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连日来,当白领精英欧X新跳楼事件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同一时期跳楼的深圳第一代打工元老黄明常的跳楼却无人关注。朝不保夕却矫糅造作的伪中产,与沉默无声而挣扎生存的社会底层,构成了这个社会的真实画卷。信仰缺失、价值观扭曲,这个社会,已经病得不轻。

白领跳楼与底层跳楼的巨大反差,这个社会病得不轻!-激流网

2017年12月12日晚上6点多,在深圳宝安飞易达纸品厂工作的58岁老员工黄常明从宿舍楼顶坠亡。

2016年10月8日,潮州一纸箱厂员工詹某因被同事欺负后又被公司劝离,一怒之下放火烧了纸箱厂。

2014年7月5日,因为疾病缠身产生厌世心理,包装厂老板们眼中公认的好员工包来旭制造了举国震惊的杭州公交纵火案。

2011年11月30日凌晨2时许,深圳天华纸品厂员工李某从所住的宿舍楼坠下,头部受伤严重当场死亡。

这是近些年来发生在包装行业的几起底层民众的悲剧事件。作为即不油腻,又不佛系的社会最底层,这些一直是蝼蚁一样存在的群体。因为对生活产生绝望,最终选择了以极端的方式表达对人生或社会的不满。

包小编稍微梳理了一下,发现这几起极端事件的当事人,没有一个是好勇斗狠、恶贯满盈的刺头人物。相反,他们工作勤力,与人为善,从不惹事生非。由于他们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内心,经常有很多苦楚无处言说,长期处于极度压抑的心理状态下,最终走向崩溃。

58岁的黄常明,夫妇两人来深圳打工已有30多年,属于最早来深圳的一批打工者。这三十年当中,深圳由一个小渔村幻变成一个光怪陆离的国际大都市。然而,深圳的繁华似乎没有给黄常明带来什么改变。三十年来,他基本上一直是在各处做些体力活。然而如何辛苦地工作却没有换来想要的结果,妻子收废品、女儿打零工、儿子则是有先天腿部残疾,家里收入的大头都是靠黄常明撑着。也许,正是这种看不到尽头的绝望,让这位饱受磨难的汉子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白领跳楼与底层跳楼的巨大反差,这个社会病得不轻!-激流网

六年前跳楼的深圳天华纸品厂李姓员工,年龄40多岁,在厂里干了20多年,从事的是最苦的工作——在车间操作啤机。辛苦20余年,钱没挣到,依然孑然一身,生活如此无趣,最后绝望地放弃。

而杭州公交纵火案罪犯包来旭则更为极端。在他携带天那水上了7路公交,并犯下造成数十人重伤的滔天大罪前,他是绝对的好同事、好员工。平日里,他总是笑呵呵的一个人,他掌握娴熟的切纸和叉车技术,老板们都愿意开高工资给这个可以“一个顶两个”的极品好员工。然而,生活的不如意(一直单身),加上身体染上疾病无法治愈,最终让他一夜之间从天使蜕变成了恶魔。

对于这些悲剧事件,人们普遍将其归咎于当事人性格内向、孤僻,却从来没有人愿意设身处地地走向他们的生活,关注他们贫瘠而又脆弱的内心世界。事实上,他们一直生活在被冷漠、被疏离、被嘲笑、甚至被欺负的社会环境,最终绝望地走向了自杀,甚至走向社会的反面。

白领跳楼与底层跳楼的巨大反差,这个社会病得不轻!-激流网

更可悲的是,当“油腻中年”、“佛系生活”等矫糅词汇充斥人们的眼帘和耳瞽的时候,当掌握新媒体话语权的中产阶层将顶着名校光环和华为中兴阅历的欧某新跳楼事件炒得沸反盈天的时候,同一时段发生的黄明常跳楼事件,却几乎无人关注。底层人权益被无视、主流媒体的缺位和社会人文关怀的缺失,让这个占据近八成人口的阶层变成了沉默的大多数。正如莎士比亚所言:悲剧,从来都是英雄跌落的故事,与从始至终都腐朽在泥浆里的蝼蚁无关。

特别是近些年来,极剧扩大的贫富差距、改变底层命运的向上通道被堵、加上信仰的缺乏,让人性变得异常冷漠。而当下经济面临下行调整,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底层人士被抛离原有的生活轨道。对于这些相当不妙的情况,全社会都在选择性无视。

白领跳楼与底层跳楼的巨大反差,这个社会病得不轻!-激流网

生容易、活容易,但生活从来都不容易。当你觉得容易的时候 ,肯定是有人在帮你承担你的不容易。因此,无论是社会的中层、还是底层,都不要无视同在一条船上的人们正在遭受的苦难!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白领跳楼与底层跳楼的巨大反差,这个社会病得不轻!-激流网(作者:Baker。责任编辑:包装地带。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