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按:1818年5月5日,卡尔·马克思诞生了,在历经200年的历史长河中,人类为反抗剥削与压迫的斗争风起云涌,无数革命先驱为了人类的解放事业奉献了自己全部的青春与热血,共产主义学说的瑰丽花朵相继盛开在了俄国、中国等相对落后的国家里,世界各国人民为了反抗资本剥削与压迫的斗争,至今仍此起彼伏。为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激流网特推出系列通俗化原著导读供大家学习。今天推出的是恩格斯的《论住宅问题》。

摘要

弗·恩格斯的《论住宅问题》系由《蒲鲁东怎样解决住宅问题》、《资产阶级怎样解决住宅问题》以及《再论蒲鲁东和住宅问题》等三篇文章组成的。这一系列的文章主要批判了蒲鲁东主义代表的小资产阶级关于住宅缺乏问题的观点和解决方法,并指出资产阶级及其联合体——国家不会主动彻底解决住宅问题,他们常用的解决该问题的方法不会使住宅问题消失,而是周期性地浮出水面。同时指出住宅缺乏问题是一切时代地一切被剥削阶级都会遭遇的痛苦,而住宅问题的真正解决方法“要消除这种住宅缺乏现象,只有一个方法:消灭统治阶级对劳动阶级的一切剥削和压迫”。

如何在“北上广深”过上有房的生活——《论住宅问题》导读-激流网

历史背景

恩格斯于1872年5月至1873年l月之间,在同德国的蒲鲁东主义者关于住宅问题的论战中,发表了三篇论文,以《论住宅问题》为题编成文集。该文集的发表是在住宅问题上批判蒲鲁东主义小资产阶级的错误观点,阐明无产阶级必须夺取国家政权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能为解决住宅这个社会问题创造前提社会条件。

本来,法国是蒲鲁东主义的发源地。19世纪30年代,是蒲鲁东的“小私有制”、“建立人民银行”、“绝对平等分配”等思想的形成时期,19世纪中期它成为流行于法国和西欧最大的与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相对抗的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流派,其影响和危害甚大。他宣扬社会改良主义,反对政治斗争,反对无产阶级革命,鼓吹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和解”;宣扬保留资本主义制度,消除由私有制这棵罪恶种子结出的道德果实,即社会弊病,为小资产阶级求得一点宽容,创立一个建立在“平等”、“法律”、“独立性”、“相称性”原则基础上的“第三种社会形式”,即共产制和私有制的“综合”的小私有社会。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深刻批判了蒲鲁东主义在理论上的荒谬和贫乏;后来又在《法兰西阶级斗争》和《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等著作中,对其进行彻底批判。在第一国际活动中,马克思恩格斯同蒲鲁东主义进行了坚决斗争。1865年1月19日,蒲鲁东死于巴黎。马克思当即写了《论蒲鲁东》一文,对他作了“盖棺定论”。但是,它在法国的影响还很深,巴黎公社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占据巴黎公社委员主要领导地位的有蒲鲁东流派及其支持者(被称为“少数派”),还有布朗基派及其支持者(被称为“多数派”),他们都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者,由于他们的思想政治观点根本对立并各执一端,闹分裂,最终导致公社的失败。恩格斯写道,巴黎公社“是蒲鲁东社会主义学派的坟墓”。

但是,决不能认为蒲鲁东主义在法国的破产,就忘记它在欧洲其他国家还有影响和鼓吹者。19世纪70年代的德国工人运动中就有蒲鲁东主义的鼓吹者,构成对德国工人运动发展的严重障碍。1872年恩格斯写的《论住宅问题》的一组文章,是进一步清算蒲鲁东主义及其在德国影响的一次斗争。

在普法战争中,德国取得胜利并实现了德国的统一,而且德国又从法国夺得了盛产煤铁的亚尔萨斯省和洛林省大部,并获得50亿法朗赔款。这就促使德国的工业获得迅速发展。德国的城市工业人口猛增。工人阶级在经济上遭受资本的沉重剥削,政治处于无权地位。他们同资产阶级和容克地主们的矛盾日益尖锐,使工人运动高涨。同时,随着从工场手工业和小生产向大工业过渡,也使德国小资产阶级濒于破产,带来威胁,引起小资产阶级的恐俱,随着大工业的日益发展,一方面,大批农村劳动力被吸引到发展为工业中心的大城市来寻找职业,另一方面,大城市由于地价上升,加之旧城市改建、扩建的需要,许多工人的住宅被拆除以建造新房,这就大大加剧了大城市的住宅紧张状况,广大工人群众居住条件日益恶化。所有这些,不仅严重危害了工人阶级的生存条件,也威胁到小资产阶级的利益。它不仅伤害了工人阶级,而且也伤害了小资产阶级,这就是城市住宅问题,引起代表小资产阶级利益的蒲鲁东主义者关注的主要社会根源。

