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英国各大城市爆发了大学教员的罢工潮。众所周知,英国的教育在商品化浪潮上越走越远,学费、尤其是针对国际生的学费居高不下,不少高校也都在扩建之中。然而与此同时,临时教工在大学老师中的比例却越来越高。近日,一纸”高校退休金改革计划”预示着大学老师们的退休金将经历大幅削减,终于把教职工推向了罢工之路。为何教育产业在持续创收的同时,大学教员却持续被“盘剥”?本文作者宏玲作为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讲师,也参与了学校的罢工,她在罢工期间为澎湃撰文详细讲述了罢工潮的来龙去脉。在她看来,正是教育的商品化,导致教师利益的不断受损。这次对退休金的改革的主要目的,是降低机构的财务风险,方便大学进一步向银行贷款,从而继续大兴土木扩建校园。而降低机构财务风险的方式,就是把风险从雇佣方转到被雇佣方。此次罢工不只是教师们对退休金计划改革的抗议,也是对英国大学教育商品化的抗议。

英国高校教师罢工潮:教育商品化进程中被盘剥的教员们-激流网行现场人群 作者所在工会供图

从2月22号起,英国61所大学高校员工开始了跨越4周长达14天的集体罢工,这也是英国高等教育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罢工。以往全国范围的高校员工罢工都是一两天,从未没有出现过长达14天的罢工。

预估此次罢工行动取消的课时约达57.5万小时的课时,超过100多万学生将受到影响。但大部分的学生对老师们罢工的决定和行动表示支持和理解。全国学生联合会 (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简称NUS)公开发表声明支持这次罢工,表示教师的工作条件正是学生的学习条件。罢工前夕对学生进行的YouGov民调表示,在有罢工行动的大学,学生对罢工的支持率为68%,仅有2%的受访学生不赞成教师的罢工行为。笔者所在的格拉斯哥大学校门口的罢工纠察线(picket lines)每天都有学生举着标语加入,并给老师们送热茶,送点心,表示支持,学生会还为站在罢工纠察线的老师们提供休息场所。全国目前已经有21所高校,包括爱丁堡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剑桥大学,谢菲尔德大学和我所任教的格拉斯哥大学等等,出现了学生发起的占领运动和静坐运动,表示对教职工的支持。

英国高校教师罢工潮:教育商品化进程中被盘剥的教员们-激流网游行现场标语 作者所在工会供图

而对参加罢工的高校员工来说,罢工实在是无奈的选择,也是非常艰难的选择。大学教师们选择这份工作,往往是出于对教学和科研工作的热情,而不是为了经济目的,罢工完成不了教学进度,是老师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罢工由工会组织,但参与罢工是员工的个人行为,学校不会支付给罢工老师工资,参加14天的罢工,等于半个多月没有了收入,而如果一个家庭的两个人都在大学工作,等于一个人一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而对于很多跟学校只有临时雇佣合同的老师来说,他们参加罢工需要承担的经济压力就更大。但即便如此,绝大多数工会成员还是走上了罢工的道路,因为大家都觉得这是不得不采取的、最后的一种发声方式。

这次罢工由英国大学与学院工会(The University and College Union,简称UCU)发起,而罢工开始的前几周,还不停的有新成员申请加入工会,一度人数激增,以至工会的官网不胜负荷,不能刷新。

那么总计14天的罢工,损失半个月的薪水,明知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为何本次罢工的决定仍然以超过88%的支持率通过呢?究竟是什么使得英国高校教职工走上这不得不走的“罢工之路”?

关于高校退休金计划(USS)赤字的争议

罢工的导火索是去年英国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UK,简称UUK)提出对现有的英国大学退休金计划(Universities Superannuation Scheme,简称USS)进行改革,该计划若通过则意味着英国高校员工的退休金面临又一轮的大幅削减。

1992年之前成立的英国大学都隶属于“高校退休金计划”(Universities Superannuation Scheme,简称USS)。该计划成立于1974年,是英国第二大规模的的私人退休金计划,目前全英国(包括北爱尔兰、威尔士、苏格兰、英格兰四个地区)约有300多所大学和学院的近19万员工都隶属于这个退休金计划。

此前在2011年和2015年,高校退休金计划(USS)已经遭受了两次重大改革,大幅度缩水。而这一轮新的改革方案提出将此计划从固定收益模式(defined benefit scheme)改为风险界定供款模式(defined contribution scheme),也就是说,退休金投入股市并根据所获利润用于未来退休金分配。本来现有计划能保证员工退休后每年的养老金所得,但新的政策会使得员工退休后的拿到的养老金额变得不确定,并将大幅减少。根据BBC报道和一项新的计算模式,平均每人将减少40%的退休金收入,同时这也意味着全英国教育界(包括中小学和各种职业培训机构),高校老师的退休待遇将变得最低。

英国高校教师罢工潮:教育商品化进程中被盘剥的教员们-激流网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年代表高校教职工的英国大学与学院工会(UCU)与退休金的监管机构英国大学联盟(UUK)进行了多次谈判未果后,决定采取大规模长期的罢工手段。英国大学与学院工会下属的61所高校于2017年年底都高票(超过88%的支持率)通过了罢工的决定。

