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商业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营销,他们用尽手段就是为了让你尽量多购买商品。

然而,除了让你掏空钱包外,有些广告甚至还能掏空你的健康。

曾经有几十年时间,烟草公司一直在宣传着“吸烟无害论”。

不曾想,如今的制糖业也同样走上了这样的道路。

只是,制糖业的阴谋被揭露,比烟草业要迟得多。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直到2016年,关于制糖业如何操纵科学结果的真相才渐渐浮出水面。

虽然只有冰山一角,但其揭露的事实已让所有人震怒。

通过大量内部审查报告发现,原来在过去50年里,制糖业一直在用金钱买通权威科学家为其背书,歪曲有关糖、脂肪和脏病的研究。

而这出世纪学术造假大案,也把营养学和心血管疾病的防治带偏了数十年。

无数相信这些科学建议的群众,都受到了无法估量的潜在伤害,包括我们的每一个人。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要捋清前因后果,还得将时间线拉回1955年。

这一年,美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心脏病发作,还导致了连续6周无法履行总统职责。

其中从上个世纪初起,美国心脏病发病率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攀升。

到1950年代,心脏病更成了健康的头号杀手。

而总统这一病,也将大众对心脏病的关注推向了顶峰。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人们迫切地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心血管疾病呈喷井式的爆发。

一时间,全世界的科学家都鼓足了劲,想要探明这心脏病的起因。

当时在科学界,就有两个重点怀疑对象,一是脂肪,二是糖类。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制糖业自然是终日提心吊胆,生怕科学家提出一丝对糖不利的观点。

那该怎么办呢?找科学家。

只要赶在查明真相之前捷足先登,利用自己的财力插手科研,或许能使糖类脱罪。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1950年代糖业的广告——“三茶匙糖的热量比半个葡萄柚还低”

当时的糖业研究基金会(Suger Research Foundation),很快就找到那位愿意为制糖业站台的科学家。

安塞·基斯(Ancel Keys)是明尼苏达大学的教授,二战时期就曾开发出一种体积小但热量却高达12000千卡的行军盒,也算小有名气。

更重要的是,早在1945年他就曾与糖业研究基金会合作过了。

糖业研究基金会成立后的第一笔资金(36000美元),就拨给了基斯,项目是研究糖在食物中的重要代谢作用。

不过,这次针对心血管病的研究,制糖业想采取的策略可与以往不同——不光要将诱因与糖类撇清关系,还要直接甩锅给脂肪,免除后顾之忧。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安塞·基斯

1958年,基斯就提出了那个著名的“脂肪假说”,宣称脂肪就是导致心脏病的元凶。

随后,他更开展了一项研究,以调查脂肪摄入量与心脏病发病率之间的关系。

这个大型的跨国流行病学研究也被取名为“七国研究”。

经过几年的追踪调查,基斯发现这七个国家的饱和脂肪摄入量,与心脏病的发病率呈现出了正相关的关系。

由此,他也得出心脏病的罪魁祸首是脂肪的结论。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这个结论一提出,就像给了那些害怕心脏病的美国人一支强心剂。

毕竟已查明了某一成分,预防心脏病的事情也就指日可待了。

但事实上,基斯的这个研究哪里是什么“7国研究”,分明就是“22国研究”。

因为最开始的调查中,基斯的对象可包含了整整22个国家。

最后为什么会变成“7国”?

原来是其他15国的数据并不符合基斯的假说,统统被他人为筛选掉了。

更为过分的是,就算是被挑选中的这七国的样本中,基斯也只挑选了那部分对自己有利的数据进行分析。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真实数据并未呈现相关性

虽说这已是妥妥的学术造假,但不得不说,基斯的这个策略是成功的。

所有人一下子就把关注点从糖类身上移开,脂肪几乎成了万恶之源。

很快,基斯的“脂肪假说”就被公共卫生部门采纳,并推出美国历史上第一份膳食指南,建议公众尽量避免饱和脂肪的摄入。

而基斯本人,也一跃成为首屈一指的营养学家,甚至还登上了1961年的时代杂志封面。

在之后的十年里,他也一直公开为糖类站台,并反对一切对制糖业不利的观点。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基斯

当时,与基斯针锋相对的是那位的孤独先知——英国的首席营养学家约翰·尤德金(John Yudkin)。

他在关注心脏病数据时也发现,心脏病的发病率与糖类消费量的相关性比脂肪的要高。

例如在一些比较富裕的国家,有证据表明糖和添加糖的食物,与一些疾病如肥胖、龋齿、糖尿病、心肌梗死等相关。

由此,他便提出了与“脂肪假说”相异的“糖假说”。

1972年,他更是出版了一本名为《Pure,White and Deadly》的书籍,专门讲述糖类的危害。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在这种情况下,挺糖派的代表基斯则利用自己不断积攒的公信力,对尤德金进行了长达十几年的攻击。

他不但公开称尤德金的理论为一派胡言,甚至还反咬一口,指控尤德金本人是在为肉制品和奶制品推销产品。

在这种似是而非的学术争论中,总是声音大的一方能赢得支持。

之所以说“似是而非”,是因为到目前为止,糖或脂肪的摄入对冠心病的影响在科学界并没有达成共识(绝大多数卫生领域的权威机构认为,两者都是极其关键的因素)。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尤德金博士

