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耘中在其文章里说:“有些年轻人总是憧憬于前辈的斗争经历,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的先辈们搞工运、搞农运、搞学运,为此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他们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现在,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已经建立起来了,斗争的焦点就从推翻旧政权变成了保卫和建设新政权。如果还想将我们的先辈们做的事情再做一遍,那不仅是唐吉柯德式的愚蠢,而且是敌对势力的帮凶。”

蒋耘中,青年学生不信任你!-激流网原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刘实

原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已故的老革命家刘实同志,从十几岁就投入革命,抗日战争时期在国民党统治区从事工人运动,堪称中国工运的前辈之一。2003年,刘实前辈发表了《谈当前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指出改革开放后,我国工人阶级从整体看,无论在我国的经济生活、还是政治生活中,正逐渐发生巨大变化,具体来说就是“雇佣化”、“贫困化”、“无权化”、“分散化”。

蒋耘中,青年学生不信任你!-激流网1973年,韩西雅访日期间与日本工人合影

另一位中国工运前辈——也是十几岁就投身革命、解放前一直在上海从事店员工会工作的韩西雅同志,2007年整理出54万字的《中国工人阶级社会地位演变实录——从主人到雇佣劳动者的变迁》一书,将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工人阶级地位的变化,一桩桩、一件件,做了细致的回顾和阐述。韩老在该书“前言”中指出:“工人阶级社会地位的演变——从主人到雇佣奴隶,是中国社会演变的一个重大构成,涉及亿万工人阶级群众及其家族,涉及整个社会的阶级结构,涉及整个中国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个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演变的时间长、面广,内容浩如烟海;进程中亿万工人阶级群众受苦受难,社会生产力遭受破坏,国家财富遭受损失;惨象环生,触目惊心。”

由此可见,并不是进步青年心血来潮,或者像蒋耘中所说的“幼稚”,就一厢情愿地“还想将我们的先辈们做的事情再做一遍”,而是社会现实推动着人们思考,也推动着思想最活跃的青年学生们不断思考。相比之下,蒋耘中的上述言论,就显得太“幼稚”了!

蒋耘中在其文章里歪引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的一系列语录:“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同旧社会的矛盾,例如同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是根本不同的。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表现为剧烈的对抗和冲突,表现为剧烈的阶级斗争,那种矛盾不可能由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来解决,而只有社会主义革命才能够加以解决。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是另一回事,恰恰相反,它不是对抗性的矛盾,它可以经过社会主义制度本身,不断得到解决。”“应当承认:有些群众往往容易注意当前的、局部的、个人的利益,而不了解或者不很了解长远的、全国性的、集体的利益。不少青年人由于缺乏政治经验和社会生活经验,不善于把旧中国和新中国加以比较,不容易深切了解我国人民曾经经历千辛万苦的斗争才摆脱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压迫,而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要经过怎样的长时间的艰苦劳动。因此,需要在群众中间经常进行生动的、切实的政治教育,并且应当经常把发生的困难向他们作真实的说明,和他们一起研究如何解决困难的办法。”然后还大言不惭地说:“进步青年自称是马列毛主义,想必对毛主席的话应该是很熟悉的吧。”

我们为什么说蒋耘中这是“歪引”?例如,当今全国各地来京上访的人员,可谓一年365天都有吧?这些上访人员被截访的人殴打、限制人身自由、抓进黑监狱,不是个别现象吧?我们奇怪了,各地政府部门的人员,为什么没有按照毛主席的教导,“经常把发生的困难向他们作真实的说明,和他们一起研究如何解决困难的办法”呢?如果真正按照毛主席教导去做,不是就没有年年月月大批人员上访、而且上访人员被打、被抓的世界奇观了吗?