大学联盟(UUK)表示,高校退休金计划运营不佳,目前的赤字超过60亿镑,他们必须制定出可信的削减赤字的计划。如果不改革,大学和教师们支付的养老金贡献金可能会大幅增加,这可能意味着削减其它方面的开支,比如教学、科研和学生补贴,甚至可能被迫裁员。

而英国大学与学院工会(UCU)和高校员工并不认同大学联盟(UUK)的说法。英国各大学众多统计、金融、政策方面的学者专家,也纷纷对大学联盟出台的评估模式提出异议。他们认为这60亿镑赤字的计算方法有问题,使用了错误的精算法(actuarial method),做出了错误的估计。这个评估模式建立在全英350所高校在同一天宣布破产的这样一个假设上,而这一假设在现实生活中的可能性为零。而即便根据UUK这种假设,正常的统计算法得出的结论是USS不但没有亏损,而且应该有52亿的盈余!

而同时,BBC调查发现,高校退休金计划(USS)的年度运营成本高达1.25亿英镑,比起前一年上涨了600万英镑。其中用于支付管理人员薪资的费用是610万英镑,包括两名管理人员的薪资分别高达100万英镑和125万英镑!而年薪在10万到15万英镑的人数比起前一年几乎翻了一倍,从22人达到40人。还有另外21名员工收入在15万到20万英镑之间,5个人收入在40万到45万英镑之间。高校退休金计划的执行主席比尔·盖尔文(Bill Galvin)今年也又一次涨薪,涨薪幅度高达17%,从48.4万英镑涨到56.6万英镑,年薪提高了8.2万英镑。这8.2万英镑的涨幅就是英国高校普通讲师整整一年税前收入的两倍。盖尔文自己也公开表示高校退休金计划运转良好,有着优秀的收益(excellent value)。

那为什么大学联盟(UUK)坚持认为退休金计划运营不佳,希望降低其运营风险呢(less risk)?

英国大学教育商品化的风险与危机

今年二月,《雅各宾》杂志一篇关于文章中说,目前有两个数字定义了英国的大学,一个数字是9000:大学的学费是每年9000英镑,另一个是75000:目前英国大学“非常勤”讲师的数量高达7万5千人。(注:“非常勤“讲师包括大学里所有不属于终身教职体系、但又在大学中开设课程的人,包括访问教授、代课教授、兼职讲师、博士后研究人员等。)

英国大学自1998年开始收费,起初是1000英镑;2004年涨到3000英镑;2010年一下飞涨到了9000英镑。(苏格兰地区例外,在苏格兰议会的坚持下,苏格兰本地居民仍享受免费大学教育 。)

而看看大学老师的数字,1999年,只有15%的大学老师是兼职(part time),而到了2016年,4分之一的老师是兼职,还有四分之一是零工合同,也叫非典型雇佣关系(atypical contracts),即是以工作小时计薪的合同,就是说,有近一半的大学老师的工作被临时化。这些“临时工”不包含底薪,收入水平低于教职员工,不享受同样的带薪假期、裁员津贴和养老金等福利,他们和学校之间只有短期合同关系,因此面临高的遭受解雇或者不续合同的风险。

2016年的数据显示,英国顶尖大学组成的“罗素集团“(Russell Group),有超过50%的老师属于“临时工”。而讽刺的是,罗素集团(Russell Group)的成员并不是因为资金紧张,他们囊括了全国65%以上的研究经费,都是英国最富裕的大学。

这些数字一方面说明了英国大学的市场化和商业化程度升高;另一方面说明了大学员工的工作条件和工作保障下降,大学的市场化的收益并没有用在广大老师身上。过去的20年间,英国大学老师的工资一共只增长了18%,平均每年还不到1%,事实上是负增长,根本赶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这几年每年工会跟大学雇主协会就加薪1%的要求,都要展开一番谈判和拉锯战,实为艰辛。

而同期大学校长和管理层的工资涨幅则超过70%,并屡屡出现“天价年薪”。去年媒体爆出巴斯泉大学(Bath Spa University)的副校长克里斯蒂娜·斯莱德教授(Prof Christina Slade),除了本身已经享受的25万英镑年薪,还在一年内得到了42.9万英镑的福利。其他各高校管理层也不逊色,比如南安普顿大学副校长去年12月涨薪后,年薪升到43.3万英镑,2017年总收入也是跟斯莱德教授一样,超过80万英镑门槛。

英国高校教师罢工潮:教育商品化进程中被盘剥的教员们-激流网图片来源于网络

于此同时英国各大学一方面纷纷扩招国际留学生搞创收(国际留学生的学费高到至少1万5、6千英镑一年,多则2万3、4千英镑一年),一方面大兴土木,搞扩建。2014年,大学联盟(UUK)的资本支出高达25亿英镑,扩建面积高达50万平方米,相当新建了5所新大学。那么这些大兴土木的资金从哪里来?并不是依靠本土和海外学的学费,也不是来自英国政府拨款,而是通过向银行进行借贷,目前英国的低利率正好是借贷的最佳时机。而借贷就需要考虑风险问题,风险和负债越低,大学获得贷款的机会就越大,才能够进行扩建。

