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天暴走漫画遇到了创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王尼玛”在朋友圈和私人微博表示自己受到了暴走漫画CEO任剑的不公正待遇甚至人身威胁,他向朋友说自己一度想自杀,并寻求帮助。

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

并且给出一些实锤,比如自己与公司签的艺人合同,比如王尼玛在之前微博发过中的手的照片与自己手的照片的对比:

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

之后,36氪等媒体对他进行了采访,原来,王尼玛有不同的演员,他是B角,曾模仿王尼玛口音三年,并亲自展示。

而暴走漫画CEO任剑则表示,这位自称王尼玛的人只不过是公司的网管,为还高利贷向公司借钱无果,就盗用公司账号发布虚假消息。

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

再然后,王尼玛在朋友圈表示那是自己的私人微博而非任剑所说公司微博(给出实锤,图片现在找不到了),但已经登不上去了,微博知乎上的一些扒皮贴也陆续被删除。

昨晚,暴漫CEO任剑正式发文澄清,表示已经让对方认错,并声明王尼玛就是王尼玛,他不是头套不是演员,永远是大家爱的那个王尼玛。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404028/answer/281099458)

那位“王尼玛B”也公开认错,表示都是高利贷惹的祸,号召大家远离高利贷。那位最初在微博上帮他发声的朋友也道歉,表示对方是法盲,所有的合同都是自愿签的,而且是没看合同就签字,所以造成今天的误会。

貌似真相是明了了,可是智商正常且保持理智的人都会发觉这个回应非常不对劲——主要是在卖情怀,比如说王尼玛有多辛苦,发烧坚持写稿子,生病也没法手术因为每周要录节目。而对于那些实锤,比如演艺合同,比如两只手的对比图,回应得非常牵强甚至一笔略过:

如果随便谁带个尾戒就能证明他是王尼玛的话,pino还带尾戒呢。王尼玛有时候水肿带不上也会懒得带。

但这张照片之所以成为实锤,从一开始就不是戒指一样的事,否则网友的智商也太低了不是。这两只手的掌纹一模一样,自己做个图大家看:

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

1,3的消失处和2,4的交叉处一模一样,这只是最明显的4个地方,还有更多细节大家可以一一比较,绝对是两只相同的手,这总不会是P的吧?

其实根本不用做这些比较,王尼玛作为当下互联网上最大的IP之一,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人,他只是公司中所有员工,包括演员、文案编辑、舞台化妆,程序员、运营推广等等共同打造出来的一个符号,他和唐马儒张全蛋没有本质区别——唐马儒的演员李迪已经离职两年了,但他的微博仍然一直存在,每天与大家互动,到今天已经180万粉。

恐怕只有nc粉,或是涉世未深的学生才会相信王尼玛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逗比胖子、三观正敢于发声、热衷公益创办中国红鼻子节的青年意见领袖吧?

虽然暴走漫画CEO任剑的回应一直想强调王尼玛真的与外面那些妖艳的IP不同,他是一个真实的人——但依然不能完全掩盖真相:

他是暴走整个内容部门的总监,暴走大事件的总编,他是我认识的最牛逼的编剧,我作为CEO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他能够继续尽可能不妥协的去专注创作,所以我的一大部分工作就是调解商业组和编剧组的日常撕逼

所以还是有编剧组,王尼玛只不过是最牛逼的一个,是总编。那么编剧组共有多少人呢?

暴走漫画公司,也就是“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官方信息显示:

公司总部位于西安市高新区,从事原创编辑类工作,管理日常网站及自媒体平台的内容创作、更新及运营;南京市有技术部和产品运营部,濒临秦淮河,从事网站建设及维护及产品运营;影视部位于深圳市,进行暴走系列视频(主要为《暴走大事件》)创作和发布;移动部位于北京及上海两个城市中李开复先生创办的创新工场内,从事移动应用的开发;游戏部位于成都市天府软件园内,从事游戏开发。厦门软件园附近有美术部,从事图像辅助设计。

那么,在西安从事原创编辑类工作,管理日常网站及自媒体平台的内容创作、更新及运营的共有多少人呢?官方表示“全职员工数十人”,但暴漫的实习生极多,而其注册规模是100-499人。曾有暴漫前员工在知乎晒出当年她在公司的合影,我们看看人数:

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

如果真的如任剑以及整个暴走团队想表达的,“王尼玛在暴走倡导的观点是他自己发出的,王尼玛这个人的人设不是暴走团队策划的,王尼玛在暴走中占绝对主导地位并非只是单纯的演员,总而言之,王尼玛是个有血有肉,真情真义的一个真人”(引用自知乎网友@靳润润 的总结)——那么其他这几十上百员工是干什么的?

