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每年都要办一次全猪宴。

在全猪宴的前一天,各个屠宰场的师傅们带着自己的徒弟来到南村,帮家家户户把一只只白白胖胖的猪变成盘中鲜肉。杀猪是个技术活,怎么把猪牢牢制服并快速下刀,对大多数人来讲都是个难题。

每年的杀猪宴既是村民们的庆典,也是对屠宰场全体学徒们的一次考验。然而初出茅庐的学徒们多刚刚学会磨刀,手持利刃却不敢对嗷嗷乱叫的猪下手,更有甚者被挣脱束缚的猪撞个脚朝天,引来老师傅们的一阵嘲笑。

又一头猪被抬上了长板凳,几个人合力分别抓住猪的脚和头,又用铁钩子勾住了猪的嘴,猪才停下了抖动。阳子的师傅拿着刀子上前划划两刀,在猪的肚子上开了个口子。猪像是被电流击穿一般抖动了一下,随后便彻底瘫下,眼神中的惊慌也渐渐平静,似乎是认了猪命,任凭猪血慢慢从肚子上的口子流进盆子。

“这血流的不够快,阳子你再来开个大口子。”师傅有心想练练阳子,阳子心虚地接过刀子,一阵腥臭味袭来让阳子退却了,又把刀子递了回去,“算了算了师傅,我还是等下烫猪皮吧。”

阳子看出了师傅眼中的不满意,估摸着他又要拿别人家的徒弟来埋汰自己。果不其然。

“你看看你,这猪都不动了你还不敢来动刀,你看看人家五场王师傅的徒弟陶子,看看人家的刀法多利落,再看看你…”

“得了吧师傅,五场是大场,我哪能和人家比。”

陶子是五场的学徒,小有名气。据说其进场不到半年,便能直面活猪亲自下刀。做人亲切又勤恳,人缘颇好。而今年的杀猪宴仍是陶子的秀场,今天他已经解决了三头大猪,其刀法娴熟连很多老师傅都自叹不如。

哎,别人家的徒弟,比不过啊。

猪血流光了,师傅便溜走去和其他师傅喝茶聊天,留下阳子一个人烫猪皮拔猪毛。烫猪皮还好,拔猪毛是真的烦。阳子屏着呼吸给死猪拔毛,恶心感阵阵袭来。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走过来。

“诶你好,你知道香菇烧鸡哪里有卖吗?”年轻人问阳子。

“啥玩意儿?”

“香菇烧鸡,哪里有卖?”

“南村没卖这么个东西,再说了这边地都是死猪味你还吃得下东西?”

“不是我想吃,师傅想吃了。”

还真孝敬,阳子心想,“出了村大概三里应该有个饭店吧,说不定有。你不能和你师傅说换个吃的,南村的番茄炒蛋什么的也好吃的啊。”

“哎,你不懂。谢了。”他叹了口气就往村外走了。

阳子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喃喃地说:“诶老子以后也要找这么个好徒弟。”

杀猪宴回来后,阳子是彻底对杀猪失去了兴趣。听说卖水果赚得不错,要不找家里要点钱去进点货算了,反正阳子是不打算待在这个该死的充满恶臭味的场子里了。第二天早上,阳子便和师傅摊牌。

“哎呀你看看你,这么没有恒心,跟着师傅学门手艺这么坚持不下去吗?”

阳子低着头默不作声,反正他早就下了决心,和师傅耗着就是了。

“你就是不想学手艺,念在我带你这么久的份上,这师生情你也是能舍就舍的吗?你看看五场的陶子,去年有家大户要雇他去当厨子,人家说师傅之恩还没报答不能离去,你再看看你!这么无情的吗?”

阳子觉得蹊跷,既然都能当厨子了,还报啥恩。

“你倒是说说话啊哑巴了是吧!我和你说这么多你怎么就不懂呢?我和你说……”

阳子感到无聊了,出神想着中午要加点什么好料,香菇烧鸡?鱼香肉丝?算了算了没钱了还是老老实实番茄炒蛋吧。

师傅说了半天发现自己只是在对牛弹琴,顿时气得背头就走。等阳子回过神来,师傅已经走远了。

五场的休息室里,阳子的师傅和王师傅喝茶谈天。

“我和你说啊我那个不争气的徒弟,实在是一点恒心都没有,三天两头地就要走。”

“诶我那个徒弟啊也没什么出息,就是乖罢了。”

“说实话我觉得当初你应该让他走去当厨子,徒弟毕竟是要出师的,既然他能力都到了,早点出师有何不可。”

“哈哈哈你怎么不明白啊,他这么乖,我放他走,以后茶水谁端啊。”

两人谈笑间,一个年轻人端着茶水进来,给两个师傅倒好茶。

“陶子。”

“诶师傅。”

“坦坦荡荡说出那六个字。”

“啊……”年轻人看着外人在场,有些犹豫。

“别人都很假,你说出来正好让这位师傅做个见证。”王师傅用手指敲着桌子,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年轻人憋红了脸,他知道他的把柄就在眼前这个人身上。

“说吧。”

阳子的师傅很好奇,轻声问:“什么六个字?”