正如恩格斯所说:是这种标志着德国发生工业革命的急性病似的住宅缺乏现象,使当时的报刊上登满了关于‘住宅问题’的文章,各种社会庸医乘机而出”当时,德国的蒲鲁东主义者阿·米尔伯格连续发表了多篇题为“住宅问题”的文章,用蒲鲁东的小资产阶级思想观点论述住宅问题和提出解决住宅问题的改良方案。恩格斯认为,这同当时德国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进程及其地位来说是个大倒退,它不仅影响德国工人运动的健康发展,而且会改变社会主义运动的正确方向。为了澄清“住宅问题”的原则是非,恩格斯应德国党领导人李卜克内西之约,写了同蒲鲁东主义者关于“住宅问题”的论战文章。恩格斯在论证住宅这个社会问题时,根据巴黎公社经验,将住宅问题同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这个根本问题联系起来加以考察。实际上是继续对巴黎公社经验的补充和发挥。在1887年1月10日,恩格斯为《论住宅问题》的再版写了序言。他重新回顾在19世纪70年代在德国产生“住宅问题”的社会根源以及同德国蒲鲁东主义者在这一问题进行论战的必要性,着重强调再版不仅是为了对已经“死了的论敌作斗争”,而是为了批判各种非科学社会主义的空想性,捍卫社会主义的科学性。

主要内容

第一篇:“蒲鲁东怎样解决住宅问题”

这是恩格斯对蒲鲁东主义者阿·米尔柏格关于住宅问题观点所作的回答。恩格斯认为德国的住宅缺乏问题是一切时代、一切被压迫阶级面临的共同问题。如今,现代大城市的中工人阶级和一部分小资产阶级面临的住房短缺问题则是是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产生出来的无数比较小的、次要的祸害之一。现代大城市住房短缺问题不仅伤害工人阶级,而且也伤害了小资产阶级,只是这种问题对工人的打击要比对富裕阶级的打击沉重的多。由于住宅短缺问题的阶级共同性,才引起了蒲鲁东主义者的普遍关注,并提出了他们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解决方法。

恩格斯从三个方面批判了蒲鲁东主义者的观点:第一,批判蒲鲁东主义者把房客对房东的关系与雇佣工人对资本家的关系完全等同的观点。其实,房客与房东关系是一般的商品交换关系,它是由普遍的商品买卖和土地占有权的经济规律所决定的。第二,批判蒲鲁东主义者将一切关于经济现实的思考不合理地跳跃到法律空话来进行的错误思想。恩格斯指出,蒲鲁东主义者歪曲了房客与房东的关系,他们以为房屋建成后,就作为一种永恒的法权来获得一部分社会劳动,造成90%以上的广大城市居民没有住宅,形成现代无产者都悬在空中的局面。这种认识的错误原因,在于他们看不出现象背后的经济关系,只在“永恒公平”的法权领域找根据,它反映出小资产阶级敌视大工业社会的狭隘思想观点。第三,剖析了蒲鲁东主义者解决住宅问题的方案。蒲鲁东主义者空想用房租购买房屋的方案来解决工人缺乏住宅问题。恩格斯认为,这种办法不切合实际。因为,在工业社会工人流动性大,这样的方式只能使的所有权问题复杂化,而且这种办法会能把工人阶级束缚在他们做工的工厂里,变成眼界狭隘、俯首听命的奴隶。所以,蒲鲁东主义者企图运用过渡性法律来限制资本利率、降低利息,从而使房主出卖所有权的思想,是一个无法在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实现,违背经济规律和充满矛盾的极其糊涂的思想。恩格斯提出,只有在消灭了资本主义制度后,才能为工人住宅问题的解决创造社会前提条件。

如何在“北上广深”过上有房的生活——《论住宅问题》导读-激流网电影《卡尔·马克思的青年时代》里的恩格斯

第二篇:“资产阶级怎样解决住宅问题”

本篇着重批判资产阶级慈善家解决住宅问题的方案,集中批判了艾·扎克斯《各劳动阶级的居住条件及其改良》一书中的改良主义方案。

第一,批判该书提到的在当前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制度之下,把无产阶级的状况提高到有产者阶级的水平荒谬观点。扎克斯认为,无产者只要拥有一所自己享有所有权的房子,就会变成资产者。其实,这是想把工人变成资本家而又不失去雇佣工人,是既要保存现存现代社会一切祸害的基础而又要消灭祸害本身的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第二,批判了扎克斯将经济领域的问题诉诸于到道德说教来解决的方式。扎克斯将住宅问题的产生归纳为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无知,并主张劳资利益调和来解决这个问题,似乎只要资本家认清了自己真正的利益,就会为工人们修建住宅似的。但是,扎克斯没有意识到,住宅缺乏问题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地必然产物,问题的解决需要从社会制度的根本变革做起。第三,说明了资产阶级用来解决住宅问题短缺的办法——“小宅子制”(每个工人家庭都有一幢小屋子,而且可能还有一个小花园)因为遭遇了城乡对立而破产。在城市,小宅子制由于高昂的地价而不可能实现,只能在农村大工厂地区实行,但是由于工人对房子没有所有权,面临着随时被资本家赶出去的风险。由于工业发展而形成的工人聚集的乡村移民区或者随着时间而衰败,或者随着工业的发展而被工厂或其他住房而包围;在城市,工人住宅短缺问题只能通过“营房制”来解决(工业区的工人宿舍),而这种聚集带来的健康、道德和家庭宁静问题是工人阶级永远的困扰。所以恩格斯认为“住宅问题,只有当社会已经得到充分改造,以致可能着手消灭城乡对立,消灭这个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里已弄到极端地步的对立时,才能获得解决。资本主义社会不仅不能消灭这种对立,反而不得不使它日益尖锐化。”

