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江湖,谁与争锋——榜首竟是马克思-激流网根据一个新的跨学科学术牛人排行榜,马克思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学术大牛。

正如武林时不时总是想开个大会来排座次,学术界常常也会有人手痒去搞各种各样的排名。一般来说这些排名都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如果你要靠排名才能知道谁是大牛,那你肯定是圈外人——而圈外人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话虽如此,但确实有人真的在很严肃地搞排名。本周《自然》新闻报道了印第安纳大学布鲁明顿分校的信息学者菲利坡·门策尔(Filippo Menczer)创建的跨学科排名数据库“Scholarometer”。在这种算法排名下,名列榜首的竟然是——卡尔·马克思(没错,就是你知道的那个马克思!)。

最经典的衡量学者水平方式通常是看文章的引用情况。如果你的文章很多人引用,那你就是大牛。不过,不同学者的风格不同,无论是考虑总引用数还是考虑平均引用率都会有人吃亏——有些学者惜墨如金,只发表他最好的观点,总引用数就吃亏;但还有些学者喜欢沟通交流,好点子和不那么好的点子都写出来,那平均引用率又吃亏了。

学术江湖,谁与争锋——榜首竟是马克思-激流网

【印第安纳大学信息学者菲利坡·门策尔(Filippo Menczer)创建的跨学科排名数据库“Scholarometer”。在这套算法排名下,卡尔·马克思是学界的第一牛人(你确实不能反驳它……)。图片来源:scholarometer.indiana.edu】

一个改进的方式是使用所谓的“H因子”。如果一位学者的 H因子是20,意味着他所发表的文章中,引用数超过20的文章至少有20篇。这个算法的好处是能衡量一个人“最好”的那几篇文章有多好。(但还是有像罗伯特·特里弗斯[1]这样五篇文章改变学界然后销声匿迹的人要被歧视……)

这些办法有个缺点是没法跨学科比较。生物化学家的平均引用率肯定比数学家高,因为生化领域论文更多。所以门策尔等人采用了一个简单的校正办法:把每个人的H因子除以该学科所有人的平均H因子。这样计算的结果是,马克思在历史学领域里H因子是平均值的21.5倍,弗洛依德在心理学是平均值的 14.8倍,爱德华·维腾[2]在物理学是平均值 12.9倍,皮亚杰[3]在教育学是平均值 11.6倍,等等。

好吧,其实这一切都不是什么新方法,汤森路透也有类似的影响排名、还根据它做诺贝尔奖预测。但是,门策尔的这个数据库不但是完全免费公开的,还是众包的。它的原始数据来自谷歌学术,但不是直接访问谷歌学术自己的数据库,而是记录每一位访客访问谷歌学术时获得的搜索结果。每个人的学科归属也都靠这些搜索结果自动生成,比如马克思的学科标签前三名就是历史学、经济学和哲学,历史得分最高。

当然这个数据库谈不上多“靠谱”,谷歌学术自己的数据也不很完全不很自洽,而“H因子”也只是很多衡量标准中的一个而已。全自动的学科归属有时也会出岔子,比如演化生物学的第一名竟然不是达尔文,而是米尔顿·弗里德曼……但不管怎么说,也没有人指望它真的起到什么严肃的效果,它首先是个好玩具。大家可以上去围观一下自己的学科在所有学科中排第几名,学科内又有哪些大牛上榜、哪些没上,吐几个槽也不失一桩乐事。

内容注释:

[1] 罗伯特·特里弗斯,美国进化论学家和社会生物学家,罗格斯大学人类学与生物科学教授。他提出了互利主义、亲代投资、兼性性别比确定和亲子冲突等理论。他还从适应性进化策略方面解释了自我欺骗现象并论述了基因组内部冲突。

[2] 爱德华·威滕,犹太裔美国数学物理学家、菲尔兹奖得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教授。他是弦理论和量子场论的顶尖专家,创立了M理论。爱德华·威滕被视为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一些同行甚至认为他是爱因斯坦的后继者。

[3] 让·皮亚杰,近代最有名的儿童心理学家。他的认知发展理论成为了这个学科的典范。皮亚杰早年接受生物学的训练,但他在大学读书时就已经开始对心理学有兴趣,共曾涉猎心理学早期发展的各个学派,如病理心理学、精神分析学、容格的格式塔学和弗洛伊德的学说。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学术江湖,谁与争锋——榜首竟是马克思-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学术江湖,谁与争锋——榜首竟是马克思-激流网(来源:果壳网。责任编辑:罗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