性格含蓄内敛的尤德金,自然是比不上基斯的能言善辩。

孤立无援的尤德金,在现实生活中更受到了制糖业利益相关的排挤。

如组织的会议被赞助商取消、不再被学术会议邀请,甚至连学术杂志都拒绝发表他的文章。

他本人也被制糖局批评为“太过感情用事”,他的书更是被喻为“科幻小说”。

到上世纪70年代末,尤德金几乎可以用名誉扫地来形容。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其实被制糖业巨额资金诱惑的科学家,可不止基斯一个。

在1965年,三位哈佛教授就获得了来自糖业研究基金的每人6500美元(相当于现在的4.9万美元),负责撰写一篇综述文章。

当时的制糖业想得可谓周到,不但安排了相关的项目,甚至连引用的研究都已精心挑选好了。

其宗旨就是极力弱化糖类与心血管疾病的联系,并尽力将“屎盘子”扣在饱和脂肪酸头上。

在该论文最终刊发前,糖业研究基金会更是做了不止一次的审核。

随后的1967年,世界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就刊登了这篇由三位哈佛教授写的“科学软文”。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Frederick Stare

这三位哈佛教授中,有两位就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其中一位是哈佛公共卫生学院营养系的创始人Frederick Stare,曾推动过规律运动、氟化水等公共卫生策略。

而另一位则是D.Mark Hegsted,后来更是担任了美国农业部人类营养部的行政官。

前文提到的,根据基斯“脂肪假说”制定的美国第一份膳食指南,就是由他起草的。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D.Mark Hegsted

这版指南中虽提到了不要吃太多糖,但都是出自“吃糖会导致龋齿”等轻描淡抹的理由,并只字未提及其对心脏病的影响。

直到2016年,相关的丑闻才被 JAMA Internal Medicine 杂志所披露。

彼时,这几位没有职业操守的教授已经驾鹤西去多年了。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不过更让人震怒的,还在后头。

2017年11月21日,PLOS Biology杂志的一篇文章,就揭秘了另一个黑暗内幕。

原来制糖业不但甩锅给脂肪,甚至还刻意隐瞒了糖可能引发心脏病和癌症的研究。

根据糖研究基金会的内幕文件显示,1968年他们曾资助过一项代号为259的动物实验研究,想看看糖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到底有多大。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发布在PLOS Biology杂志的文章

实验时,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医学教授斯坦顿·格兰兹(Stanton Glantz)就已发现,大量摄入糖会影响肠道中的菌群,进而提高甘油三酯水平。

这种血脂成分的升高,可以增加人体患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

此外,在一组高蔗糖对比高淀粉喂食的小鼠试验中,喂食蔗糖的小鼠尿液中的β-葡糖醛酸酶水平就明显增高。

而这种酶,在当时就已经被认为与膀胱癌存在潜在的联系了。

换句话说就是,如果继续追查下去可能会发现蔗糖是致癌物。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那么这次制糖业是怎么化解危机的?

得知消息的糖研究基金会,马上就终止了整个259项目的资助。

而研究员也因没获得研究所需的剩余12周资金,整个项目陷入停滞。

这些令人不安的研究结果很快被雪藏,从未向世人公布。

不过,以上所说的全部,或者只是制糖业操纵大众的冰山一角罢了。

在制糖业的操控下,脂肪就被塑造成了心血管疾病的完美罪魁祸首,糖不占主要责任。

到80年代已经少有科学家认为糖类添加是冠心病的一大诱因了。

而美国人也在这第一份膳食指南的错误指导下,开始了低脂生活。

然而人的胃口总是难以控制的,饱和脂肪摄入变低了,反而会导致摄入更多的糖分。

而那些被要求“低脂”的食品,为了不让口感变差,也必须额外加入更多的糖来弥补缺失的口感。

其实说是低脂生活,倒不如是低脂高糖生活。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1984年时代杂志封面

有数据显示,从1965年到2011年,美国人减少了25%的脂肪摄入。

但美国人变健康了吗?事实上并没有。

说的好听点,是这份膳食指南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说得难听点,就是这份膳食指南不知道扼杀了多少人的健康。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肥胖率和糖尿病率像坐上了火箭,节节攀升。

此外,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被称为健康头号杀手的心脏病,依然是国民第一致死原因,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缓解。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直到2016年,最新版的美国居民膳食指南才开始建议,每日的添加糖摄入量应控制在25克以下,而不单单是着眼于控制脂肪的摄入。

25克糖是什么概念?随便一瓶可乐就已经超标。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Big Tobacco曾否认香烟的成瘾性

在历史上,商业试图造假科学意见来操纵大众的龌龊事并不鲜见。

如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烟草业力证的香烟无害论,也是直到1994年才得以曝光。

但那时香烟已层层渗透进社会,人们很难消除其历史影响。

早在几十年前,我们就已知道香烟致癌了,但现在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摆脱香烟。

只要提起香烟的危害,那句“赶紧抽根烟压压惊”就总是要出来露面,甚至还成了金句。

历史总是在重演,现在烟草的影响还未消去,我们又要跟制糖业营造的政策余波对抗。

过去,制糖业造成的潜在健康伤害已经无法估量。

未来,谁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糖的人畜无害形象才能彻底崩塌。

*参考资料

Sugar:A Timeline.sugarcoateddoc.com

Denise Minger.The Truth about Ancel Keys: We’er all got it wrong.2011.12.22

Ian Leslie.The sugar conspiracy.theguardian.com.2016.04.07

Sugar Industry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Research:A Historical Analysis of Internal Industry Documents.JAMA Internal Medicine.2016.11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贿赂科学家让脂肪做“替罪羊”,制糖业这50年来都作了什么恶?-激流网(来源:微信号“SME”。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