帮王尼玛把写好的稿子发到各种平台——这也用雇人?

刷新闻泡论坛,然后做成剪报帮王尼玛搜集素材——用得着这么多人?

帮王尼玛落实“红鼻子节”——所以暴漫其实是个公益组织?80%的员工都服务于公益活动,拿着微薄的薪水只为让中国人更加幸福更加有爱?

事实很简单,王尼玛就是个IP,是公司上下共同努力打造出来的。可能在最初,某位很牛的编剧占主导地位,但随着公司做大,一定会转成团队作业流水线运营。那些编辑们,有的负责漫画,有的负责大事件,有的负责微博互动,有的负责知乎发声,总主编,也就是所谓的王尼玛,会负责关键环节的把关与最重要文案的创作,仅此而已。

这本来是个常识,可某些粉丝就是不愿意相信,暴走公司也不愿意让大家接受这个常识,一直到这件事发生之后依然如此。

可这件“真假王尼玛”事件终究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最大的一件,莫过于任剑作为暴走漫画公司的CEO第一次为大众所熟知,之前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媒体上只有王尼玛露脸,在暴走大事件里面也是王尼玛作为老板经常欺负员工。而王尼玛的简介,也由原来的“暴走漫画创始人”变成了几个“联合创始人”之一,“暴走漫画主编、暴走大事件主持人”。(知乎、百度百科等网站还没有完全改掉)

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

原来大部分观众根本不会细想这些问题,只是看见王尼玛就觉得亲切,现在或多或少有点膈应,原来CEO另有其人啊,原来稿子也不都是你写的,原来微博上那个回复我一句让我激动半天的可能并不是你。

至于暴走漫画的发家方式,其实也并不光彩。不否认他们有很多优质原创内容,但同时大量的抄袭剽窃、洗稿打擦边球,这些早有人总结过。刚开始抄国外网站,后来抄国内论坛,抄天涯,抄知乎,终于被大V维权闹出动静来就真诚道歉,表示自己当时看到这个东西觉得太好了,一激动就忘了申请转载直接用了。等等吧,天涯豆瓣知乎上面都有帖子总结暴漫公司的抄袭剽窃,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做大之后,暴走大事件又开始充分运用另一项技巧,即“痛打落水狗”。某些社会事件被某些网站论坛爆出来,或是被官方关注,并且经过讨论已经基本盖棺定论,问题在各方协助下已经开始解决,但尚未被大众所知。这时候,暴走大事件将论坛既有的的舆论风向进行整理,突然将这件事重点报道,通过强大的文案传播技巧以及千万粉丝基数获得巨大社会影响。不久后事情解决,显得好像是暴走大事件的功劳一样,粉丝们热泪盈眶,狂刷“此生无悔入暴漫”。

论坛的网友们也很无奈,这法律擦边球打得极好。你告他吧,只是看着眼熟并不和某篇帖子完全一样,而且人家那是视频不是文字。另一方面曝光这些事件是大众眼中的好事,甚至是危险的事,人家还站着道德高地。

不过我们也用不着生气,也就根本气不起来,因为世界本就如此。一百多年前巴尔扎克在《高老头》里面就写到:

人生就是这么回事,跟厨房一样腥臭。要捞点油水不能怕弄脏手,只要事后洗干净。今日所谓道德,不过是这一点。

只要有钱就能控制舆论,只要能控制舆论,你就可以是慈善家,是国民良心,是“当代鲁迅”。自媒体时代,控制舆论比以前复杂一些,但资本配合以精巧的传播技巧,这完全不成问题。(王尼玛简介是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社会心理学专业,索罗斯校友)

事件刚出来的时候我曾在知乎发了一篇文章,就附在结尾吧:

某女星一直以清纯高冷闻名,后被扒出出道时其实曾想走性感路线,挤胸露背热舞,如今装纯只是人设需要可以赚钱罢了;

某男星一直以专情好男人闻名,后被扒出出轨/嫖娼/骗财骗色;

某夫妇的浪漫爱情故事甜蜜夫妻感情一直在媒体上广泛传播,后被扒出签好协议各玩各的;(以上莫对号入座,这种人很多)

