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熟悉的白居易《长恨歌》中有这么两句诗:“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杨贵妃,展示了女性所能拥有的权力,改变了当时人们对于性别的看法。据陈鸿《长恨歌传》,当时有民谣曰“生女勿悲酸,生男勿喜欢”。政治榜样的存在,提高了人们对培养女孩的预期回报。

这与关注性别问题的经济学家的观点不谋而合。不少学者发现:女性政治参与的加强,不仅能推动性别平等,也能改变人们传统的性别偏见。最近,姚洋和游五岳发表在World Development的论文“Women’s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and gender gaps of education in China: 1950–1990”,揭示了当代中国在这方面的进步:女性在当地党员中所占的比例越高,该地区教育的性别平等程度也越高。

众所周知,在中国历史上,杨贵妃这样的女性只是个例。中国女性长期处在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的封建传统中,其地位直到近代、特别是1949年之后才得到改善。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时期长期进行解放妇女的宣传和活动。新中国建立后,政府更是强调“妇女可顶半边天”,组织大量妇女参与到革命和建设中去。

这段时间,政治生活的核心无疑是加入中国共产党。那个年代,政治参与基本上等于政党参与。作者认为:妇女在党员中所占比例越高,其政治地位及社会地位上升越快,就越会改变人们对于女性的偏见。对女性的影响,首先见诸教育层面。因此,作者认为女性的政党参与可能会缩小当地的两性入学率差距,促进教育性别平等。作者收集整理了党史和地方志资料中的政党数据、人口普查数据以及CFPS微观调查数据等来验证这一假说。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女性政治参与对教育平等的影响-激流网图1 作者收集使用的部分数据

首先,作者按照1950年女性政党参与的强弱(FP50,1950年该县党员中女性所占比例)将所有县四等分,并绘制出四分位上每组县的两性入学率平均差异(FMR,女性入学率比之男性入学率)的时间趋势线。结果发现:在1949年前,各组没有明显差异;在1950年后,各组开始出现分异;在之后的三十余年中,FP50越高的组、拥有越高的FMR,即女性政党参与越强,当地两性入学率差距越小。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女性政治参与对教育平等的影响-激流网图2 四分位各组性别平等的长期趋势

然后,作者用回归模型估计了女性政党参与对于教育平等的长期影响。控制当地初始的入学率差异(FMR50)、成人平均入学率和党员所占比例后,文章发现:女性的政治参与提高,使得两性在教育年限、识字率、各阶段入学率等各方面差距均有显著的缩小。一般而言,1950年某县党员中女性所占比例每高1%,会导致1990年时该县的教育性别平等指标上升0.16%-0.34%。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女性政治参与对教育平等的影响-激流网图3 女性政治参与、教育平等的基准回归结果

1950年时各地的女性党员中,除少数知识分子外,大多直接源自于共产党发动群众解放妇女的各项活动。因此,共产党在当地扎根越深、活动越久,就越有可能更广泛地吸收女性党员。因此,作者以地方志中记载的各地解放时间作为女性党员比例的工具变量,做了新的分析。结果显示:确实,解放越早,女性党员比例越高。只看1948-1949年冬夏之际三大战役和渡江战役解放的省市,其差异显得更为明显——每提前解放1个月,可以提高党员中女性比例0.07个百分点。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女性政治参与对教育平等的影响-激流网图4 各地区解放时间差异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女性政治参与对教育平等的影响-激流网图5 各地区党员中女性比例差异

文章还分析了CFPS提供的调查数据。首先,根据调查中受访人的出生年份估计其上学年代,相应加入时间固定效应,并控制父母教育情况、民族差异、城乡差异、家庭中女性地位等因素后,面板回归同样支持原先的结论。

利用上学年代的数据,还可以得到一个有意思的发现,作者计算了受访人6岁前后时,全国党员中妇女所占比例的变动趋势(也可以说是求导)。这个导数越大,未来的趋势也就越偏向改善妇女地位的方向。由于当年的趋势直接会影响家长对女孩的教育预期,这一时期上学的女孩,所接受的教育相比于男孩也就更加平等。值得一提的是:1966-1976年这十年,由于此时的社会导向最为激进,客观上倾向提高原来的弱势群体地位——女性、底层劳动者,等等——此时男女教育平等的改进最为明显。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女性政治参与对教育平等的影响-激流网图6 四分位各组党员中女性比例的时间趋势

最后,作者还讨论了教育性别平等实现的机制。数据分析显示:女性政党参与并没有提高当地的教育财政支出,但从微观层面改变了家长对于教育的观念。

20世纪的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女性地位的改善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方面。至少在教育上,当年黄梅戏所唱的“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早就不是稀奇事,女状元、女科学家早已层出不穷。通过在革命、建设和改革时期不断的政治参与,以“解放全中国”为起点,女性一步步迈向自我解放的终章。

文章来源:Yao Yang, You Wuyue. Women’s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and gender gaps of education in China: 1950–1990. World Development, Vol.106, 2018.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女性政治参与对教育平等的影响-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女性政治参与对教育平等的影响-激流网作者:钱超峰。来源:量化历史研究。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