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普京大帝”

上个月,现任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以得票率76.69%再次连任总统。

选举结果在事先早已失去悬念,对当代俄国政治略有了解的人都心知肚明,已在俄连续执政18年的普京将会是大选的唯一胜利者。就连这个精心安排的投票日期本身,也昭显了普京政权对选民赤裸裸的政治暗示——“不要忘了,在四年前的这一天,是谁顶着重重压力,为祖国收复了故土克里米亚?”

普京的胜利当然不是偶然的。作为一名政客,普京本人堪称高手中的高手。

执政之初,威望、资历都严重不足的他,断然决定对叛乱多年的车臣再次用兵(第二次车臣战争)并迅速取胜,以民族主义大旗凝聚了当时一盘散沙的俄罗斯民众,为自己取得了政治上的第一桶金;

稍后,借助新世纪伊始的石油价格暴涨,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遏制住了持续十年的经济下滑势头,普通民众的生活较诸叶利钦执政的90年代有了明显改善,普京的支持率也日渐高升;

2008年8月,普京又果断出手,打击了得到西方暗中支持的格鲁吉亚萨卡什维利政权,策动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两地的事实独立,令格鲁吉亚丧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土地。

一时间,普京在国际政坛风头无两,某国部分网民愤慨于自家软弱的外交政策,艳羡于俄罗斯敢于向西方亮剑的强硬风格,将善于经营公众“人设”的普京当作了精神寄托的对象,亲切地称其为“大帝”,再经过段子手们在社交媒体上的数年推波助澜,普京“大帝”之名在俄罗斯境外的异国广为流传开来。

掌权18年,普京大帝究竟是不是当代希特勒?-激流网普京热衷于展现自己的“硬汉”形象

普京高超的手腕部分弥补了俄罗斯国力的不足,令不少人产生了“俄罗斯依旧是足以同美国抗衡的世界第二强国”的错觉,连中国的技术官员也吃过普京的暗亏。那还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同志赴俄访问,事先详细询问了不少经济高参和“罗斯问题专家的意见:俄现在的真实经济状况究竟如何?大家分析后认为:俄经济形势运行良好。于是,温总理访俄时遂以对俄颇为优惠的条件签订了一揽子经济技术合作协议。不料,温总理访俄归国后不久,俄罗斯经济便因国际石油价格暴跌而受重创,全靠我国的让利才得以顺利度过难关,我国也因这次过于高估俄经济的战略误判而失去了大量对俄筹码和“抄底”俄经济的绝好时机,当然也大力辅助了俄罗斯经济的复苏。普京苦心营造的俄罗斯的强大外观,可以说是造成高层智囊团集体误判的一个重要原因。综合各方面因素来看,称普京为斯大林之后最出色的俄罗斯领导人,应不为过。

即便被异邦人赠以“大帝”名号,普京在国内还是遇到了麻烦。2012年俄总统大选时,有不少厌倦了普京与梅德韦杰夫政治二人转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要求惩治腐败、总统换人。最终,普京还是取得了胜利,但面对自己的支持者做胜选演说时,年已六旬的普京仍然禁不住老泪横流,他的内心恐怕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像十年前那样受欢迎了,此次获胜,着实称不上轻松。要知道,选民们既健忘、又喜新厌旧,谁敢保证下一次大选普京还会赢呢?

然而,幸运之神在2014年春天依旧站到了普京一边。当时,乌克兰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政府于内乱中倒台,基辅政权落入亲西方派之手,普京在确定亚努科维奇东山再起无望之后,抛弃了代理人政策,改为自己亲自下场,以闪电般的速度将黑海北岸的战略要地克里米亚半岛收入俄罗斯版图。这是二战后罕见的大国吞并小国领土事件,俄罗斯为此也遭受了西方持续至今的经济制裁。但普京却因“收复克里米亚”的英雄般举动,获得了国内前所未有的支持。2018年3月的总统大选,可以视为俄国新沙皇的加冕典礼,普京的政治生涯,于此达到了最顶峰。

普京是彼得大帝,还是俄版墨索里尼?

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举加重了乌克兰政权和西方对莫斯科的持久敌意。一些讽刺普京为大独裁者、将他与希特勒相提并论的漫画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行,“大帝”尊号之外,普京又多了一个“普特勒(Путлер)”的称呼,还为他绘制了一些画像。

掌权18年,普京大帝究竟是不是当代希特勒?-激流网图中文字为“普特勒!”