王麟一直以低俗乡非网络歌曲闻名,后来在知乎表示这根本不是她喜欢的音乐,只是公司要求,有受众可以赚钱罢了;

咪蒙一直以三观极歪文字粗鄙闻名,后来大家发现她是山东大学中国古典文学硕士,曾在第一财经周刊等媒体任职,如今写这些东西只是粉丝爱看可以赚钱罢了。

类似的例子,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从娱乐界传媒界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这样,越火的越是如此。

只要在媒体上混,那就都是公司打造出来的IP,都是为了赚某一受众的钱精心打造出来的形象,只是他们的脑残粉们一直坚信这就是他们本人,善良/正直/逗比/纯情/有爱心/三观正……

甚至连政治人物也是如此。《娱乐至死》里面写道,(美国)自从电视普及以后,胖子和秃子就再也没能成为总统候选人。(近些年屌丝文化兴起,所以政治人物形象也有所改变,川普就是第一位自媒体时代登台的美国总统)

王尼玛作为当下自媒体上最大IP之一,他能例外?其他人都是演的,只有尼玛老公一个人是真实的,是真性情正三观?

不过好像每个明星的脑残粉都是这么想的,都把自己的“爱豆”当做例外。

另一方面,资本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每一个毛孔都在滴血。只是现在比几百年前文明点,新兴产业比传统行业文明点而已。以前是黑奴贸易种族灭绝,是童工女工血汗工厂,现在只不过变成了权钱交易,莆田系医院,盗版抄袭,情色擦边球,强行安装大礼包等等。

你和资本家讲善良,讲荣辱观,讲三观正?他本人可能很善良,但作为资本家的他根本不可能善良。

马克思曾说过,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他只是资本的代理人罢了,而资本是没有感情的。资本既不会讲善良,也不会讲邪恶,它只按照自己的规律发展,这个规律就是不断在流动中增殖,不符合这个规律就会被其他资本吃掉。这件事三观正能增殖那他就流向三观正,那件事三观歪能增殖那就流向三观歪,如果你大声呼吁:

资本啊,停一停吧,请等等你的人民!

那只能是失心疯了,如果某个资本家真的良心发现停了下来,那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吃掉,资本就会去寻找新的代理人。

真正优秀的资本家都会想方设法把雇员的收入保持在刚刚能够维持生活的地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持续最大化地贡献自己的剩余价值,正如爆料中任剑做的一样。

王尼玛,或者任剑,既是媒体大IP,又是大资本家,粉丝们说他塑造青年三观,说他当代鲁迅?

P.S.

我并不是批判王尼玛,市场经济就是这样,他的存在当然比咪蒙要更有正面价值,但这并不是因为他本人三观正,只不过是为了赚钱罢了。把暴走大事件当做一个不错的娱乐节目看就好了,非把他当成圣人,当成精神导师,那只能是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最后送一段《沧浪之水》的情节:

胡一兵说:“看见了吧!世界变它不是变哪一点,它是一个系统工程,所以对抗它是没有意义的。就说我们台里,杜芸你知道吧,人人都知道,名主持吧,她主持的今夜真情栏目,是台里的王牌节目。”

我说:“说起来一套套的,看着也挺纯情,台型不错,听说她犯错误了。”

他说:“如今那叫有本事。她是什么东西,有名的公共汽车,她相信真情?在表演呢。不知道别人看了节目是什么感觉,我看了觉得那些被请来的嘉宾,简直就是被耍猴。她还煞有介事地剖析别人情感生活,黑色幽默也不是这样幽的。人们天天面对着一个虚拟的世界,在那里婊子对着成千上万观众谈真情,世界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们还认什么真?我都把自己当作黑色幽默的最后对象了。”

我说:“公共汽车,你也搭了一回?”

他说:“如今身价高了,百万富翁也拢不了身了。”

我说:“你们台里就不会找一个别人?”

他说:“节目收视率高,也不敢随便换人。只要有人看就行了,管它做戏不做戏呢。领导现在什么都讲实际……反正人人都在操作,大人物在操作,道德君子也在操作,你想发财又要讲良心,那你还没开始就败给余老板了。市场唯一的原则就是利润最大化。

就说到这吧。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暴走漫画的危机:真假王尼玛-激流网(作者:通吃岛岛主。来源:通吃岛。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