第三篇:“再论蒲鲁东和住宅问题”

为了答复米尔柏格在《人民国家报》上反驳恩格斯的文章。恩格斯用大量事实回击米尔柏格的反驳,并进一步批判了他在住宅问题上的错误观点,进一步阐发了在以上两篇论文中的重要思想内容。

第一,恩格斯针对米尔柏格关于住宅问题不单是无产阶级一个阶级的事情,而不应当实行阶级政策、更不应力求阶级统治的主张,郑重指出:德国社会民主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它必须实行工人阶级的政策,要求工人阶级的阶级统治。而米尔柏格的观点是使自己置身于无产阶级运动之外,也证明他是一个蒲鲁东式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第二,恩格斯发展了关于资本主义制度下商品经济的理论,批判了米尔柏格把房屋租赁中普通的商品关系转移到法律领域的谬论。恩格斯认为这种观点是主张用公平来改造现代社会,而不是根据经济发展规律来改造社会。这是把因人而异的公平原则运用于经济领域,它必然会造成思想混乱。第三,恩格斯剖析“小住宅制”的实质及其“赎买”的错误观点,着重指出这些观点和方案都是小资产阶级的幻想,它在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作为解决住宅问题的方案也纯属幻想。

核心结论

1. 广大劳动人民的住房紧缺、居住条件不好,是在一切剥削阶级社会里普遍存在的现象。

2. 现代工人和小资产阶级所遭遇的住宅问题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造成的无数较小的、次要地祸害之一。

3.  个别资本家和国家不能够也不愿意改变这种状况,国家无非是有产阶级即土地所有者和资本家用来反对被剥削阶级即农民和工人的有组织的总合权力。

4.  要消除这种住宅缺乏现象,只有一个方法:消灭统治阶级对劳动阶级的一切剥削和压迫。

总结

2015年5月21日,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首次发布北京环路人口分布数据。数据显示,北京常住外来人口达818.万人,沿北京环路在六环之内递增分布,以五环和六环之间分布最多,有358.6万人,占比43.8%。

2017年,《男人装》的一篇报道《最真实的北京,在五环和六环之间》将北京五环至六环之间的状况详尽地展示了出来:“这里有一年最少10 万元学费的国际学校和带着香奈儿手链的学生,也有一年只需2300 元学费的打工子弟学校;有450 元的廉租屋,也有3 亿元2300平方米的独栋别墅。“北漂”“蚁族”们在这里忧伤、迷茫和挣扎、奋进。”巧合的是,早在两百多年前遥远的英国,恩格斯就已经观察到“殊不知最华丽的街道背后就是极污秽的工人街区,例如索荷区就是其中的一个”。

2017年11月18日晚,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发生重大火灾事故,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火灾发生后,北京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许多城中村建筑被拆毁,数量庞大的外来打工人口一时间没了影踪。“这种‘欧斯曼’办法的结果只有一个:最不成样子的小街小巷没有了,资产阶级就因为有这种巨大成功而大肆自我吹嘘,但是……这种小街小巷立刻又在别处,并且往往是就在紧邻的地方出现。 ”

我们不得不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两百多年前的欧洲大陆的住房问题在我们这里重演,今天的一些尝试不过是两百多年前就已经破产的改良想法的故技重施。

如今的住房因为房地产市场的金融化而愈来愈变为一种投机工具,这个特点对于当下的住房问题只是雪上加霜罢了,小资产阶级面对居高不下的房价叫苦不迭,城中村、地下室、棚户区、工业区的工人阶级在“脏乱差”的环境下勉力支持。

而解决这一切问题的方法,恩格斯早已在《论住宅问题》里提了出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现在各大城市中有足够的住宅,只要合理使用,就可以立即帮助解决真正的“住宅缺乏”问题。当然,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剥夺现在的房主,让没有房子住或现在住得很挤的工人搬到这些住宅里去。只要无产阶级取得了政权,这种有关社会福利的措施就会像现代国家剥夺其他东西和占据住宅那样容易实现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如何在“北上广深”过上有房的生活——《论住宅问题》导读-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如何在“北上广深”过上有房的生活——《论住宅问题》导读-激流网(作者:糖醋鱼。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