2003年,原国家信访局局长周顺占就对媒体表示,群众集体上访反映的问题中,80%以上反映的是改革和发展过程中的问题,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应予解决,80%以上是可以通过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加以解决的,80%以上是基层应该解决也可以解决的问题。这恐怕与毛主席所说的1957年的时候“有些群众往往容易注意当前的、局部的、个人的利益,而不了解或者不很了解长远的、全国性的、集体的利益。不少青年人由于缺乏政治经验和社会生活经验,不善于把旧中国和新中国加以比较,不容易深切了解我国人民曾经经历千辛万苦的斗争才摆脱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压迫”不是一回事吧?蒋耘中在这里移花接木,恐怕是徒劳的!

再例如,野蛮强拆,也是当今中国东西南北、年年月月都在发生的普遍现象,已经成为不可医治的顽症。毛主席1956年在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讲过河南有一个地方修机场,不跟老百姓做好思想工作,强硬拆迁,结果群众团结起来反抗。毛主席在这个讲话中说:“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像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那么,我们要问蒋耘中,当今全国各地恶性强拆事件,已经不是个别案例了吧?那么,各地政府部门为什么不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去处理当今的拆迁问题?在恶性强拆已成普遍情况的前提下,不提毛主席关于拆迁问题的论述,而搬弄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的一些话,不是“歪解”又是什么?

蒋耘中用上述这些话来教育青年学生,青年学生会怎么想?要么以为蒋耘中是从20世纪50年代直接“穿越”到现在的,处于“不知天下有秦汉”的懵懂状态;要么就会认为蒋耘中是别有用心地“胡引”、“歪解”,不可能有其他解释。

蒋耘中,青年学生不信任你!-激流网

蒋耘中的文章里,有一段是专门谈论阶级斗争的。在这一大段中,除去卖弄自己关于阶级斗争的历史知识,蒋耘中还认为:“阶级斗争并没有因为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而结束,但是它的表现主要的已经不是工人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了。这种斗争在现实中的集中表现就是要不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要不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要不要坚持社会主义制度。”

首先,阶级斗争“的表现主要的已经不是工人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这符合事实吗?当今各地普遍存在的、经常引起群体性维权斗争的劳资矛盾,不是阶级斗争吗?深圳、东莞等东南沿海地区外资、台资企业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压榨和广大工人不断奋起的一波波维权、罢工浪潮,不是阶级斗争吗?各地农民工讨薪不成,或爬高示威、或跳楼自杀、或拔刀捅死黑心老板,案例还少吗?各地国有企业被私吞、贱卖的,不是比比皆是吗?广大国企工人被迫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不是阶级苦难吗?吉林通化钢铁公司的工人奋起保卫国有企业,不具有阶级斗争性质吗?

大家恐怕还记得,2016年,四川阆中百余名集体讨薪的农民工,讨薪不得被迫在南津关景区堵门。阆中法院认为讨薪民工此举意在“对政府施压”,因此对其中带头的8名民工(包括包工头)判处有期徒刑6至8个月不等,而且居然举行“公判大会”,对这8个人进行批斗。我们要问蒋耘中,既然劳资矛盾不表现为阶级斗争,为什么法院还要用阶级斗争的方法来对待讨薪人员?

蒋耘中所说的“集中表现就是要不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要不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要不要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阶级斗争,都有哪些具体体现呢?蒋耘中告诉我们:“历史虚无主义把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说得一无是处,目的就是要消解共产党领导的合法性;新自由主义把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奉为圭臬,目的就是要否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一些人把西方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说成是普世价值,目的就是要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一些人鼓吹民主社会主义,目的就是要否定党的领导;一些人把警察搞得灰头土脸,其目的就是要否定无产阶级专政;一些人鼓吹新闻自由,其目的就是要与共产党抢夺话语权……这些都是阶级斗争在现实中的表现。”

那么,我们就要好好问一问蒋耘中了,搞历史虚无主义、把社会主义中国说得一无是处的,是广大老百姓,还是一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以及知识“精英”?说新中国前三十年“经济到了崩溃边缘”,是谁说的?说新中国前三十年“根本没有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是谁说的?我们再问蒋耘中,是谁否定公有制、否定计划经济,将市场经济奉为圭臬?我们要提醒“官马”学者蒋耘中,“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可是党中央文件中提出的。你可千万不要“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啊!

