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深受西方名校教育,又在香港学界浸淫多年,说话云遮雾绕,普通人难明就里。

驳斥张五常对周新城教授批判的回应-激流网

周新城教授说的消灭私有制很清楚,就是重申马克思的主张,为中国共产党的初心界定内涵。周新城教授从来没有说要马上干干净净地消灭私有制。张五常对此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否则,在美国和香港混了60多年,岂非白混?所以,在回应的最后说他不知道周新城教授“说的私有制是什么,所以既不能赞成也不能反对”就是胡说八道了。当然,张五常在他处曾自诩自己已经多年不看书了。也许,他从来没有看过马克思的文字。但从他的主张看,他难道不是多年来就是要在中国推行私有制从而处于马克思的对立面吗?张五常在回应中说他“坚信私产与市场对社会的价值,不止四十年了”。私产制度就是私有制,这在现实中是毫无疑义的。私产支配下的市场就是私有制下的市场,而根本不可能是共产党所说的社会主义市场。张五常说“中国制度的重点是权利界定”,界定的是什么权利呢?不界定所有权吗?张五常只界定使用权吗?他的拥趸者、狐朋狗友、鞍前马后者不正是对他所谓的权利界定就是否定社会主义的真实意图心领神会吗?这些人有几位赞同社会主义呢?请注意,一个学者真正赞同社会主义,就会大写文章,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口头上说赞成社会主义,却不写文章,所做作为背道而驰,是为贼!是两面三刀的贼!盗亦有道,有道的贼不会总是两面三刀。反用周新城教授所引用的马克思的话,张五常等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公有制!几十年如一日,这倒是忠诚无比。他不是自己在他处说,邓丽君在中国大陆流行,就意味着中国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了吗?谁见过张五常对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经常表示反对、愤慨呢?既然这样,周新城教授批判他是很有理的,是有充分的理由的,不管张五常是否看过马克思的文字。张五常教授很聪明,反马克思主义、反社会主义,但表面上不反共产党,甚至赞扬共产党。但丢掉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共产党还是拥有初心的共产党吗?张五常不是自诩理论水平甚高,这个道理不会懂吗?几十年如一日地不懂吗?年轻人不懂装懂,稀松平常,张五常懂装不懂,可谓老贼!张五常“希望周教授能多读我写的文章,不要凭道听途说而破口大骂”,老贼的文章谁读?过街的老贼人人皆可骂之!

西方经济理论假设人是自私的,张五常认为,这是一种实证科学。他所谓实证,就是一种庸俗的唯物主义。在自私假设的问题上,就是西方人和张五常认为,他们看到了有些人是自私的,于是所有人都是自私的,就可以作为假设了。本来,作为学术研究,无可非议,这个世界资源多得是,能够养活一群做这种研究的人。但如果这群人把他们视为天下人都自私,自私是人之天性,不自私就被淘汰,那就是胡说八道了。普通的老百姓怎么如资本家那样自私呢?淘汰了老百姓,资本家怎么赚钱呢?当然,如果资本家不自私,不去追求利润,就会被资产阶级淘汰了。但这是一个小圈子对那些跻身其中的一些成员的淘汰,而不是整个社会对老百姓的淘汰。否则,中国古人“民为贵君为轻”的观点不就不能适用于今天了吗?张五常是君吗?不是!张五常是资本家吗?也不是!他只是附着在资产阶级或者盗取社会主义社会利益的人而已。这种人年轻时,或许有忧国忧民的情怀,但受到西方经济理论毒害深了,也就忘乎所以了,更何况,其博士学位、学界名声不都是借助西方大师博来的吗?

当然,张的学术也绝非泛泛。所以,张的学术否定自私天生论、自私淘汰论的观点。这让我们难以用上面一段的逻辑来驳斥他。他是很聪明的。尽管他从来没有做过上述的分析,但他口头否定了自私天生论、自私淘汰论的错误论点。但张无常说他“常用的,是自私源于经济学的一个武断假设。在这假设下,究竟人类是不是天生自私或是不自私不能生存,皆无关宏旨。深入一点地说,这个武断的自私假设是经济学说的在局限下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而“自私的一般化是需求定律,需求定律是经济学的灵魂,没有这定律就没有(张五常)从事了几十年的经济学”。张五常用这个定律从事了几十年的经济学得出的结论就是“坚信私产与市场对社会的价值”吗?这不是先表面上否定了一种错误,然后立刻又回到这种错误上去吗?在西方经济学术界,这是一个惯例!否定了看不见的手,再回来重新强调市场;否定了凯恩斯主义,再用新凯恩斯主义回到凯恩斯主义(捍卫资本主义);否定了供给经济学,再回到减税的老路上来。张五常否定了文字上的自私,又用数学的语言(局限下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回到自私!是啊!这个解释力很大。中国那些暴富起来的人无不是在制度的、资源的、个人能力的某种局限下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但是以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而且,他们的聪明之处在于,他们决不满足于严格地遵守局限。他们如果受到权力的局限,就寻求侵入权力;他们如果有权,就遵循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自私”信条;他们如果只受资金缺乏的局限,他们就想尽一切办法来获取银行贷款、发行股票、发行债务。而没有了马克思主义指导的社会权力部门居然对此顺水推舟,并也借此浑水摸鱼。至于有了权力,有了资金,利益最大化到底是以假冒伪劣产品还是以创新产品、精益求精的产品来实现倒是一个次要问题了。中国社会还没有发展到一个阶段,即大多数资本家都是靠产品的精益求精来赚取利润、榨取剩余价值的。对于资本家来说,究竟人类是不是天生自私或是不自私不能生存,确实皆无关宏旨,赚到钱就是好钱。好就是钱,钱就是好。这样的一个简单的事实为什么要包装在“局限下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的数学外衣中呢?请张五常不要这样糟践数学吧!没有一个数学家会认为,一个数学定理就会让一个国家致富,让广大人民普遍受惠!最优化理论只是数学大厦中的一个小小的构成而已。请张五常不要把这个雕虫小技作为中国的治国神器而故弄经济学的玄虚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驳斥张五常对周新城教授批判的回应-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驳斥张五常对周新城教授批判的回应-激流网(作者:王今朝。来源:作者赐稿。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