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突然意识到,“笑傲”中最被低估的人是林震南。

提起林震南,江湖中评价无非两类。一类是手面阔、够朋友,另一类就是:武功低微。

在评价林震南的人中,最大的咖是冲虚。他在悬空寺中说:林震南武功低微,那好比一个三岁娃娃,手持黄金,在闹市之中行走,谁都会起心抢夺了。

林震南被青城派吊打,被这么多人看贬,特别是被冲虚盖棺定论为“三岁娃娃”,应该是江湖中不能再低的低端人口了,怎么可能被低估?

林平之:中产梦的破灭-激流网

那林震南的武功大概多高呢?

他曾在福州郊外与“青城四秀”之一的于人豪真刀真枪动过手。

书中写道:两人忽进忽退,二十余招间竟难分上下。

就是说,他们能打成平手。交手前,于人豪蔑视地说:凭你福威镖局的这点儿玩艺,还不配问我姓名。事后,于人豪却说:这老的武功还过得去。

青城四秀不是令狐冲口中的“狗熊野猪,青城四兽”,也不是只会“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在五岳剑派等一流大派中,第二代弟子的佼佼者大约是这个水平,如书中提到的华山群弟子(除令狐冲外)、恒山群尼、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的弟子迟百城等。

这些二代弟子,二三十年后就是一流大派的掌门及同辈人物,他们不算庸手、而是中坚力量。林震南自然也不是低端人口,以武功论,他是江湖中的中产阶层。

在他之下,什么镖头、趟子手、白蛟帮、天河帮的帮众、小门小派的弟子、大量江湖散人,构成了江湖的低端人口。

但在冲虚看来,他仍是“三岁娃娃”。

就比方,如月薪五到十万的人算中产,很不错了。但和王爸爸“一个亿的小目标”比,和马爸爸“每个月赚一二十亿很难受”比,算得了什么?

上层人士、中产阶层、低端人口,不是九十分优、八十分良、七十分中、不及格差这样的等差数列。

上层人士与中产阶层的差距,比中产阶层与低端人口的差距大得多。

低端人口可以想象中产阶层的生活,而中产阶层无法想象上层人士的生活。

林震南行走江湖多年,经验丰富,见识是不错的。他识得青城派的无影幻腿和摧心掌,也知道江湖格局以少林、武当为尊,接下来是五岳剑派、青城、峨眉等派。

但贫穷还是限制了他这个中产阶层的想象力。

林平之问他:“咱们十省镖局中一众英雄好汉聚在一起,难道还敌不过甚么少林、武当、峨嵋、青城和五岳剑派么?”

林震南的答话让我们笑掉大牙:“咱们十处镖局,八十四位镖头各有各的玩艺儿,聚在一起,自然不会输给了人。可是打胜了人家,又有甚么好处?”

林震南以为,福威镖局的实力可以与少林、武当相抗衡,甚至可能战而胜之。

正是因为他这句话,当年我读到福威镖局二十三名镖师一夜被团灭,心中极为震憾。

林平之:中产梦的破灭-激流网

与武功上的差距相比,见识上的差距更可怕。

中产阶层与上层社会,隔着一条跨不过去的鸿沟。在鸿沟中,财富(武功)只是最初级差距,见识更高一层,最重要的是关系网。

林震南(也包括其父林仲雄)是商人,渴望向上流动,知道经营关系的重要性,而且做得不错。

林家有四个方式。

一是业务扩张。林远图开辟了四省走镖市场,林震南又拓展了六个省。用他自己的话说,“强爷胜祖”了。

二是联姻做强。他没在本地结亲,而是远到河南洛阳,娶了金刀门的小姐。在江湖高手眼中,他岳父金刀王元霸比他武功高多了。岳不群就说过:若林震南邀得王元霸相助,还可与青城派斗上一斗。