自然,从严格的政治学标准来看,不应把普京与希特勒相提并论:至少从目前的状况来分析,普京既不是一个极端种族主义者,也不是一个铁杆反共分子。另外一个重要的现实依据是,以今日俄罗斯日益衰弱的国家实力,不足以支持普京成为希特勒式的人物。如果挑选一个历史人物作为“普京大帝”的参照物进行政治比对的话,那这个人无疑是墨索里尼,而非希特勒。

提起墨索里尼,今天的不少人脑中立刻会出现一个外强中干、狂妄自大却又可怜兮兮的愚蠢老头形象,他领导着一个衰弱的二流帝国主义国家,却自不量力地打算进行领土扩张,终因搭上了纳粹战车而万劫不复,和情人一起暴尸于米兰街头。但是,以上种种在相当大程度上是错觉:墨索里尼领导者一个衰弱的二流帝国主义国家不假,打算进行领土扩张也不假,但他绝非一个不自量力的无能之辈。

事实上,墨索里尼当权前期,以无比高明的政治手法将有限的国力发挥到了极致,从英、法等老牌列强手中得到与意大利国力不匹配的莫大好处,在希特勒崛起之前,墨索里尼被普遍认为是世界上顶级政治家之一,在各国拥有大批崇拜者。如英国大作家萧伯纳就认为墨索里尼通过专制主义力量解决了工人失业,这是“十分美妙和合理的”,“英国的社会主义者最终发现墨索里尼的所作所为是一位负责任统治者的应有之义。”在平庸政客辈出的当今世界,墨索里尼已是鹤立鸡群的佼佼者。笔者将普京比作墨索里尼,绝无对其贬低之意,而是由于普京的处境和施政手法与墨索里尼过于相像所致。

曾经有人作过一个经典比喻:苏联时代的俄罗斯就像一颗主序星,熊熊燃烧,光芒万丈,不断将小质量天体吸引到身边来,使其成为自己的卫星。继承苏联的俄罗斯联邦不过是一颗红巨星,体积较之主序星膨胀了许多倍,从外观来看更为惊人,但恒星质量毫无增加,密度却因体积的迅速扩大而缩小,渐渐地,它的引力减小至连自身结构都不能维持,开始不断将大量物质抛洒进太空(指人才和资本的大量外流),实力已不足以成为一流列强。

普京从叶利钦手中接过的俄罗斯,便是这样一个国家,面对如此困境,普京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被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称之为“波拿巴主义”的统治手法:自称代表全体人民,承认大资产阶级(在俄国被称作“寡头”)的统治地位,并提高福利收买民众,玩弄左右平衡术;以保守主义、实用主义、民族主义为政策指导,污名化共产主义,鼓吹宗教(或“传统文化”)复兴;对外奉行强硬外交路线,对一些小国动武以彰显“大国尊严”……最后,也就是最关键的一点,某个领袖以“大家长”的身份领导一切,凌驾于全体民众、全部政党、一切国家机构之上。

马克思曾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将其概括为“波拿巴对议会的胜利,行政权力对立法权力的胜利,不用词句掩饰的力量对词句的力量的胜利”。2018年总统大选时,普京有意抛开了之前一直奉他的党主席的“统一俄罗斯党”,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并当选,成功地向全俄证明:普京就是普京,不会受任何政党、派系、集团利益的束缚,他超然于所有人、所有政治派别之上,是独一无二的最高仲裁者。然而,这一切都不过时蒙蔽民众的幻象,让我们重温一遍伟大导师的教诲吧——“波拿巴想要扮演一切阶级的家长似的恩人。但是,他要是不从一个阶级取得些什么,就不能给另一个阶级一些什么。”俄国的波拿巴打败了格鲁吉亚、夺去了克里米亚、还出兵叙利亚,给了俄国民众以精神上的慰藉,所以与此同时,他们也就得忍耐寡头无情的盘剥,如此而已……如此而已。

掌权18年,普京大帝究竟是不是当代希特勒?-激流网图中文字为“普特勒滚出乌克兰!”

根据历史经验进行总结可以发现,法西斯分子即便是以大规模由下而上的小资产阶级群众运动夺取政权之后,也必须向大资产阶级妥协,以波拿巴手段来统治国家。上台后的法西斯分子总得转化为波拿巴分子,否则便无力有效控制国家。与墨索里尼相比,普京没有法西斯式的夺权经历,却同样有着波拿巴式的执政经验。若非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来临,很难想象墨索里尼会被来自意大利国内的政治力量推翻;同样,只要不出现概率极低的意外事件,普京“大帝”足以在全俄最高权力者的宝座上坐到自然生命结束。

但是,“大帝”之后谁会来接掌俄罗斯仍然是未知之数。梅德韦杰夫?他没戏的。绍伊古?有可能,然而概率依旧不大。在失去了一位波拿巴式的专制大家长后,俄罗斯未来的命运将会如何?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毕竟,正牌法国波拿巴的前辈路易十五早就说过: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掌权18年,普京大帝究竟是不是当代希特勒?-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掌权18年,普京大帝究竟是不是当代希特勒?-激流网作者:Плывёт。来源:土逗公社。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