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国际共产新闻》(International Communist Press,土耳其共产党《左翼报》的一个栏目)对西班牙人民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he People of Spain)总书记阿斯托尔·加西亚(Astor Garcia)进行了专访。此时,加西亚正在伊兹密尔(İzmir)参加土耳其共产党举办的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

问:欢迎来到伊兹密尔,在你们国家有哪些庆祝十月革命100周年的活动?反响如何呢?

答:为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我们在西班牙的几个城市组织了一系列活动。10月7日,马德里的纪念活动拉开了帷幕,引起了党员、共产主义青年集体(Communist Youth Collective,西班牙人民共产党的青年组织)的成员和同情者们的极大兴趣。在各地区的首府也举行了其他活动。

我们的党刊《新道路》(Nuevo Rumbo)出版了一期特刊。这期特刊,是由党的中央委员会在9月准备的,其中宣扬了十月革命的成就,分析了十月革命,并把布尔什维克为社会主义进行的斗争看作我们今天的榜样。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

问:你们是如何表现社会主义的适时性的呢?

答:我们基本上提到了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成就。在社会主义被颠覆后,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已经能感受到社会的倒退。我们还讲到了,过去的社会主义阵营,是资本主义国家得以实现某些社会成就的保证,从而解释了社会主义的适时性。

反革命的疯狂进攻颠覆了社会主义阵营,导致了社会权利和工人权益的丧失,这也证实了社会主义的适时性。工人阶级需要再次面对资本主义带来的严重后果。

问:你们党如何分析加泰罗尼亚问题?你们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未来?

答:没人能否认加泰罗尼亚形势的复杂性。这是国家发展进程中的一个严重危机,有着历史、政治和经济的根源。在这里,解释清楚这个问题将耗费许多时间,不过我们仍然可以简述一下今天的形势。面对着经济危机的后果,特别是资本主义危机加剧后西班牙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加泰罗尼亚的小的和中等的资产阶级,看到了操纵加泰罗尼亚人民的民族感情和身份的机会,借此讨价还价,以加强自己在资本主义西班牙的经济和政治地位。

在过去的40年里,这一情形一直存在。不过到了今天,这个问题将以妥协而告终,这一妥协是建立在团结和斗争的基础上的。事实上,历史上有很多次,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资产阶级支持了西班牙政府。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

今天,这两股势力互相挑战对方——由加泰罗尼亚地区小资产阶级领导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势力和执行西班牙大资产阶级的计划和方案的西班牙政府。

当前的计划和方案,意味着消除该地区特定的法律和经济特征,向国家的中央集权敞开大门。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发现自身陷入了这样一种挑战——为了瓜分剩余价值和剥削所得,资产阶级的两个部分正在互相攻击。

作为共产党,我们指出,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和西班牙民族主义,只不过是在用不同的方法调节资本主义,而不是推翻资本主义本身。鉴于这种事实和分析,我们公开号召我们国家和加泰罗尼亚的工人阶级去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替代方案。

我们解释了,为了建立一个服务于工人阶级的国家,工人阶级需要保持独立性。这些是我们政治活动的主要纲领。我们反对民族主义,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它都给西班牙人民带来严重的危害和痛苦。我们反对西班牙和其他民族主义运动的升级。

问:你们怎样看待欧盟?你们反欧盟斗争的路线是什么?

答:欧盟是一个资产阶级联盟,其主要目标是提高自己在帝国主义对抗中的地位。这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的联盟,它的存在对欧洲和世界各地的人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这一点在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拉克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从一开始,早在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变成欧盟之前,甚至早在1986年西班牙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之前,我们就已经坚定地反对西班牙加入这一联盟了。

时至今日,欧盟掩盖了西班牙政府反对工人阶级和人民、加强剥削的政策。正因为欧盟是实行这些政策的幌子,我们反对它的立场就更加坚定。

我们看到,欧盟正处于危机中。毫无疑问,有利于欧洲人民的替代政策是每个成员国都离开这个帝国主义联盟;而这也是我们需要争取的。我们郑重质疑和挑战那种看似批判欧盟和欧元区,实则只是实行改良路线的政治立场。这种立场声称,他们会把欧盟变成有利于人民的工具,然而他们并不能理解列宁同志所阐述的事实——存在于欧洲的资本主义国家联盟只能是反动的。

除了给欧洲的人民群众以虚妄的希望之外,欧盟的各机构被用来歪曲历史和散布反共主义。在这方面,我们坚持认为应该立即脱离欧盟,并为了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利益,在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经济。

问:你们在移民和失业问题上的政策是什么,能和我们谈谈吗?