我们又要问蒋耘中,是谁“把西方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说成是普世价值”?难道不是那些御用文人吗?退一步说,就算有些青年学生、老百姓也有“把西方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说成是普世价值”的想法,就是要“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吗?我们认为,有这种思想的人,如果是故意通过媒体进行大肆鼓吹,那可能会有某种政治目的;如果仅仅有这种思想认识,即使这种思想认识有错误,也属于思想认识问题,也不能给扣上“阶级斗争”和“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大帽子。蒋耘中在这里怎么不提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关于“思想问题只能用说服、辩论的方法解决,不能压服”的教导了呢?

蒋耘中还说:“一些人把警察搞得灰头土脸”。我们暂且不论现实中有没有这种情况、有多少这种情况;即使有这种情况,也不能像蒋耘中那样给扣上“否定无产阶级专政”的大帽子吧。蒋耘中可能是想说,时下警民矛盾时有发生。我们认为,警民矛盾时有发生,但是各地、各个案例具体情况不同,要具体分析。即使想要从中概括出什么倾向性问题,也不至于说各地凡是与警察发生冲突的老百姓“目的就是要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吧?蒋耘中笔下的“阶级斗争”,简直太扩大化了!蒋耘中啊,这里引用你自己的一句话:“说你幼稚有错吗?”

2月13日,蒋耘中在其微信公众号“邺架茶轩”上,又发了一篇所谓的“回应”,对“狂啸”网友写的《又见奇文——评蒋耘中<冒牌的“马列主义者”>》一文,进行了百般狡辩。不过,蒋耘中的狡辩总体来说是苍白无力的。

人家进步青年是在谈自己的心路历程时,顺便提到《共产党宣言》中关于阶级斗争的观点,蒋耘中却苛求道:既然谈《宣言》,就必须谈《宣言》的主旨——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蒋耘中在“回应”中再一次做出这种毫无意义的狡辩,而且说:“你连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是什么都不说,天晓得你搞的那个社会主义是什么社会主义”。呜呼,蒋耘中太“可爱”了!蒋耘中本人在文章里咬定当今中国就是社会主义,却没有给出丝毫的实际依据,天晓得他搞的是什么社会主义。蒋耘中在“回应”中又强调:“消灭剥削就是要消灭产生剥削的生产关系,这就要为此而准备必要的生产力条件。只有生产力发展了,我们才能最终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天晓得这种“唯生产力论”是什么社会主义!蒋耘中的社会主义观是否符合《宣言》中的科学社会主义原则?蒋耘中,你自己检讨过没有?

列宁说过,社会主义过渡时期不能不是兼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种社会经济结构的特点或特性,不能不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列宁这个话的意思,是说社会主义过渡时期还存在着两条道路的斗争。可是,蒋耘中却把这句话解释为社会主义社会还允许剥削,而要消除剥削,必须等生产力发展了才能实现。蒋耘中明显歪曲了列宁的原意,却不思悔改,在“回应”中继续狡辩。

从蒋耘中连续发表的几篇相关文章,以及这次的“回应”看,蒋耘中真的没什么水平。他就会背诵书本,丝毫不联系实际,有时候连书本都背诵错了(上述歪曲列宁的话,就是例子)。

因此,和蒋耘中这样的对手辩论是很无聊的。但是,蒋耘中却非常狂妄,态度很不老实。因此,希望大家都拿起笔来,从各个角度,深揭蒋耘中,形成口诛笔伐之势,把蒋耘中的狂妄气焰打回去!

另外,尽管蒋耘中的文章及“回应”苍白无力、缺乏水平,但是为了让更多的青年学生懂得一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借蒋耘中的由头来澄清一些概念,也算是为宣传马克思主义做一点工作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蒋耘中,青年学生不信任你!-激流网

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蒋耘中,青年学生不信任你!-激流网(作者:旗帜日刊评论员。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