“爸我永远爱你!!!”年轻人的声音突然大得让阳子师傅吓了一跳。

“很好,下去吧。”王师傅却很淡定,神情很满意。年轻人快步地离开了。

“你认他做了义子?”

“啊是的,他要求的,他很尊敬我。”

“哎呀有这样的徒弟真的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啊……”

……

和师傅摊牌的那天晚上,阳子做了个噩梦。他梦见自己的头和手脚被人分别抓着,搬到了长板凳上,他想呼救,结果一个钩子穿过他的下颚,封住了他的嘴巴,让他动弹不得。迷雾中一个人拿着刀慢慢靠近,阳子意识到自己成了那头被宰的猪,可是自己没有任何可以挣脱的办法。刀刺进阳子的肚子,鲜血喷涌而出,流入板凳下的盆子,阳子认了命,视野渐渐模糊,而他面前拿刀的人低下了身子,开始舔起盆子里的血……

猪一批批送进来,肉一批批送出去。生活似乎没什么变化,阳子也还在和师傅耗着,师傅不肯让他走,阳子也不肯拿刀杀猪,两个人互相赌着气,谁也不肯先让一步。由此阳子的这个月过得极为悠闲,逃了师傅的监管就往村里四处跑,跑去店里趁店主不注意的时候顺几个东西,路上看见哪个有点姿色的姑娘就上去调戏一番,被回扇一巴掌也无耻地笑嘻嘻。很快师傅就受到来自村民的辱骂:

“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个老东西怎么教的徒弟……”

“大色狼教出的小色狼,无耻!”

……

师傅气得半死,百口莫辩。毕竟阳子还记在自己徒弟名下,只好赔礼道歉。终于他忍受不住了,亲自找到阳子,把学徒契丢给阳子,阳子一拿到手马上把它撕了个粉碎。

“好了好了你走吧,别他妈再给我丢人了。真是拿你这种无赖没法子。”

“诶多谢师傅。”阳子顿时感到身轻如燕,现在可以开始思考卖什么水果了。

五场出事了。阳子开始卖水果的第二天听到的这件事情。听说是出了条人命,村民们都跑去凑热闹。东问问西打听,才得知居然是那个小有名气的陶子死在井里了。五场的场长说,是他在井边晾衣服的时候被大风吹下去的。

“你信吗?”阳子吃饭时和同村的老人聊起这事儿。

“猪才信嘞!听说和他那师傅有关,那师傅死活不把契约勾了,那年轻人看着没出路,投井死了。”老人信誓旦旦地说道。

“诶他不是很孝敬他那师傅吗,他师傅怎么这么绝。”

“谁知道呢,你以为每个师傅都那么有良心的嘛。”

阳子吃完饭回家,路过五场的时候,听到了老妇的哭声和一个女子的叫骂声。

“叫那狗王八蛋的出来!偿我弟弟的命!”

“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事儿和我们场没关系,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操他妈猪才信你们的话!他妈的给我滚出来,必须要给我们个说法!”

阳子听到整齐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是条子?

“别嚷嚷别嚷嚷,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村里的督察队来了。

“大人你给评评理,我们家就那么一个儿子,送到这里来居然活生生给逼死了……”

“谁和你说他是我们逼死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阳子无意继续看这番争吵,便匆匆离去,相比之下,思考明天卖什么水果,对他而言更重要一些。

阳子的水果摊生意终于算是做起来了,渐渐地有了那么几个熟客。虽然每天把水果搬来搬去也是件苦差事,但对于阳子而言已经比整天闻杀猪的味道好多了。五场的事情他也没在听说,偶尔见到几个以前杀猪时在五场的一面之交问起,大家也都讳莫如深。死人的事嘛,虽然新奇,但总提,也不免晦气。阳子渐渐忘了。

“你听说了嘛?”一位熟客今天照常来阳子的摊位买梨子,一脸神秘的说。

“知道什么?”阳子给熟客捡着水果。

“五场闹鬼了!”他压低了声音。阳子停下动作,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怎么个回事?”

“昨儿个早上,五场的门口全是血,那些血还摆成了字!”

“什么字?”

“爸我永远爱你!”

“什么?”阳子没听清,不明白熟客为什么突然自降身份。

“我不是在喊你爸爸,我是说那六个字是 ‘爸我永远爱你’ 。”

“不可能吧。”阳子实在是没法理解这奇怪的事情,鬼怎么突然到一个屠宰场来认爹了。

“千真万确。那血迹啊,红通通的,不知道是猪血还是人血。”

“这有什么差别?”

“猪血可以洗干净的啊,要是人血,那就得一辈子沾在五场门口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五场的猪-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五场的猪-激流网(作者:brillera。来源: 董森的呓语。责任编辑:培天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