迅速涌现,但用于规范工厂环境的法律却处于缺位状态。于是,许多工人不得不在危险的条件下从事生产而不自知。他们在逐渐意识到这些恶劣的工作条件所带来的影响后,进行了漫长而艰辛的抗争,终于一步步推动了法律的完善。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

20世纪70年代,欧美地区职业安全立法的蓬勃发展推动了全球范围内职业安全立法的热潮。在亚洲,日本于1972年6月颁布了《劳动安全卫生法》。在拉丁美洲,墨西哥于1978年制定了《安全卫生法》,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两国均于1979年颁布了《安全卫生法》。

马克思说:资本是根本上不关心工人的健康和寿命的,除非社会迫使它去关心。(《资本论》)

四、社会保障

作为一个互联网史前时代的产业工人,没有了智能手机与朋友圈,你还能刷些什么呢?不如翻开最大工业城市的出版物《曼彻斯特卫报》看一看吧。

嗯……1843年6月12日,曼彻斯特一个男孩子因一只手被机器轧碎、患破伤风死去。6月16日,萨德尔渥斯城一个青年被轮子卷住,轧得粉碎。6月29日,在曼彻斯特附近绿野猎场机器制造厂做工的一个青年跌在一块磨石下面,被磨石弄断了两根肋骨,严重地伤残了身体……唔,那个不是我的同事吗……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19世纪木版画“机器工厂里的事故”

当工伤不幸发生后,厂主们最多只付医药费,极少有人愿意在治疗期间支付工资,工人们则极容易因此失去劳动能力,本人及家庭陷入困苦和贫穷。于是,产业工人们对于抵御诸如工伤之类的保险机制有了强烈的诉求。

在不断增长的工人运动浪潮推动下,在马克思去世的同一年,为安抚受镇压的劳工运动,俾斯麦推动德意志帝国议会通过了《疾病保险法》,这标志着第一部现代社会保险法律诞生。1884年和1889年,德意志帝国又先后通过了《工伤事故保险法》以及《残废和老年保险法》。随后,许多国家纷纷效仿。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俾斯麦社会保险体系的宣传画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

马克思说:“六个扣除”:……从它(社会总产品)里面应该扣除:……用来应付不幸事故、自然灾害等的后备基金或保险基金……用来满足共同需要的部分,如学校、保健设施等。和现代社会比起来,这一部分将会立即显著增加,并将随着新社会的发展而日益增加。第三,为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等等设立的基金,总之,就是现在属于所谓官办济贫事业的部分。(《哥达纲领批判》)

五、工会

由于经济时常不景气,你又根本没有签订过任何劳动合同,短短半年时间里你已经失业过3次,忍饥挨饿地辗转在多个工厂之间。

虽然在《曼彻斯特卫报》上读到过的那些瓦斯爆炸、巷道坍塌、绳索断裂、毒气窒息等等事故让你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但辘辘饥肠最终还是占了上风,你只好去煤矿上碰碰运气,看是否能找到稍微稳定一点的工作吧。

这次,矿主和你签了合同,约定每半个月发工资。可是你却发现,每次工资都会“照例”拖欠一周,这样你就无法获得哪怕多一点点的空隙,离开充满危险的矿井另谋出路了。什么,向政府投诉?别逗了,那个时代可没有劳动监察大队处理欠薪,当地唯一的治安官正好还就是你老板的小舅子……

矿上和你一样满腔怒火的工友不在少数。你们开始利用零碎时间“密谋”一些事情。听说诺森伯兰和德勒穆的同行们已经成立了“全大不列颠煤矿总工会”,还聘请了律师,召集了多次代表会议。阴暗的巷道里,你如饥似渴地反复咀嚼着工友们口耳相传的片段消息,胸中燃起了越来越多的希望。

终于,不到一年后,工会的第一次代表会议在曼彻斯特召开,你当然也前往参加了。在会上,你欣喜地得知,工会的成员已经超过6万人,并且人数和地区还在不断增加,有人在讨论下次会议的时间地点,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提出创办维权刊物的计划……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英国工会相关物品

马克思说:现代工业和竞争愈发展,产生和促进同盟的因素也就愈多,而同盟一经成为经济事实并日益稳定,它们也必然很快地成为合法的事实。(《罢工和工人同盟》)

嗯,为了不过多影响节日的心情,我们就不带你去曼彻斯特工(pin)人(min)区(ku)看看每天晚上你和家人睡在什么地方了……

回到今天。百余年间,废除童工和强迫劳动、确立工时制度、社会保险制度,维护劳工性别平等和职业安全健康,普及劳动合同制,实现劳动报酬权、结社权……一系列劳动立法的演进使劳动者的境况获得了长足改进。

其中自然有马克思,以及千千万万的工人、思想家、活动家一代又一代的汗水与鲜血。然而,这与马克思和他的战友们理想中的社会愿景比起来,只不过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你知道吗.....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国际劳工组织称,2013年世界上年龄在5-17岁的童工人数约为1.68亿人……

我国国家统计局《2016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签订了劳动合同的农民工比重仅为35.1%……

《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指出,全球男性的平均年收入为2.1万美元,女性仅为1.2万美元……

2018年,德国最大工会金属业工会(IG Metall)与西南金属电气雇主协会达成协议,金属和电气行业的90万名工人赢得每周28小时工作制。然而,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布的数字,墨西哥和哥斯达黎加是劳动者每年工作时间最长的两个国家,分别为2246小时和2230小时……

或许,这是一篇略显沉重的节日推文(就是!好不容易放假了还要穿越去工作!!)……

但这也是我们每日共同生活、居住和劳动的真实世界,它的昨天与今天。

如果你已经看到这里,我们衷心希望,每个人都能以自己的方式,在日常生活中,多关注一点劳工问题,多了解一些劳动立法和权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多参与一些对工人的帮助,哪怕它们看起来很枯燥,很琐碎,做起来很艰难。

为自己,为世界,也为了我们的后代。

这样,在真的去见马克思的那天(大误),我们不致被这样评价:  

而是可以和他一起自豪地说: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而工作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作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所享受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悄然无声地存在下去,但是它会永远发挥作用”(《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

原文链接:【五一特稿】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穿越时代:马克思带你回顾劳工权利变迁史-激流网(作者:义联编辑。来源: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