答:在日常的政治活动中,我们总是尝试将战略问题和策略问题联系起来。在失业率急剧增加之时,尤其是西班牙正在遭受经济危机后果的情况下,资本主义势力、资本主义媒体和资本主义政府鼓吹拥有工作和创造就业是极其重要的。

不过,我们的观点是始终稳定的,我们没有给就业问题赋予一个抽象的概念。从根本上讲,当谈论挽救工作机会时,我们不会说人们应该拥有一个职业,而不应该失业;在被资本主义拒绝的条件下,我们会讲到这样一种就业:通过让他们在生活中实现自己期望的办法,让工人和人民群众拥有权利,实现提供自主生活的计划。

另一方面,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西班牙的失业数据正在逐步下降,但这是通过破坏工作条件才实现的。正如在捍卫布尔什维克十月革命时所说,我们认为在福利条件变好而非受损的前提下,工人拥有一份职业和参加社会组织活动是可能的。我们用社会主义模式反对资本主义发展,而在这种社会主义模式中,工人能够摆脱了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痛苦。

我们在移民问题上的政治活动,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我们解释说,今日在欧洲大陆上看到的大部分移民,是欧洲帝国主义势力干涉别国的结果。

如果欧洲帝国主义没有干涉和侵略亚洲和非洲国家,没有操纵他们的政府,那么欧洲的移民现象将远远达不到近几年形成的这般境地。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

无论如何,我们作为共产党人的理念是明确的,我们相信工人阶级在国际上是一个单独的阶级。作为共产党人,我们将各国工人阶级的斗争看作是平等的。

尽管充满着艰难险阻,我们的另一个斗争任务是反对那种认为外国工人来到我国、造成西班牙工人阶级生存处境恶化的观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主要活动是,和种族主义和排外思想作斗争,同时在反对资本主义和资本家阶级的斗争中,不分民族出身地把工人阶级团结起来。

问:你们的青年运动的主要口号是什么?

答:从9月开始,“共产主义青年集体”正在开展一场名为“青年正组织进攻”的运动。从这种意义来讲,我们的意图是向青年展示,现在不仅是抵御资产阶级政府进攻的时候,而且是组织起来争取新的胜利的时候。对于在教育和工作中争取权利来说,这都是真理。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

例如,在近些年危机的阴影下,许多权利和成果都被废除了。“共产主义青年集体”在学生运动中开展了极富激情的活动,并取得了重要的组织成就。实际上,他们不仅组织了“青年正组织进攻”运动,同时也在以“工人阶级国家”为口号下的党的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问:你们如何分析“我们可以党” (Podemos,社会民主力量党)等党派?你们对于他们的立场是怎样的?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

答:我们分析过“我们可以党”的产生和发展,并以长篇大论的方式解释了一遍又一遍。总体而言,“我们可以党”被我们看作新的社会民主派在西班牙的版本。

2011年,西班牙爆发了名为“愤怒者运动”(themovement of the furious)的抗议活动,“我们可以党”正是在利用这些抗议的基础上成立的。在社会中弥漫着的不满情绪中,它抬头了。不过,这种不满并不具备工人阶级的特征,而是小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自身在面临无产阶级化时的反应。

“我们可以党”意识到,在资本主义的延续过程中,自己正在成为不满情绪制度化的代理人。他们已经做好了在必要时代替“西班牙工人社会党”(PSOE)来完成使命的准备。上世纪70年代以来,“西班牙工人社会党”作为社会民主派的代表而存在。然而,“西班牙工人社会党”目前陷入了严重的危机,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这正是因为,该党近年来在维护剥削制度存在的同时,以一种抽象的概念去偷换工人阶级概念,最终身陷两难境地。

不管“我们可以党”使用了多少新工具,采用了多么年轻时尚的方式,也不管他们使用着多么接近前社会民主派的话语体系,他们的议会活动和政策都表明,他们在某些方面延续着“工人社会党”所扮演的角色。尽管它给人们的第一印象是寻求改变,但最终仍是在试图维护西班牙的资本主义制度。

为了表达精准,我想举一个经典的例子:我们会说,“我们可以党”就是西班牙的“激进左翼联盟”。就像“激进左翼联盟”在金融力量和人民群众二者中选择了前者,“我们可以党”也将面临这样的选项,因为它们二者有着极其相似的特征。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来源:国际红色通讯。责任编辑:邱铭珊)

欢迎关注国际红色通讯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专访:阶级立场是民族主义的解药-激流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