三是送礼攀附。三年来,他每年春秋两季备下厚礼,送到青城派和峨嵋派,意图和两派结交,打开到四川走镖的路径。

四是广交朋友。福威镖局遭到袭击后,林震南夫妇想到了向好友求助。林震南说,先邀闽、浙、粤、赣四省的武林同道。那就是说,在更远的省份中仍有好友在。

林震南的努力似乎很有效。在余沧海率青城派大举进犯前,他一直是成功人士、中产阶层中的佼佼者。

一般的黑道人物,不敢碰他的镖。一般的白道人物,也不会寻他晦气。

很可惜,他不是上层人士,没有跨越那条鸿沟。这条鸿沟,不是贫与富的差别,而是生与死的距离。

中产阶层的命运完全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上层社会愿意,随时可以对中产阶层发动毫无理由、毫无预兆的降维打击,把中产阶层直接打成低端人口。

林震南经营关系的四个方式,一个也没用。

业务扩张,没用。一夜间,不但福州总公司倒闭了,各地分公司无一幸免。

联姻做强,没用。王元霸在洛阳势大财雄,但听说女儿女婿被干死了,一丁点要报仇的表示、甚至念头都没有。

送礼攀附,没用。青城、峨嵋派平时根本不理你,等理你了就更糟,就是他们打击的你。

广交朋友,没用。讨论请人帮忙时,王夫人说:咱们交情深厚的朋友固然不少,但武功高过咱夫妻的却没几个。人只能在自己的阶级里交往、打转,交朋友也突破不了阶级的藩篱。

林平之:中产梦的破灭-激流网

林震南跟林平之说:江湖上的事,名头占了两成,功夫占了两成,余下的六成,却要靠黑白两道的朋友们赏脸了。

可能他从来没想到,这些东西都不可靠。有一天,福威镖局的威名、林家祖传的功夫、黑白两道的面子,统统不做数了。

他得知林平之拜在岳不群门下,很高兴,认为儿子终于混进上层社会,不会再象他一样受欺负。

但林平之比他看得更清楚,想靠正当途径报仇没指望,因为敌人太强大。尽管余沧海和青城派在上层社会中最不入流,但也足以让他一辈子翻不过身。

靠自己不成,靠投靠的上层社会也不成。

自始至终,上层社会没一个人对青城派明目张胆的强盗行径说过一个不字。

高高在上的少林、武当派弄死余沧海就象他弄死林震南那么容易,但方证大师可能只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在冲虚道长眼中,林震南是三岁娃娃手持黄金在闹市行走,纯属咎由自取。

青城派灭门林家的新闻已传遍江湖,但衡山派的刘正风要金盆洗手,仍将余沧海奉为座上宾。参加洗手典礼的五岳剑派、丐帮人士,还有闻先生、何三七这种上层社会中的散人们,没一个人以与余沧海同席为耻。

在他们眼中,淫贼田伯光劫持了上层社会一员的仪琳,这是重大事件;

泰山派的迟百城被田伯光砍死,这是严重事件;与迟百城武功相若的林震南被灭门,这似乎没发生过。

但刘正风们没想到,中产阶层在他们眼中只是蝼蚁,当更强大的势力嵩山派向自己开刀时,自己的命运也不比蝼蚁更好些。

自然,凶手左冷禅不会得到惩罚,至少不会因为这件事得到惩罚,就象余沧海不会得到惩罚一样。

看清了这一切后,林平之选择了自宫练剑、玉石俱焚这一条路。

这是他、一个中产梦破灭的年轻人,唯一能向上层社会报复的手段了。

全书第一句话是:和风熏柳,花香醉人。

这是林平之十八岁时眼中的江湖。

在这美好的环境中,林平之锦衣白马、架鹰负弓,做着富二代的中产梦,带着四个随从,大笑着出城打猎去了。

多年以后,林平之会不会想起他人生中这最后一个幸福愉快的日子?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林平之:中产梦的破灭-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林平之:中产梦的破灭-激流网(来源:简书。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