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某某在《马克思主义应该这样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中,对后勤部门是否属于产业资本所做的论断是完全错误了。对此,我们可以从最大的善意出发,认为这是马克思的错,毕竟马克思没有在《资本论》或者其他地方去研究学校的后勤单位。

但是蒋某某的另一个叙述,就很难解释了。他这样写道:

北大并非生产企业,它并不生产商品,也就无从去计算工人的剩余价值。……学校中工人和学校的关系虽然也是劳动雇佣关系,但不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

假设,后勤部门确实不是产业资本,后勤部门的工人确实不生产剩余价值,那么,是不是就不存在剥削关系了呢?

蒋某某说不存在。这就让人很为难了。因为蒋某某在文中写道“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中就专门去分析了其他领域中资本的运动。”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虽然表达得不准确,但是他是读过《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的。

在《资本论》第三卷第十七章《商业利润》中,马克思说了完全不同的东西。

首先,马克思以商业资本为例,说明资本家雇佣的工人与资本家之间仍然是雇佣关系:

商业资本家即这里所说的商品经营者所雇用的商业雇佣工人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从一方面说,一个这样的商业工人,和别的工人一样,是雇佣工人。第一,因为这种劳动是用商人的可变资本,而不是用作为收入来花费的货币购买的;因此,购买这种劳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替私人服务,而是为了使预付在这上面的资本自行增殖。第二,因为他的劳动力的价值,从而他的工资,也和一切其他雇佣工人的情况一样,是由他那种劳动力的生产费用和再生产费用决定的,而不是由他的劳动的产物决定的。

蒋某某也同意“工人和学校的关系也是雇佣劳动关系”。然而马上就出现分歧了。马克思说明商业资本家仍然剥削从事商业的工人:

商业资本只是由于它的实现价值的职能,才在再生产过程中作为资本执行职能,因而才作为执行职能的资本,从总资本所生产的剩余价值中取得自己的份额。对单个商人来说,他的利润量取决于他能够用在这个过程中的资本量,而他的办事员的无酬劳动越大,他能够用在买卖上的资本量就越多。商业资本家会把他的货币借以成为资本的职能本身,大部分交给他的工人去担任。这些办事员的无酬劳动,虽然不会创造剩余价值,但会为他创造占有剩余价值的条件;这对这个资本来说,结果是完全一样的;因此,这种劳动对这个资本来说是利润的源泉。否则,商业就不可能大规模地经营,就不可能按资本主义的方式经营了。

通俗点说,就是在马克思看来,非产业部门的资本家仍然剥削工人。原因有二:

首先,这些工人的劳动报酬,仍然是劳动力价值,帮助非产业资本分割到的剩余价值,高于这些工人的劳动力价值,这就是无偿劳动,就是剥削。

其次,这些工人的无偿劳动越多,意味着资本用来购买劳动力的部分越少,意味着资本“用在买卖”上的部分越多,也就是能够获得越多的剩余价值或利润。

在同一章的另一个地方,马克思更加明确地写道,

商业工人不直接生产剩余价值。但是,他的劳动的价格是由他的劳动力的价值决定的,也就是由他的劳动力的生产费用决定的,而这个劳动力的应用,作为力的一种发挥,一种表现,一种消耗,却和任何别的雇佣工人的情况一样,是不受他的劳动力的价值的限制的。因此,他的工资和他帮助资本家实现的利润量之间,不保持任何必要的比例。资本家为他支出的费用,和他带给资本家的利益,是不同的量。他给资本家带来利益,不是因为他直接创造了剩余价值,而是因为他在完成一部分无酬劳动的时候,帮助资本家减少了实现剩余价值的费用。

所有这些分析和论述,马克思总结为这样一句话:

正如工人的无酬劳动为生产资本直接创造剩余价值一样,商业雇佣工人的无酬劳动,也为商业资本在那个剩余价值中创造出一个份额。

可见,马克思明明白白地说明了非产业资本同样在剥削雇佣工人,用一长串名词向青年学生示威的蒋某某,究竟有没有看过《资本论》呢?

只有两种可能:其一,他根本没看过,完全是在信口雌黄;其二,他看过,那问题就更加严重了,他是在有意歪曲和篡改马克思。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非产业资本与雇佣劳动之间是否存在剥削?-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非产业资本与雇佣劳动之间是否存在剥削?-激流网作者:马宁。来源:科学的历史观。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