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孩,却要假扮男孩

“阿刁,你总把自己打扮得像男孩子一样,可比格桑还要顽强”,朋友把赵雷的《阿刁》推荐给我,说“觉得这首歌讲的就是你”,在《赵雷不红天理难容》火遍朋友圈之前,我就被他在《我是歌手》第五季里的朴素打扮与淡淡的神情打动,我没法不为这个评价自豪,但我又有点难过,如果在这场我亲自去活的人生里,社会能多给我那么一点点自由,我都不会为了成为一个理想中的女孩而去假扮一个男孩。

巧的是不久后,我听了九野乐队现场演唱的《我是女孩》,这是一首乐队主唱段玉与苏州工友共同创作的歌曲,歌词里说“因为我是女孩,所以早早从学校离开……所以生病没人理睬……所以离家打工在外,为什么这样对待,难道只是因为我是女孩?”,简单的一首歌是很多底层女性生命经历的写照,男性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为女孩这样被对待感到羞愧。

一位假扮男孩的女生自白书-激流网九野乐队主唱段玉

主唱声音沉静清澈,让我开始怀疑过往的一些遭遇是偶然还是必然,。乐手的鼓点传遍整个封闭空间,引起胸腔震动的共鸣,很多东西堵在脑子里,但我的意识保持清醒注意着一个同在现场的朋友:她,会不会听哭?

读过初中的人都会对一句话很熟悉:“你们女生学习现在比男生好很正常,但是后劲不足,以后就比不上男生了。”当时的我还没有辨别这句话的判断力,中了这个拙劣的激将法, 于是在成绩上努力地将同班男生远远甩在后面。其实,这句话也包含着远比激将法更多的东西,比如社会上的 一些奇怪偏见,即使这些偏见没有任何数据支撑。

在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为敏感、柔弱等女性特质感到自卑。鼓励与赞赏永远优先被身边的男性占有,我不服气但是我也无力,或者说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现象可以称之为一个问题,我已经丢掉那种对于性别歧视的敏感了。我问自己为什么生活里歧视无处不在?但接受才是最轻松的办法,于是我的奴性便一发不可收拾。而我又不安心于自己的奴性,只得让两个自己打架闹腾。

光头记

在我20岁那一年,剃了光头,一起的还有一个学妹。这是个容易引人注目的东西,会带给你一些有光环的标签,比如特立独行。当时的我并没有用光头去打破某些规则的想法,只是很自然地想在年轻时能够勇敢一点,但后来的发展让我有点惊讶。

剪头发之前我们去买了好看的帽子,内心惴惴于自己的决定与可能来临的一些压力,我们并没有那么勇敢啊!理发师听到我们的要求后,由惊讶转为鼓励再到撺掇,我们刚刚剃完头发,一个在染头发的姐姐要求和我们合照“我以前也想这样啊,可是不敢,现在又没有条件了。”我就知道,这个头发没白剃,至少有人会被我们的行为影响到,哪怕这改变很细微。

就像很多女孩喜欢买化妆品,帽子在我这儿的功能成了一种装饰品,看到商店就想买更多的帽子,我还无法接受自己不戴帽子出门,害怕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时触碰到的各种目光。讲到这儿,很有趣的一点是,由于是第一次头发这么短,晚上睡觉不戴帽子就容易感冒。

在离开北京那天的地铁上,我顶着寒冷,没有戴帽子,因为我要去温暖的南方了。在从偶尔不戴帽子到偶尔戴帽子这个过程中,我的勇气慢慢出来了,我觉得自己很酷,我不再害怕跟陌生人探究的目光对视,我的内心安定下来。

现在我的头发依然很短,在衣架上的帽子们却有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当有一些在公众面前表达的机会时,别人都会在心里好奇我是个男生还是女生,这个时候我常常有点开心,感受到生活里的小乐趣。我并没预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我确实变得更加勇敢,并用行动让自己接触到的人对异己的行为更加包容。