所以大学联盟(UUK)这次对退休金的改革的主要目的,是降低其机构的财务风险,方便大学进一步向银行贷款。改革提出从固定收益模式(defined benefit scheme)改为风险界定供款模式(defined contribution scheme)意味着将未来的风险从雇佣方转到了被雇佣方。根据固定收益模式,不管天灾人祸,退休的的教职人员都能领到一笔固定的退休金;但根据风险界定供款模式,未来变得不确定,而出现的任何风险都将由退休的教职人员作为个体来承担。

很多高校教职人员指出,这个”退休金改革计划“事实上相当于撕毁当初的雇佣合同,是对员工的背叛。因为进入大学工作的时候都考虑到,大学的工作薪水虽然不算高,但是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并且有一个安全的退休金计划,现在说变就变,要把风险转嫁给退休员工,不能接受。而且高校教职工收入增长不力,加上消费水平提高,工资出现了负增长,但工作量还在不断增加,导致教职员工的压力越来越大。让人不能接受的是目前英国各大学明明运转良好,英国大学在扩建上花费以每年43%的速度增长,给高层管理人员加薪也不吝惜,却不肯在员工身上投资。

在这样的背景下,此次罢工行动能得到所有高校工会成员的背书,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就可以理解了。罢工虽然针对的是退休金计划改革,但这只是崩坏的英国高等教育面临的诸多问题之一。很多参与罢工的老师在解释他们为何要罢工时都表示,对退休金计划改革的抗议,也是对大学市场化的抗议,高等教育商业化导致大学的经营方针以营利为首要目标,违背了大学教育的初衷。

团结的工会(UCU)和分裂的大学联盟(UUK)

罢工期间,各校工会并不单单组织示威活动,同时还开展一些集会,以及各种宣讲(teach-in;teach-out)。这种罢工老师举行的宣讲会也是一种抗争的手段,即不通过大学这一商业媒介向社会大众和学生传播知识,讨论社会问题。笔者所在的格拉斯哥大学工会就和公立图书馆,学生联合会等组织了一些列的宣讲会,覆盖的问题五花八门,包含对经济紧缩政治的批判,妇女问题的研究,对难民问题的思考,新殖民主义、资本于大学之间的关系等等。同时工会还组织一些慈善活动,笔者所在的工会成员召集大家捐赠妇女卫生产品并捐款,将所得捐赠给城市里的无家可归的收容所和食品银行。上周工会还组织了献血活动,罢工的教职工们一同到血站献血。

而同时,一些大学校长也开始公开表态,同情教职工的诉求,支持重新审核高校退休金计划,并声称如果有需要,校方愿意提高为员工缴纳更多的养老金。笔者所在的格拉斯哥大学的校长(vice-chancellor)就两次来到校门口的罢工纠察线(picket lines),加入罢工的员工,并发表讲话,呼吁大学联盟(UUK)认识到养老金安全的重要性,并表示致力于为全体员工保持最佳的退休金供应。同样发表支持言论的还有纽卡斯尔大学,杜伦大学,帝国理工等大学的校长。他们表示,这次退休金纠纷如果得不到妥善解决,不但会造成英国高校的人才大量流失,更严重的是今后大学的工作将不再有吸引力,英国大学会很难汲取一流的人才,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都会有造成负面影响。而本周之前希望减少风险、支持退休金改革计划的牛津和剑桥大学的校长也开始改变立场,纷纷公开表示应该确保退休金计划的固定收益模式(defined benefit scheme),保证教职工的养老金所得。

这些校长的公开表态使得大学教职工们看到一线希望,因为大学联盟(UUK)事实上是英国大学校长联盟,其前身是英国大学校长委员会,后改名为大学联盟,其成员是英国各高校的校长。这些校长的表态这就意味着大学联盟自己的成员也并不赞成退休金计划的改革方案,而选择站在罢工的教职工这一边。

而本周二3月13号,工会的谈判代表和大学联盟(UUK)的雇主代表在第三方英国调解部门的斡旋下,宣布了一个为期三年的临时解决方案提案,提交工会各分会进行投票表决。但全国各分会一致表示拒绝接受次提案,提出不投降(No Capitulation)的口号。工会成员们表示,这份提案比之前的改革提议相比消减力度看似减小了一部分,但本质上换汤不换药,只是推迟了养老金计划的长期决策。

在各分会拒绝了这一提案之后,工会和大学联盟计划开展进一步的谈判,希望能达成协议。目前罢工仍在继续,但将于本周五3月16号画上一个暂时的句号。得到各高校成员强烈支持的工会表示,如果不能妥善解决养老金改革问题,英国大学教师将在年终考试和学生评估期间继续罢工14天。此次罢工风波是否能平息,结局如何,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罢工的结果对未来几十年英国高校的发展会有决定性的意义。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英国高校教师罢工潮:教育商品化进程中被盘剥的教员们-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英国高校教师罢工潮:教育商品化进程中被盘剥的教员们-激流网作者:宏玲。来源:澎湃思想市场。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