有些人是内心的力量支配行为,有些人是从外到内地用行动塑造灵魂,我们没办法去判断认定哪种行为比较好,虚张声势确实是对我起过作用的。我喜欢买男生的大大的衣服,宽松的衣服本身会让人更加舒适,也因为我需要这一点伪装去提醒自己:你不需要去迎合任何人,甚至不需要装柔弱给男生表现他们力量的机会,你可以自信地去跟他们比个高下。

跟朋友凑一块儿的时候,我偶尔抽烟喝酒。我也想过去纹身,只是苦于找不到看一辈子都不会厌倦的图案。我并非想当二月花去标新立异,只是作为一个对这些东西浅尝辄止的女生而已,我想去体验一切事情。顺从社会对女性的期待,并不会因此受到奖赏,所以我厌倦于顺从。

一位假扮男孩的女生自白书-激流网

相亲:你把我卖了吧

随着通讯的发达,相亲的形式不再局限于面对面的一顿饭,它甚至可以跨越地域通过网络来到你的生活里。我一直好奇这个词背后的含义,然后我也确实体验了一把,开始深深地同情起那些被催婚被相亲的同胞们。容貌、身材、学历、工作地点、工种、交什么朋友、爱好都不再是个人隐私,你需要把这一切以谦卑的语气跟一个陌生的自以为是的男人和盘托出,不必谈什么尊重。当他以自豪的语气“我还是个处男呢……”,我感叹科技的发达,竟然把清朝的老爷送到21世纪来了。

父母对于这一桩相亲乐见其成,他们假装不懂得“比起经济上的困难,没有感情的买卖式婚姻才摧毁人”,我在对话框给爸爸发送消息“我承认钱很重要,但人家的钱并不会白白给你花,你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那些代价我能不能承受起,你想过没有?”,但当时的我并没有聪明到领悟了这个道理,是朋友的指点才让我看懂,而我的父母却在装聋作哑。妈妈跟我说了一番道理“你应该找一份正经的工作,为你弟弟着想”,心痛之余,我也没有放弃伤害她的机会“那你把我卖了吧!”尽管我并不愿那么做。

将这些东西付诸文字是一件残忍的事情,对自己对父母都如此,但我想活得清醒点。我一直相信自己和父母是平等的,如果我违心地接受一些东西,只能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并且消耗掉我和父母之间本来就稀薄的感情,这是一种压迫,一种暴力,对我来说绝对不公平。被家暴过的女性朋友告诉我“我后来想想,哪怕我有一次反抗过,即便根本无力对抗,都会让父母意识到,他们那样对我是不应该的。”

战斗吧,女生!

女权之声的微博在妇女节当天被封,首届女工艺术节在妇女节前后被延期……不要说我们的遭遇来自我们的沉默,女性不把自己的主动权拿起来,男性不当女性的嘴巴,在我们意识不到的时候,大家都会丢失对于压迫与不公的敏感,连已有的一点可怜的自由都会被剥夺。

一位假扮男孩的女生自白书-激流网

摸着你的良心说话,如果一个女生告诉你“我喜欢厨房但是我希望有人一起分担家务”“我不想结婚直到遇到那个真正喜欢的人”“我不想生孩子,我自己还不成熟无法承担一个生命的重量”“我也想被公平地对待”,你是努力去削平性别间的不平等,还是产生反感下意识地加固这种不平等?

大家都喜欢温柔的人,当一个女生从小感受到的是父母有条件的爱,长大后感受到的是异性控制性的和占有性的爱,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必苛责她,请体谅她的“冷漠”与对爱的疏远吧!

你不必高高在上地指责她“怎么不反抗”,她的力量实在有限;你不必嘲笑她“怎么蠢得被这样对待”,她的遭遇打的是你们文明人的脸。

男人是女人的孩子,男性也应该站起来战斗,为你的母亲,为你的妻子,为你的女儿,为你的姐妹。

我是女生,但我必须获得那些打上男性专属标签的“坚强”“勇敢”“自信”“领导力”“包容”等品质,我可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那些漠视女性的人啊!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一位假扮男孩的女生自白书-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一位假扮男孩的女生自白书-激流网(作者:啾啾。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